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四方阵

  算计反被算计。星河、奈特拖着重伤之躯急往北方遁逃,欲求支援。却是不料,大军在前。庞然之招初肢解,虽是无恙,却也被挡住去路。转眼,身后追兵又至,诡天殇、伏天婴率兵切断后路。前后夹击,一时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形成死局。

“星河、奈特。今日你们插翅难飞!”杏黄轿内,虎帅一声喝,战局再掀洪涛。

星河、奈特提剑再战诡天殇,伏天婴以及众多异邪。剑势虽是精妙凌厉,但长途之战已让二人濒临气空力尽,战不多时已是险象环生。

眼见星河二人已落败局,杏黄轿旁两人再入阵势。“左右开弓,下走盘根上取天门。”灰衣术士道。

一言说破攻击路数,一波波的攻势如同狂风暴雨。星河、奈特纵有万夫不当之勇,也被阵势牵制的使不上力,死神叩关。

“这种气息,与当时设阵时的一样。你是谁?”星河反手握剑,冷眼凝视灰衣术士。

“异邪,雪狼漫天霜。”

“你?”

不多话,又见一道凶残杀气窜到面前。奈特举剑一挡,亦是吃惊。“这种力道!这种能耐?当时在阿布古城,从无救手下救出伏天婴的,是你!”

目光所及,是名沉默的邪,紫袍紫发,英武挺拔,手持八棱锏雷霆挡关。“异邪,狼犬虺天昂,指教了!”

“异邪四卫!来得好!”

战局又启,星河再运紫水晶之能,霎那紫气流动,内力源源不断涌出。四周气氛一荡,风卷沙石赫然可觉逼人气势。

“紫水晶?难怪进步神速。可凭此就能胜过我们四人吗?”漫天霜冷冷一笑“紫水晶我们也有。”一言说罢,四人立于四方,各自散发无穷杀气。将星河,奈特团团围住。

“再不投降,死路一条!”漫天霜道。

“投降?笑话!”星河冷冷一笑,随之纵身腾空,雄浑剑势如雨倾泻“风华祭!”同时奈特雨离风散同时上手,双剑再度合流,冲散战团。眼神交汇,彼此心机了然,擒贼擒王,两人直扑虎帅

“做梦!”未及近前,虺天昂锏走如雄狮扑兔,挡住奈特前行脚步。漫天霜运掌飘飞,截住星河杀戮步伐,两下交锋实力竟是不分伯仲,星河计策再度破产。

“他们实力,竟比另外两人还要强。”星河再回神,诡天殇、伏天婴双刀杀至面前,形成四对二的僵持。

“星河,你知道四方阵吗?”漫天霜稳立西方之位,双手一化,四周顿现水火风雷四象之局。同时诡天殇、伏天婴、虺天昂三道身影入局,四方阵霎时成形。

阵法成形,空间却是一变,逼人的热日,焚身的狂风,使人体力流失。星河受困当中,再回神竟发觉奈特早已不知所踪。

“这……”

不等多想,诡天殇,伏天婴合攻而来。一火一水,招式配合无间,看似普通却又兼具强大内力。

而在另一方,奈特同时坠入不知名的空间。漫天霜,虺天昂奇招合攻,云掌缓,锏法猛,一刚一柔,勾魂索命。分割的战场,迥异的战团,二对一,是严防星河两人合招所设。

“分割战团,是要逐个击破吗!然而败军之将何足言勇!闪开!”星河心头了然对方算计,单掌运化雄浑掌力,“风过莽原!”一招击出后,身形急转,意图冲破刀网。诡天殇却是长刀飞转,一声暴喝,“枯荣野火。”。

话语落,星河四周顿成火海,已无逃生之路。不及再做反应,伏天婴长刀化去,内息涌动,风云急催,“云动涛升。”

双招合并之下,星河虽是挡住了第一招,却是挡不住第二招。片刻已是血飞如蝶舞。“你流血了。”诡天殇笑道。

“你的实力不止如此。连这一招都接不下来,是说明你的反应变慢了吗?”伏天婴道。

“啰嗦。”星河喘息着,心中却是不解,“为什么他们的实力会突然判若两人?”

渐急的呼吸,流失的体力,异样的阵法下,水火交融的空间中。星河只觉体力难支,单膝跪地,仅靠惊空勉强支撑。望着奔流而下的血液,星河一怒,却更感无力。

然而种种的不满无法改变已成的事实。水气环绕,消磨着内力,烈焰焚烧,伤害着皮肉。只听铛一声,惊空终于坠地,光芒消失。“难道,我就这么输了,我连虎帅的面都没见到,就输给了他们几个。我不甘心,不甘心……”

骄傲的人,无法承受失败的痛苦。即便身体不堪重负,精神依旧强烈。

“强者,异邪对你的斗志感到万分钦佩,杀你真令人惋惜。”黑暗中一道隐隐的魁梧身影逐渐出现。然而接近的瞬间,却见星河猛然抬头,赤红的双目犹如鬼魅,红光一瞬,慑人心魄。

“这……”片刻的迟疑,片刻的恐惧,使得步履渐缓。空间竟也产生一丝不安,“一个出生驱魔族的少年,竟有如鬼的眼神。你,不能留!”

伸手去取首级,越是接近,空间越是不稳。突然,空间碎裂,一道惊雷落地。

“谁?”黑影问。

“他的命,你收不了!”光亮处人影逐渐走入。玄甲红袍,气势逼人,步步皆是杀戮之歌。

“无救!”吃惊之下,众邪刚要上前,却见沙尘掩天。待到回身,无救早已不见踪迹,星河也已不知所踪。

第一百零一章 四方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