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阿布的悲剧

  气流涌动,风驰电掣,殿外的杀气并未影响到殿内的平静,更未影响到殿内那三个人,探知真相的欲望。

一本不起眼的书,吸引着好奇的少年,看着那似乎是久远之前的故事。阿布的故事,阿布的悲剧。

阿布古城,位于南国以北,处地脉灵气汇聚之处,自古便成兵家必争之地。其民虽不足十万户,历代城主却是天纵英才,以其超凡的政治手段游走于各国势力间,换得一隅和平。后得益灵气天时之助,臣民天赋异禀,或勇猛,或聪慧,或善谋,或善断。百年后科技实力,综合国力使强盛的南国、魔界也不敢小觑,逐步称雄一方。

平静的日子持续了很久。久到忘记了时间,久到所有人都认为和平是世间应当的产物,可他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另一个词组与和平截然相反。那个词就叫做,杀戮。

焚天烈焰,终于在一天席卷了平静的城池。其先还无人在意,可逐渐事态开始失控,越来越多的人或是受伤,或是离奇死亡。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为解谜团,大祭司夜观星相,后远赴深山,历经千难万险,最终带回了一朵尚未绽开的莲花,还有一个令人心寒的消息。

杀戮之祸,逼临阿布古城。一切道法,心计,科学,智慧皆是无用。因为他们面对的将是从未面对的敌人,比人更智慧,比魔更强大。大祭司劝告所有人暂退。可他的劝告却没有人听从,不但是因为不愿放弃自己的故乡,更因为自信,自信可以处理一切。但一切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一连数日的交锋,果然如大祭司所预见,连战连溃,死伤遍野。可面对阿布顽强的抵抗,敌军也停住了脚步。为了彻底阻绝阿布与外界的联络,他们以被俘的阿布臣民,以及万千无辜,展开血祭。开启血灵之阵,针对阿布臣民特殊的体质形成结界,彻底封住了他们的退路。

就在这时,大祭司来到城主面前向她献出最后的办法。

办法来自那朵莲花。

此莲置于炽热南国唯一的冰峰之间,获天地之灵气,夺日月之精华,是那片唯一的生命。因为外处寒热两种极端气候,他的生命力极强。可却也极少开花,万年来,从未有过人见过此花盛开。可是,在阿布古书上说,当这朵花盛开时,必然是阿布灾劫将到之日。那时,会有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天神从天而降,救黎民于水火,挽社稷于危卵。

等待,持续了很久。花却未见盛开。杀戮不止,战火不熄。面对着源源不断的攻势,他们终于知道了这群怪物的来历,也了解的名字。

异邪,来历成谜的邪族,黑暗之间的怪物。非人非魔,个性奸险,手段毒辣,追求极致的力量。此次前来阿布,只为夺取这一灵气之地,使自己更加强大。

面对日复一日的煎熬,阿布终于即将迎来自己的极限。也就在那时,变数徒增。

那是一个阴霾的傍晚,在打退了异邪又一次进攻之后,一名相貌伟岸的人来到了城主面前,劝说他们放弃莲花开放这个遥不可及的愿望。与其茫然无期的等待,不如另觅他法。他甚至要求出城,去寻找那些方法。

城主并未立即采纳他的计议,因为那个人虽然已居住阿布长达数年,却并非阿布族人。她不愿意让一个外族人担负本不该他承受的危险。

可是她毫无选择,因为只有那个人才能不受结界所困,前往南国寻找解围办法。最终,城主还是同意了。城主是个极其善良的人,因此也相信人性的善良。为助那人脱困,她甚至将阿布灵气之源紫水晶相送。只为能助对方能早日归来,解除阿布的困境。

那个人答应会在十天之内回来。而回来时,阿布城之围即解。

可是他失约了。

这是难熬的十天,为将他送出城外,阿布损失了大批的精锐,紫水晶之力的逐渐消弱,城防开始松动。

终于,在第十天城破了。

异邪残忍的屠杀臣民,不堪受辱的城主自焚而亡。可那个人却始终不见踪影。“憎恨,我们憎恨。憎恨异邪,憎恨欺骗我们的人类。异邪已经冲入了大殿,撞击着本就不算坚固的大门,门破了……”

斑驳的血迹洒满了纸张,苍白是英子脸上唯一的颜色。他似乎能看到当天那残忍的屠杀,那飞溅的血液,那痛苦的面庞,那绝望的呼喊,那诅咒的灵魂。

“这是什么?”星河拿起了地上的一张纸,这是一张没有破损的纸,似乎是夹在某一本书里的。纸上只有一个名字。

魔君十二少。

从未听说的名字,却引起了奈特的脸上莫名的杀气。

“奈特,你……“不等星河多言,却是大门轰然倒下,无数异邪涌入,战端再开。

第七十九章 阿布的悲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