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血囊

  一天前的傍晚,残阳如血,把离官道很远的一片树林染得一片血红。树林中间一条寂静的羊肠小道的尽头,随着一阵“嘚嘚!”的马蹄声响,一个头戴斗笠,身穿一袭短打青衣的男子骑着一匹白色骏马由远而近,疾驰而来,尘土飞扬处,但见马鬃耸起,四蹄翻飞,白光点点,更添马上人衣衫翻飞如蝶,好一副人马并驰图。

“咴!”缰绳勒处,马儿扬蹄长鸣一声停了下来。青衣人拴好白马,四顾无人,一闪身向道旁的密林深处而去。

披荆斩棘,但闻有萧声自前面不远的茅屋中传来,哀婉幽怨,如泣如诉。

青衣人不由停下脚步,“睿哥哥!”深情地呼唤着在心中念了千万遍的名字,一双幽怨的美目中有一滴泪顺着清丽的脸颊滚落。

“后面没有给我带尾巴来吧?”箫声戛然而止,一个冷幽幽的声音从敞开的草屋中里飘出,随后,一蒙面男子气宇轩昂地站在了门口。

“没有,睿哥哥!”青衣人抬手摘下斗笠,一头乌黑的长发从斗笠中倾泻而出,霎时恢复了她艳丽的女儿容颜。

“紫婴,你还是这么美!”蒙面男子看着青衣女子,一双冷峻的美目亮光一闪,长叹一声。

紫婴注视着眼前只露出一双修长美目的男子及其手中赤光温润的玉箫,胸中心潮起伏。

“睿哥哥,你……心中还在想她么?她……”想起当年他和她在月下箫笛和鸣时的两情相悦,紫婴心中不由有阵阵醋意袭过。

“以前的事提它作甚!紫婴,我问你,自上次行刺之后,太子对你可有疑心?”男子眼中掠过一抹恨意,冷然打断了紫婴的话语。

“疑心倒没有,只是府中加强了防备和巡逻,臣妾实在一时难于再下手。”

“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切不可轻举妄动。今日叫你来,我是另有图谋。”

“睿哥哥,你难道有好的计策不成?”

“你先看看这个。”

说罢顺手扔过一样东西。

紫婴弯腰拾起一看,却是一个圆形锦囊。

“这是什么?”

“血囊!”

“血囊?”

“对。”……

太子府宽敞的骑射场内,若兰和柳月被分别绑在骑射场中间的两根圆木柱上,而她们的头上,都高高地悬挂着一个圆圆的灌满液体的革囊。

“你们搞什么?快放我下来!燕子旭!紫婴!你们混蛋!”被拦腰困住的若兰怒视着燕子旭和紫婴,破口大骂。

“姐姐,别着急,不会伤害你的,妹妹只是想让姐姐玩个痛快罢了!”紫婴一脸无辜地好言相劝。

“好你个狐狸精,贱婢!我是堂堂太子妃!你算什么东西?我和你顽?!”

“姐姐这话就太伤人了,殿下,姐姐不高兴了,殿下还是放姐姐下来吧。”紫婴傍在燕子旭的臂弯里,委屈地说。

“今个可由不得她了,不知好歹的女人。”搂着紫婴,冷哼一声。紫婴一笑,把纤手一扬,一红衣宫女随之手捧着羽箭弯弓跪在了燕子旭的面前。







第五十二章 血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