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或许我该叫你,男爵?

  偌大的书房内,精装的书籍被随处乱丢了一地,一个纤细的身影来来回回的在书架上仔仔细细的搜寻着,白皙的脸上已经不复往日的淡定,反而充满了浓浓的焦躁。



她一定要快点找到那条项链,这样师傅就不会再猜测他们的关系了。他们本来就是两个根本就一丁点关系都没有的人,他是叱咤商界的风云人物,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狡猾神偷,他们的人生,除了那条项链,就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



花解语不耐的将手中盛满贵重工艺品的大盒子,随意的丢在桌上,轻轻的倚靠着桌子抵着下巴沉思起来。



以黑耀爵那为人谨慎又富有心计的个性,他会把那条项链放在哪里呢?



这栋别墅的房间虽然多,但是她已经仔仔细细的全部寻找了好几遍,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



该死的!那条项链真的就这么难找吗?为什么她现在就好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的到处乱撞!



纤细的小手狠狠的砸了一下桌面,黑亮的眼睛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蓦地精光一闪,随即利落的俯下身子,紧紧的的侧脸贴在地面上,向桌底查看着。



对的!这个家伙一向喜欢把那种‘特别’的东西放藏在桌子底下,这次他会不会也同样放在那里呢?



“你在做什么?”



低沉的声音在屋内响起,花解语蓦地周身一震,随即惊恐的起身,岂料动作幅度太大,头一下子磕到桌子的一角,宽大的红木桌子被撞得隐隐的震颤起来。



“我,我东西掉了。在找东西,呵呵。你,你不是在公司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

黑亮的眼睛不敢和他对视,反而心虚的低垂下头,说出的话语竟有些结巴起来。



该死的!他怎么突然回来了?是她找的太专注了吗?她不但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反而连他什么时候进入这个房间都不知道!真是该死极了!

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有件东西想要给你看,所以就急急的赶回来了。”



深邃的眼眸只略略的环顾了一下凌乱的房间,便一脸神秘的拉起她的手,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

望着他的神秘的俊颜,此时她竟隐隐的有种不安的感觉,仿佛就如一只鬼魂站在自己身后一般,森冷的毛毛感一直从脚底延伸到头顶。



“不是说有东西给我看吗?怎么反而来我的房间了?”



疑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房间,花解语纳闷的开口道。



后者却并不急着回答她的话,反而迈开修长的双腿来到她的床头柜前,只轻轻的转动了一下床头上那只放着的台灯,洁白的墙壁上便应声而开的打开了一道暗格,里面一只黑色的皮质方形盒子,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

修长的身子慢慢的回到她的面前,轻轻的打开手中的盒子,里面璀璨的光芒让花解语蓦地一震,随即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

那是——



“漂亮吗?要知道,这可是戴安娜王妃最心爱的项链呢,它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珍珠泪。”



黑耀爵轻轻的拿起盒中的项链,对着屋内射进的光芒,细细密密的打量起来,陶醉的神情充满了深深的赞赏。



“知道吗,真正的珍珠泪项链,在阳光的照射下会反射出七种不同光芒,而不是一块只有单一色彩,廉价的玻璃。”



“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

花解语警惕的绷紧身子,死死的看向眼前的黑耀爵,不安的感觉在心里逐渐的扩大,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只瞬间就可以将她吞并。



他那陶醉的样子,竟如一匹眼睛泛着幽光的孤狼一般,让她的心里泛起森森的恶寒!



“为什么会给你看,大概是觉得你丢失的那件东西就是它吧。看你那着急的样子,我都有些不忍心了呢。所以心儿,它是你要找的东西吗?”



漂亮的嘴角慢慢的扬起,勾画成一条嘲弄的弧度,宽厚的大掌快如闪电般的紧紧扼住她的喉咙,深邃的眼眸中蓦地森光迸发!



“不,或许我该叫你——男爵?”

或许我该叫你,男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