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魔君十二少

  无心之言,似是搅动无波心绪,陡然顿起波澜。坚毅的眼神陡然变得黯然,一股森然之气无端自发,星河竟感心头战栗。现场顿时陷入一种恐怖的宁静之中。沉闷的可怕,犹如厄运即将降临。

强大的压迫力,星河终于无法承受,呼出气息的同时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怎么,还是不愿意说吗?”

“你要我说什么?”奈特反问。

“你清楚的,为什么要装聋作哑呢?魔君……”

“星河!”奈特神色陡然一变,更添几分严厉。

“怎么?”

“每个人都有秘密,何必咄咄逼人呢?”

“我并不喜欢刺探他人秘辛。但我清楚你的这个秘密,是你心中的噩梦。如果你不去克服他,终究有一天会被他吞噬。”

“吞噬……那又怎样呢。”奈特苦苦的一笑。“有些事情不是说句话便可以解决的,我又何尝不想克服那心中的梦魇。他就像一张网紧紧束缚了我,不得安宁。”

“如果是这样,那我更要帮助你。揭开你心中的毒瘤,让他流尽脓血。虽然痛苦,却必须经受。”

“这份痛,我怕我受不了。”奈特转过身,眺望着窗外。

“怕……这是奈特会说的话吗?”星河哂笑道。

“哦?”奈特微微一愣,看着星河那戏谑的表情,而后哈哈大笑起来,“说的好。这是我吗?是我吗!好,我变如你所愿!”

静静的聆听。关于奈特,谜一般的过去。

“我出生在被誉为中国四大贵族之一的赤心家族。”

“这我知道。另外三个分别是白夜,玄霄,青阳。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星河不耐烦的说。

“年轻人,有些耐心。那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记忆是残缺的呢?”奈特反问。

“残缺?记忆?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就是说,我不记得以前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又是谁。”奈特口出惊人之语。

“你是说你失忆过?”星河错愕异常。

“终于知道了吗?”奈特冷笑道:“父亲说,在一次遭遇战中我受了重伤,和我一起去的伙伴无一幸免。我则是昏迷了整整一个月才苏醒。”

“是魔君十二少干的。”星河问。

“不知道。我醒后只记得这个名字。而这个名字带给我的不但是痛苦,更有恐惧。后来我知道了我叫奈特,于是便以这个名字,重新开始了生活。

但那个名字却如同噩梦般始终折磨着我。我问过父亲,魔君十二少是谁。他说,那是魔君座下第一猛将,骁勇善战,诡计多端,善用心计,曾一日诛杀三千驱魔子弟,破除五帝双生结界,致使围歼魔族大业功败垂成。或许,我的失忆与他有关。”

星河点了点头,“通常失忆以后,印象最深的就是失忆前看到的人或事。后来呢?”

“关于魔君十二少的疑问,我埋藏于心底。可那只是恐惧不是愤怒。直到人魔之战,看着每天死去的家人,那是我头一次对魔界产生了痛恨。”

“赤心家是……”星河想问,却不知如何启齿。

“是如何没落的,对吗?”奈特似乎是看透了星河的心思,“我马上就要说这些。为了应对将来的战斗,父亲将我送至风鸣谷独自修炼,而他每隔一个月都会来看我一次。如此三年,功夫总算小有成就。可就在第三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父亲竟一连两个月没来。我感到好奇,便在未经父亲同意的情况下,离开了风鸣谷。可当我回到家时,所看到的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怎么了?”星河追问。

“赤心家陷入了一片火海,哀鸣从房里传出。冲天的烈焰中,只有一片红炎,吞噬平静的世界。一个身影,漠视变色的风云。”奈特双目通红,内息翻滚的厉害,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魔君十二少?”

“赤发白衣,看不清的面容,恍如地狱而来的魔鬼。我永远忘不了那天,他夺走了我的家人,夺走了我的快乐。我却记起了对他的仇恨,在家人的墓碑前,我当天立誓,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诛杀魔君十二少以祭父亲的在天之灵。从那天起,生命的意义就只剩下复仇。”

“然后,你就遇到了我,遇到了英子。怪不得刚见到你的时候,你的脸上有那么重的杀气。”

“现在你知道我仇视魔界的原因了吧。历经无数艰辛,为什么我能坚持到现在。仇恨,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奈特恨恨。

“仇恨可以帮助你,也能毁灭你。不要被仇恨所左右?”星河在奈特的脸上看到了凌厉的杀气。“从今天开始,我会帮你复仇。可你也要答应我,寻找人生的其他意义。”

不等奈特回答,门扉传来阵阵的叩门声,以及朝日的声音。

打开门,只见朝日独立庭院之中,面容竟是少有的尴尬与不自然。

“你有什么事吗?”星河问。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或者说,帮绿野一个忙。”朝日说。

“帮忙?说吧,能做到我一定做。”星河说。

“帮他恢复功力。”朝日说。

“我很乐意帮助他,但你怎么认为我有这能力?”星河反问。

“因为,你有紫水晶。”

出乎意料的要求。然而更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知道紫水晶的存在。看着面色如常的他,星河忽然有种感觉,仿佛他的身后有着更多的秘密,说不清的故事。

第八十七章 魔君十二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