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宫怒

  金碧辉煌的德暄殿内,精致的琉璃灯下,一向温文尔雅的皇上燕重北龙颜大怒。

“砰!”一手击在奢丽厚重的黄花梨木案上,摆放在书案旁的青瓷荷叶盏盖子被震落,在案上连跳了几跳,又“啪!”的一声滚落在地上,顿时瓷末四溅。

“朕怎么立了这个不肖之子为太子!”“咴儿咴儿!”秃然跌坐在紫檀龙椅里,气得捂胸激烈地咳嗽起来。

“陛下息怒!请陛下以龙体为重!”总管太监陈福泰慌忙上前替燕重北轻拍后背,下面有宫女将粉碎的茶盏盖子打扫干净。

“咴儿咴儿!这个逆子!这等暴虐,朕怎能把家国大事交付于他!”又从龙椅里跳起身来:“来人,司礼监何在?孤……孤要传旨废了他!”

“陛下,废立太子乃是朝廷大事,需得与大臣们商议之后再做定夺,请陛下三思!”陈福泰跪倒在地,苦言相劝。

“气死孤了!囊血射天,乃上古嗜血暴君所为,天打雷劈之行径,他……”

慌乱中早有宫人把消息传给了皇后,皇后闻言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焚香更衣,只穿一袭素白家常宫衣匆匆向德暄殿而去。

进得殿时,燕重北怒气正盛,所谓母以子贵,子罪母担,看见皇后,脸色一沉,喝道:“你来干什么?”

皇后从未见皇帝如此声色俱厉地对她,心中又愧又慌,拜倒在地:“皇上,请皇上息怒!”

“息怒!哼!你调教出来的好儿子!竟然做出囊血射天的暴虐行径,他……他不是我燕重北的儿子!我……我要废了他!”指着皇后,纤若女人般的十指颤抖如蝴蝶振翅。

“陛下!不可!”皇后闻言扑上前抱住燕重北的双腿:“陛下!旭儿无知,犯下大错,但请陛下看在臣妾多年侍奉陛下的份上,请陛下饶过他这次吧!”言罢,珠泪双抛,泣不成声。

“皇上,请皇上三思!”陈福泰也跪地恳求。

“陛下!如若陛下立意要废除太子,还不如将臣妾母子杀了!陛下!但求陛下可怜可怜臣妾母子!”

“哎!”看皇后哭得双肩微颤,梨花带雨,鬓发散乱,燕重北仰天长叹声,将皇后扶起:“罢了,起来吧。”

皇后收起眼泪:“陛下,但请陛下收回呈命!”

“孤收回就是,卿回去吧,孤累了。”

“谢陛下隆恩!”对皇上拜了几拜,在宫女们的搀扶下如弱柳扶风般缓缓退出德暄殿。

皇后走后,燕重北一脸疲惫地倒在龙椅中半日沉吟不语。

“皇上,夜深了,该歇息了。”陈福泰上前轻言相劝。

“福泰,你说,朕是不是错了?”燕重北注视着案上的琉璃宫灯,突然问。

“陛下,奴才不知陛下指的是什么?”福泰偷瞄了一眼蚕眉紧锁的燕重北一眼,谨慎地回答说。

看燕重北又沉吟不语,再次劝道:“皇上,您还是早些歇了吧,明个你还得主持二皇子的大婚庆典呢。”

听说到燕子颜,燕重北的眉心不由稍稍舒展开来:“福泰,你说二皇子燕子颜为人怎么样?”









第五十六章 宫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