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战局难料

  通天塔之行,此刻已近尾声。奈特卯上至极魔焰狂阳,战况如火如荼,濒临不能收之境。刀锋横扫,剑式轮回,瞬间的交锋之后,风停,人静,无语凝视。

“奈特,你的心还不静,是在担心星河吗?”狂阳收招道。

“是,那又如何。我依然可以败你。”

“我欣赏你的傲气,但仅凭现在的你,无疑痴人说梦。拿出你的全力,为星河求取生机吧。”

“你什么意思?”奈特听了,不由得心中一震。

“此战之后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救他。”狂阳说。

“死人,你也可以救活?”奈特冷冷的问。

“魔,向来说一不二。”狂阳应道。

“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要杀他,又为什么要救他。”奈特不解的问。

狂阳却是哈哈一笑,“杀他是因为职责所在,救他是感情驱使。”

“谁的感情。魔也有感情?”见狂阳不说,他继续问“有这么难以启齿吗?”

“胜我,我就告诉你。”狂阳说。

“既然如此,得罪了!”

魔之剑,挑上魔之刀。邪对邪,魔应魔。出手都是一般的不留情面,出手都是一如的歹毒恶劣。

剑式快意,刀法狂野,短短交锋一瞬间已在天际划开绚烂火光,璀璨夺目。心无挂碍,奈特剑式越趋精妙,招不容情。“好刀!”哈哈一笑,单膝一跪,逆握诛仙,全身一时真气流动,如焚似火。

“雨离风散花落去”

万点剑光,如叶飘零,交织绵密剑网,笼罩狂阳。然而面对奈特如雨剑式,狂阳亦是不遑多让。火山一举,登如怒火冲天,炎流爆发。

“魔焰洪流”

刀招一出,恍如浩大热浪袭来,吞噬诛仙剑气,魔焰席卷,顿时不见奈特行踪。“死了?”招停,狂阳却感剑气飘荡,心中一愣。“人呢?”

“上面!”人从天降,借势而为,剑由上而下,正是一招,“天火降世。”

火红剑气射出。狂阳不敢硬接,身子一侧,从面前滑过。再准备攻击时,眼前尽是再次射出的火焰。仰面朝天,背贴地面,避过攻击之后未及喘息,身旁四周火焰又至。翻转的身躯,跃动的脚步,再逼一招。

然而如浪杀招却似无穷无尽,奈特剑式动,无穷无尽。

炽热的气息,漫天的风火,人似乎置于火焰之中。奈特首露痴狂绝杀神态,诛仙祭出,竟是魔之极招。

“涅心魔火!”

气势压人,剑气暴涨,夹带魔气冲天而上。剑影化火焰,人影化剑形,直奔天际,奈特恍如欲火魔人,坚不可摧。转眼之间,四野低昂,宛如坠入阿鼻地狱。

“好招。”

蓄势待发,决战之刻终临,却在这时,狂阳收招,偃旗息鼓。奈特见状,魔能自收。“临阵对敌手下留情,狂阳你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一招不慎,可是会没命。”

“没命,会吗?这柄魔剑你用的很纯熟,非常之好。”狂阳说。

“你只是为了试我的功夫。”奈特愕然。

“否则你以为呢?我们若要分出胜负,机会非常之多,何必要挑在这里。此刻你需要我救星河,断不会杀我。而我,也绝不可能取你性命。”狂阳说。

“什么意思?”奈特问。

“这嘛,以后你自然明白。”狂阳说着走到星河身旁,“现在我要为星河疗伤,你记着不能让任何人打扰我。”说罢,凝神于指,贯穿星河经络。瞬间,魔气入体,双气贯联,星河气血逐渐恢复。

生命之火重燃,就在这时,远方数条身影,飘然而至。“英子!你们……”奈特心头一阵窃喜,迎了上去。“你们的伤……”

“放心,虽未痊愈,但已恢复了七成。”英子说着看到了一旁的星河,同时也看到了狂阳,脸色顿时一变。

“放开星河!”英子持剑怒喝道。

“你确定要我这么做吗?”狂阳缓缓睁开了眼睛,同时星河脸色急转直下,原本已有起色的伤势,再度映出血色。

“以自己的内力为引,加速星河伤势恢复。但疗伤期间一旦被打断,就会经脉逆行,内力反噬,星河首当其冲。狂阳,你这招李代桃僵使的真是不错。”这时众人身后走出一人,轻盈身影,脱俗之态,展现非常之气度。正是天命师,云沧海。

“难怪他们可以这么快就恢复。原来是你所为。”狂阳轻轻一笑,“不过,遗世独立的高人,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放心。今日,我的目的不在与你为敌。只要守的星河安然便可。”云沧海说。

“是吗?还真看不出这小子竟有这么多人惦记。早知如此,我便把他留给你照顾了,也省了我这么多的气力。”狂阳说。

“同时也可以说。星河的性命掌握在你的手里,我们不得造次。”奈特说。

“说的不错。既然知道,你们最好让开些,你们围着我,让我很气闷。”说着掌中运劲,星河面色再度恢复正常。

“我们先退开,一切等星河恢复再说。”奈特说。

“难道我们就这么被他牵着鼻子走。”英子就在说话同时,地面一阵晃动,鬣命者破土而出,站在了众人面前。

“怎么回事?”眼前强敌在前,众人无不屏息凝神,却是意外的一片宁静。直至鬣命者轰然倒地。而也就在同时,一个清丽的身影缓缓在众人眼前浮现。

第七十章 战局难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