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回忆序章

  冲天烈焰,焚烧一些生机,杀机剑影,屠戮万千生灵。恨、悔、怨。强烈的情感纠结于心,久久无法释怀,久久难以放下。而心魔作祟带来的伤害,却能使正入邪,堕入深渊。

“你的实力,太弱了。”

虚幻中的声音,却是真实无比。黑色的身影如同乌云层层压压,让人喘不过气,透不过息。手中长剑仍旧锋利,颤抖的手却无法紧握,战栗的看着面前的人,眼神中充满愤怒、痛苦、不安。

“你的眼神很好,本座今天饶你一命。卑微的活下去,然后再来找我吧!”

血煞三千,红河血祸,眼前是哀嚎一片,是魔唱鬼哭之地狱。

“啊!”一声凄厉惨叫,响彻天际,终于无救转醒。

“你没事吧。”见他神情恍惚,星河,奈特连忙来到他身旁。却见面色苍白,毫无一丝血色,显然与虎帅一战他受伤不轻。

“虎帅呢?”无救不曾回答他们的问题,反而抢先问。

“走了。”星河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败了。”无救左手撑着额头,气息一时急促。

“是卧云。他吸引了虎帅的注意,我们趁机救出了你。没想到不到一天,他就救了我们三个。”奈特有些自嘲的说。

“是啊,他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星河说着,来到无救身旁,“你觉得身体怎么样?我们检查过,虽然你有盔甲护体,伤势仍旧不轻。如此霸道的刀法,这就是虎帅的实力吗?”

“不错。这就是我要杀的虎帅。时隔多年,没想到他还是这么厉害。”无救自言自语的说。

“不是我,而是我们。你忘了我们来的目的吗?”星河笑着宽慰他。

“你们应当见识过他的手段。以你们的功力,想要对付他无疑以卵击石。”无救说。

“哈哈。”奈特笑了起来。

“笑什么?”无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炼狱修罗会说出这番话吗?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奈特说。

“我只是提醒你们。对上他,就必须先有死的觉悟。”无救说。

“那你呢?明知危险,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星河问。

“因为就算死,我也要从地狱爬出,把他拉入无间。杀他,是我的天命,更是宿命。”

“天命,谁给你的。”奈特追问。“在即将进入不毛栈道时,你说时机到了会解开我的疑惑。现在,是时机了吗?”

静静的沉思,似有踟蹰,却仍旧说了下去“阿布古城……是虎帅灭了阿布。”

“哦……”星河点了点头。

“你们似乎一点都不吃惊。”无救说。

“吃惊,当然吃惊。可联想到提起虎帅时,朝日的表情以及你的行为,乃至于异邪灭了阿布的事实,也算是在情理之中。”星河说。

“既然你们都猜到,那还想知道什么?”

迟疑,安静,不再多说,气氛顿时尴尬。只听到丝丝凉风,只听到越行越近的脚步。“谁?”星河,奈特同时挥剑。

“不要动!不要动手!是我,是我。”卧云嬉笑的探出头来。

“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刚刚还在说你。”奈特说。

“说我什么?不是坏话吧?”卧云呵呵一笑,说着走到无救的面前,连声道谢。

“无救大哥,今天多谢。要不是你出手,我一定危险了。这是什么,为什么虎帅要这个?”说着,他拿出了双头鸟。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无救问。

“没人告诉我。”他看了一眼星河,奈特。他们也摇了摇头。“看来,这个疑问只有你能解答了。”奈特说。

“双头鸟是世间灵物,灵力超群。虎帅体质殊异,正需从它体内获取灵力以增强修为,所以才成为虎帅的目标。”无救说。

“怪不得他这么紧张这个东西。既然这样。”卧云双手一松,把双头鸟放在了地上,“快走吧,别让虎帅抓到,否则你就没命了。”

“你放了他?如此珍贵之物,放弃岂不可惜。”无救问。

“是啊,他确实珍贵,可我小命更珍贵。为了它丢了命,这笔生意不值。”卧云嬉笑道。

“生意?你还真是会形容。”看着卧云那戏谑的模样,星河轻轻一笑。想这世上有多少人为了身外之物汲汲营营,直到把命丢了也在所不惜,却忘了得到身外之物的真正目的。而卧云,却能在想放开的时候就放开。这份洒脱,不禁令人羡慕。

不由得无救似有所思,叹了口气。这时他也才发现星河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为什么这么看我。”无救问。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答案,重要吗?”虽然看不清无救面具下的脸,星河却能清晰感到他气息正在变得急促。

“至少我想知道,与我一同豁命战斗的是谁。”星河说。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故事是真,是假。”无救说。

“现在的你,会骗我吗?”星河反问。

“我的故事可是很长,很长。”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后,无救陷入了沉吟,似是回忆,片刻后终于开口。

“阿布古城,一切还是从这里开始。”

第一百零四章 回忆序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