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烟云一别几多秋

  若兰被燕子旭折腾了一夜,肚子正饿得咕咕叫,瞧见云雏端了一碗香喷喷的、看起来纯白透明类似粥羹的东西进来,不由馋得口水直流。

“是什么?云雏?”

“回娘娘,是皇后娘娘特遣宫人送来的银耳燕窝羹,说是给娘娘补补身子的。”一身紫衣面貌清秀的云雏笑吟吟地回答说。

“娘娘想得真周到,小姐,快趁热喝了。”柳月已替若兰梳好一个别致的盘蛇髻,插上玉钗,满意地看看催促道。。

“补补!快脱衣服!”若兰正待伸手去接,冷不防那只讨厌的鹦鹉突然大声呱噪一声,口吻语气与燕子旭一般无异,若兰立时燥得满脸绯红。

此时,太子府东边的皇宫内,高高的悬挂着金字匾额的勤政殿外,一双玄色靴子一步一步沉稳地踏上了白玉砌成的层层石阶,脚步在殿门前停下,抬起棱角分明的下巴,微微眯起寒星四射的双眸,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镀金匾额,嘴角一牵,露出一丝凄然的笑意——日月如梭,不想他燕重南竟然一走就是十年,十年的时光,流逝的太多,失却的太多,对皇城的记忆却没有丝毫的淡忘,一切,那雕梁画栋,那盘龙玉柱,那代表皇权的巍巍九鼎,都如当年他走的时候一样,所改变的,就是他从风流倜傥的翩翩皇子子变成了一历经风霜的中年武夫。

”不知他……变成了什么样?”

燕重南整了整身上毫无皱褶的五抓金龙红官服,抬腿欲迈进大殿。

”燕王爷!”一声暗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燕重男不由眉头一皱:燕王爷这个称谓实在不雅,猛然听去,好似阎王爷。

燕重南不快地转身,定睛看去,却是身穿紫色官袍,腰悬紫金鱼袋的当朝重臣江鹤言。

“见过王爷。”江鹤言大步上前躬身施礼。

“哦,江丞相,久违了!”王爷隐起眼中的寒意,殷勤回礼。

“王爷,此次边城退寇,多亏王爷智勇双全,下官实在佩服。”

“哪里,丞相过奖了,为国出力,仍朝臣之本。”

二人边走边谈,不觉来到了大殿之上。此时文武百官早已在殿上分排两侧,等着圣上的到来。

群臣见到王爷和丞相进来,纷纷上前见礼。

“云青见过王爷!王爷辛苦了”云青走至燕重南身前,将身一弓,所谓惺惺相惜,身为武将的云青对英勇退寇的王爷十分敬仰。

这时,三声金鞭响处,随着司礼太监的“皇上驾到!”的尖嗓门,当朝皇上燕重北在众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如众星捧月般走了出来。

“吾王万岁万万岁!”群臣齐声跪拜见礼。

“众卿平身!”高坐龙座之上的燕重北声音温和却威仪无比

群臣起身,燕重北一眼看见站于群臣之首的燕重南伟岸的身躯,一时悲喜交集。

一别十年,眼前的皇弟已然不是当年那个文弱书生般俊秀飘逸的青年,看着他刻满风霜痕迹的刀刻般的脸,燕重北不由一阵心酸。







第四十章 烟云一别几多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