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乐极生悲

  燕子冉施礼毕,当他抬起头看着罗衫重重叶叶绣,龙钗凤钗贴两鬓、淡扫蛾眉薄施粉,明眸顾盼若有情的若兰的脸时,他一时呆住了,——人世之上怎的有如此相像的面孔。

若兰见燕子冉呆呆地看着自己,想起那日他抱着自己从酒楼跳下来时的情形,脸不由得一红,心里嘀咕道:“糟了,他好像认出我来了。”

“柳月,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回去吧!”拉起正看着子冉发愣的柳月,撇下他们转身就走。

“小姐,你认出来没有,那位小王爷就是那天在街市上救了你的男子!”柳月还π自大惊小怪频频回头地对若兰说。

“知道!别老回头!小心被他认出来!”若兰一拧她的耳朵说,凭她女人敏锐的第六感,她知道燕子冉的目光一直追随在她身后。

“哎呦!小姐,好痛!你什么时候学会拧人了?”柳月揉着被若兰拧得发红的耳朵嘀嘀咕咕道。

两人穿过张灯结彩的六曲回廊向外走去,前面,游廊的尽头,迎面走来一位头戴花翎身穿红衣的男子,若兰柳月看去,那不是新郎官燕子颜是谁?

若兰自昨天梦见自己回到自己的家,见到另一个自己后,她断定那梦是真的,那另一个自己就是反穿越过去的梦兰。

见梦兰在新的世界里生活得很好,潜意识里,若兰对于燕子颜的恼恨和成见随之消散了很多,仔细想想,他燕子颜毕竟与梦兰有情在先,燕子旭是在其后被赐婚,在那样个一切听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代,特别是规矩森严的皇宫,燕子颜的退缩还是情有可原的。

所以,这次遇见燕子颜,若兰没有像以前一样怒目以对,她向他微微一笑,算是前嫌尽释。

燕子颜见若兰对他笑了,顿时七魂丢了三魄——他好久没有见到梦兰如此灿烂的微笑了。

“梦儿……”他一步上前,欲拉住若兰的手,但看看柳月,又把手缩了回去。

“皇弟,大喜的日子恭喜你了,新娘子还在新房等着你呢,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说着从燕子颜身边匆匆而过,丢下燕子颜站在那犹自发愣。

燕子颜婚后的第二天,燕子旭便被皇上下旨闭门思过十天,紫婴也因蛊惑太子而被皇后杖责了二十板子,趴在床上起不来了。

“真是报应!痛快!”若兰可高兴坏了,她开心得在云轩殿的床榻上翻筋斗,不想,乐极生悲,身子在往下倒的时候,她的尾脊骨重重地撂在高高的床沿上,痛得她半日起不了身。

“小姐,你什么时候能长记性啊?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能像小孩子一样在床上翻筋斗呢?看,撂痛了吧,来,奴婢给你揉揉。”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跟在若兰身边久了,柳月的口气也变得没上没下起来,跟她说话像是教训小孩子一样。她边叽咕着边让若兰趴在床上替她揉了起来。

“哎呦!不行,好痛!”谁知,柳月才下手,若兰便痛得龇牙咧嘴杀猪般叫了起来,吓得柳月像被开水烫了似的把手缩了回来。

看看到了晚上,若兰还痛得起不了身,柳月急了:“小姐,这样不行,我去把贾御医请来给你看看。”

“等等!可是,柳月,那个部位叫他来了怎么看啦?”若兰哭丧着脸,指了指自己翘起来的臀部说。



第五十八章 乐极生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