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多情

  风吹荷叶,青纱盘舞,小桥流水之境,在安宁中透出了别样精致。静谧却又不失荣华。

而在空气中传来的清幽香气,更是沁人心脾。星河,一时忘神。“这个味道,这种感觉……”

失神回神,幔帐微卷,露出了一道清丽身影,半掩青纱,透彻光华,星眸如水,似辉映盈盈月光,更似天女下凡。

“雪……舞。”

“你来了,星河。”轻轻一笑,不等星河反应雪舞已飘然而至,来到了他的面前。“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

“我……”脉脉含情,星河一时忘言,“你……回复记忆了。”

“我想起来了,我们曾经的一切。我们不再分开了,好吗?”雪舞说。

“好,不分开了。”星河一把将她拥住,“你知道吗,这一刻我想了多久。我……”

胸膛一阵剧痛,低下头。正见无情一剑,刺破胸前气门。真气四泻,游动四散。一滴血,从胸前流出,缓缓的滴落在雪舞那洁白的衣衫上,迅速化开,斑驳,点点滴滴,就像是一朵朵梅花。滴血的花。

“你……为什么?”星河一脸愕然的看着雪舞。

锋利的匕首,冷笑的神情,此刻刺痛的不但是身体,更是心。利刃破气,凝聚的真力在瞬间倾泻,星河再难站定,只感到天旋地转,终于倒落尘埃。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愤恨的双眼不曾闭上,一口气始终郁结在胸,紧紧的盯着雪舞,因为不甘。不甘现实,如此残酷。

“真软弱,真没用。”雪舞啐了他一口,“就凭你,也想染指雪舞,真是痴人说梦。”

“你……”

“你看看,我是谁!”

放肆的笑,尖锐,刺伤着星河的内心。朦胧中,所见的竟是……

“菱舟?母亲!这……怎么会……”

“你说我是谁?”她轻轻一笑,星河再看,竟是英子。

“不……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星河瞪大了双眼,喘着粗气。

“透体邪瞳。被看穿内心的感觉怎么样?被至亲至爱伤害的感觉怎么样。这就是她当年的感觉。”他继续笑着,又是一脚,将星河踢飞数丈开外。而这时,他也才发觉,星河早已没有了知觉,

“败于感情,输在武力。临阵对敌,力量是取决胜负的关键,但往往更多是感情的羁绊,你输得不冤枉。”透体邪瞳说着查看了星河的身体,“气若游丝,看来还没有死透。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一程。”

说罢,凝神运掌,却听身旁一声怒喝“你做什么!”

怒气腾腾,杀气凛凛。熟悉而又冷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猛回身,是雪舞稳稳屹立面前。满面怒容,双眼已无多余情感。瞬间已到星河身旁。身体微欠,伸出的手,在触碰星河的那一刹那,眼眸中竟是晶莹滴落。

“小姐。”

“闭嘴。”不高的声音却极具威严。冷冷的言语,使人感到了一阵肃杀。

“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每次见到你,我都有这种感觉。我们分明是敌人。可为什么看到你倒在我的面前,我会这么心痛。为什么,在我零散的记忆片断中,总是你的身影。你是谁,我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抚摸着带血的伤口,眼泪滴落在星河脸上“你难道就这么死了,我的谜题还没有被解开,你就死了?”

声声呼唤,唤不回已去的灵魂。雪舞明白,却不愿相信。“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我有一种天地皆无的伤感。”

“因为,这就是爱。”冥冥之中,声识传耳,雪舞闻言精神震动,痴痴的看着星河。忽然,脑中回忆犹如电光石火般飞速急旋,“星河,你快点醒!你不要死,我不准你死!在我死之前,你不允许死!”

看着逐渐冰冷的躯体,心也逐渐冰冷。抬起头,透体邪瞳从她眼中看到的却不止是伤感,更有愤怒。因为魔,是最会迁怒的族类。

“是你杀了他!”

含怒的目光,眼中迸发的蓝色光华,仿佛揉碎脏腑。容色皆变不由退步,“不行,你不能杀我!他是驱魔族,所以我……”

无语凄凉,忽然的一招击出,九层坍塌大半。强横实力,振天彻地。“是你杀了他!”

目光的呆滞是杀戮的开始。就在这时,不落,狂阳,雾风纷纷出现,三人同时出手控制住了她。

而后,一道光影将雪舞带离了现场。

“还好,你们来了。”透体邪瞳尴尬的苦笑着。

“你做过分了,我只让你阻止他们见面。可没让你杀了他,而且是用这种方法。”不落说。

“星河本来实力不弱,困兽之斗更是得不偿失。不如窥伺他的弱点,这样才可以一击击溃。”透体邪瞳说。

“你这次确实办到了这一点,但你在她面前杀了星河,今后你在魔域的日子,不会舒坦了。”不落轻轻说。

“为少子效命是属下的荣幸,个人得失又值几何。”透体邪瞳说。

这时,狂阳缓步来到了星河身旁。看着他的尸体,心中却无一丝快感。深深的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还可以和你再打一场,看来只能等你来世了。”

正说间,炎流急窜,炙热的气息中,一道身影来到他们面前。四周气氛顿时为之一变。

“奈特?”狂阳一愣,不及反应奈特已到面前。看到倒地的星河,他面容一动,再无法遏止心头的怒火。“是你杀了他。”他问狂阳。

“是我。”不等狂阳回答,透体邪瞳抢先说,“我叫透体邪瞳。”

“你可知道。你要为之付出代价。”奈特冷冷说。

“代价,什么代价。你这个低等的驱魔族能有什么本事让我付出……”话未说完,红光一闪,肩头被刺穿一个洞。

“这就是代价,下次我不会故意刺偏。”诛仙出鞘,红光闪动,冷峻的双眼,杀气凌厉。

“诛仙,魔剑。”透体邪瞳笑了,“属于魔界的,始终要回归魔界。胜负才刚刚开始。”

人,隐入黑暗。红光找到之处,露出的是英子的面容。

“奈特,面对最爱的伙伴。你下得了手吗。”一剑刺来,刺中奈特肩头,寒气冰封。

“不但人像,连内力都惟妙惟肖。”奈特赞叹。

“承蒙夸奖。你……”透体邪瞳话还没有说完,胸口已被洞穿,露出了诛仙的半截剑刃。“好狠。”

他倒下了,却迟迟不肯闭上双眼,粗粗的喘息着,“你竟连最好的朋友都能下得了手,你竟连至亲至爱都能舍弃。你不是人,你才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住嘴,利用情感来攻击的你,不配提感情。而要除去魔鬼,不正要魔鬼吗。”

手起剑落。透体邪瞳四散而分。再看狂阳站在那里,还没有走。

“为什么不走?”奈特问。

“你们不要解药吗?你们不要《无道藏》了吗?”他哈哈一笑。“只要赢了我,就能得到这两样东西。”

“只是因为这样吗?”奈特问。

“还有就是因为,我想看一个结束。”狂阳道:“出招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进步了多少。”

第六十九章 多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