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秘密

  意外的两个字,原本陌生的称谓,此刻竟是如此刺耳。令人吃惊的面容,错愕的表情,看着星河,奈特。朝日也是不禁一愣。

“怎么,你听过这个名字?”

“听过,自然是听过。我们实在是太熟悉了。”说着星河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一一说出。

“原来这两天在你们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们去了阿布?”朝日若有所思,随即命人前往弱水之畔寻找英子的踪迹。

“多谢。”星河道。

“无妨。你说英子是被异邪打落惊空,落入弱水中的?”绿野问。

“事出突然,我们并没有看到是谁动手。但从这几日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可以推断出他的身份,再加上当时那人自称异邪,想来应是无错。”奈特说。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绿野听到此处,不禁面露难色。

“你欲言又止,是想到了什么?”星河问。

“你可知那条河叫什么?”绿野问。

“弱水。”星河说。

“弱水力不能胜芥,草木不能浮,水底终年冰冷刺骨,生机不存,因此也叫死亡之渊,是……死地。”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星河问。

“何必自欺欺人。你早就想到了不是吗?绿野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们有些思想准备。或许……你们再也见不到她了。”朝日极力保持着平静说。

“这算是什么?你要我放弃吗?”星河说。

“朝日只是期望你们能够面对现实,毕竟……”

“什么叫现实!”不等绿野说完,星河已是激动异常,“你要我接受什么现实,英子生死未卜,难不成我们就要放弃她吗?”

“我知道现在对你说这些,你实在难以接受。但我期望你知道,英子也是我的朋友,我期望她平安的念头全然不亚于你。只是……”绿野苦涩的笑了笑。

“放心吧,你们便在这城里住下。我会继续找寻英子的行踪,以及异邪的踪迹。我不会放他们轻易。”心知此刻星河已听不进任何言语,朝日只得如是说。

“朝日说的是,作为共同的敌人,异邪是非灭不可。”绿野说着话锋一转,“你们怎么会突然来南国。”

“你瞧我这脑子,一时竟忘了这么大的事儿,是因为玄帝。”于是奈特将最近一个月来的事情全盘托出。

“原来如此,北国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怪不得最近北国使者频繁往来于各国。”朝日自言自语道。

“这是高度的机密,我告诉你们,希望你们可以为我保守秘密。若是传扬出去,各方面的势力都会蠢蠢欲动,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我们驱魔族。”奈特说。

“这一切不消多说。我会另外吩咐属下打听魔族踪迹,只要一有消息,马上告诉你们。”朝日说。

“如此,便多谢了。”说着奈特与星河就这么在火云城住了下来。可英子不知所踪,异邪蠢蠢欲动,玄帝解药也不知在哪儿。所有的事情,让星河难以平静。而令他们都感到意外的是,这段日子里,平素孤傲的朝日,竟是数度来访。而更意外的是朝日的举动,他似乎是对异邪很感兴趣,总在有意无意的查问这几日他们与异邪的交集。而对于异邪,星河也是一肚子的疑问。

“他们是什么来路?”终于在一日,星河忍不住问了朝日,因为通过几日的相处,他断定朝日知道许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异邪来历成迷。相传是在人魔大战时兴起的势力,他们做事隐秘,手段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因为从没有和驱魔族发生过正面冲突,各国都没有去多作理会。”朝日说。

“没有发生正面冲突,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属于魔之一方。”奈特问。

“应当是的,他们不依附魔,也不亲近驱魔族。那次对我的围捕,也仅仅是出于个人恩怨。”朝日解释说。

“个人恩怨?你们是世仇吗?”

每每问到如此,朝日总是讳莫如深。任凭他二人如何询问,总是缄口不言。而看着星河离开时怏怏的背影,绿野也是不免纳闷,“怎么了,还是不打算告诉他们?”

“说了也没用。反而会将他们扯进来,就像你一样。我的事情,只能由我自己解决。”朝日说。

“你对朝日的反应,作何想法。”回去的路上,星河问奈特。

“没想法。”奈特说。

“你不担心吗?”看他那悠闲的模样,星河问。

“担心有用吗?”奈特轻轻一笑,“英子的踪迹朝日已在着手进行,担心无用。而你不觉得朝日最近很奇怪吗?”

“他有什么时候是不怪的。”星河道。

“显然听我们说到异邪后,他情绪产生了强烈的波动。虽然他极力掩藏,但瞒不住我。”奈特说。“他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秘密,你的秘密又何尝不多呢”星河说。

“我?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奈特微微一笑。

“当然了。早在很多年前,你就说过,你的目标是一个人。在你曾经无数次的战斗中,你坚强活下来,都是因为那个人。他是谁,我不知道,英子也不知道。直到在阿布宫殿的时候,你说了一个名字,是他吗?”

“魔君十二少。”奈特脸色忽然转冷,肃杀的寒冷。

第八十六章 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