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血战

  厉声怒喝,满地血腥,犹如来自地狱的鬼唱,又似恶鬼的低嚎。眼前是即将到达的希望,却也是最为恐怖的敌人。狭路相逢,握剑的手冷汗滴落,恐惧是双眼此刻唯一的情感。不甘,不忿,胸中气息鼓荡,双拳紧握,咔咔作响。

看着脸色苍白的星河,那忐忑的表情。令人恐惧的身影终于从幕后走出,赤目红张,满头蓝发,龇牙咧嘴,索血无度。正是魔族满手血腥的鬣命者。

“你!”

“星河,久违了!”

话音一落,长刀挥出夹带万钧之力,星河举剑一挡,顿被震出丈外。“好霸道的力量,他又变强了。”星河心中暗道。

“星河,你变弱了。是因为体力流失的缘故吗?如果这样,那你必死无疑!”阔步而来,一步一杀。星河自知此刻的凶险将远胜适才。鬣命者残忍好杀,绝不会有宗正的惺惺相惜,也不会有寂灭禅谛的孑然高傲。眼前的魔,是无所不用其极,是罪与恶的化身。

“拼了。”逼上极端,星河咬破手指,竟是以血为媒,逆运咒术,加速体内真气流动,转眼力量倍增。

“封闭筋络,催动体内凶煞之气。星河,你性格竟这般极端!”

“怕了吗?”冷冷一笑,星河双手握剑,一招劈落,刀剑争锋,刹那僵持。

“好力道!”鬣命者一声赞叹。

“还没完呢!”

居高临下,星河哈哈一笑,贯全身之力于剑尖,直破鬣命者刀锋。

“风过莽原。”风,如过荒原,势沉力猛。势是成功的关键,速是一击的必杀。鬣命者见势不妙,刀身回转,侧击星河。星河惊空一挑,飘忽间直刺鬣命者下颚。

鲜血流出,点地落下。风,静静吹过,汗水迷漫着血水,撒在各处。得势不让人,心知对手实力不凡,星河虽是攻势如雨,心中却是清明。

“我内力此刻只最多可使用一次阴风震,一击必须得手。看来要取胜,需要另辟蹊径。”想到此处,力量忽变,单手握剑,举步轻盈。

“清风过耳。”

剑式飘逸,人影飘忽,无情剑下,却不料鬣命者已看穿了星河移动轨迹,此招被轻易挡住。

“你以为我每次都会让你占到便宜吗?”鬣命者说。“你失算了。”

却见星河此刻微微一笑,“是吗?”嘴角一丝狡黠浮现,不等鬣命者反应,却见惊空一动,“风过莽原。”

又是一声怒喝,近距离的一招,人被震退十几米外。不等鬣命者站定,纵剑飞刺而去。就在一击即将得手之际,星河却感腹中一阵绞痛,准度骤失。

把握时机,鬣命者长刀腾空,祭出杀招“破命一斩。”

刀劲划长空,力贯山河,雄力摧枯拉朽,满眼生机不存。恍惚间,星河勉强运剑去挡,惊空自动感应,却只化去七成力道,余下三分贯穿星河胸膛。顿时血飞如蝶舞,已临败局,颓然倒地。

战况逆转,血光杀机一道。星河口吐朱红,空门已现。“这一招,胜负论定。星河,你完了!”

绝刀劈地,岩裂三分,星河却是再也无力动弹,引颈就戮。“最后一次赞叹,你却是不差。可惜,终究无命。”

烟尘漫漫,血光冲天,鬣命者长刀负手,一脸兴奋。但就在要离开之际,却感到了身后那股蠢蠢欲动的不安,那是一股来自九天之上的冷冽,透人心扉。

烟尘尽散,死亡气氛紧逼。鬣命者一招之后,看到的却是陌生的敌人站在眼前。黑色长发迎风飘扬,白色长衫猎猎作响,面容清秀俏丽,却又冷如冰霜,使人不敢直视。

在她身后,是伤痕累累的星河,惊讶的看着眼前人,似乎感到难以置信。“是你救了星河?”鬣命者喝问。

纤细单薄的身体,在鬣命者面前时如此孱弱,仿佛只要一口气便能吹到。然而如花的面容上,竟无一丝惊惧。游离的眼神,注视着星河,似有不舍,又有心痛,却又流露些许怯懦。

“你是谁!”一刀挥去,猝不及防,却见银光飞泄,洒落一地猩红。

“啊!”一声哀嚎,鬣命者未料转瞬间右臂竟被切断。眼前人剑未出鞘,却是一身杀气凛然。鲜血染红了地面,给本就惨烈的一幕,更添一分恐怖。

“你是谁,你是谁!”鬣命者捂着断臂,怨毒的看着眼前这不知名的女人。“你到底是谁?!”

“我……”

正说时,鬣命者忽然出拳,把握对手一时松懈,正中面门。“你太大意了。”鬣命者冷冷一笑,“不过你断我手臂,死也应当情愿了。”

“即便负伤,也不失冷静。败中也要求胜,你确实表现不错。”

“这!”

强大的力量,使鬣命者手臂不由自主的移动。直到露出她那平静的面庞,却惊见她不过是用一只手就挡住了自己的全力一击。“不可能……怎么可能!”

强横实力,远超自己想象。眼前的人,虽然瘦弱,但在这纤细的体内,竟蕴藏着一股令人侧目的力量,使人恐惧。

败局已定,然而不畏生死的魔,最是令人畏惧。鲜血的滴落更刺激魔性,再启攻势目标竟是无法动弹的星河。

“不好。”纵身去救的瞬间,不料身后空门已现。鬣命者把握时机,变招奇袭。轰然之招,诡谲之变,瞬间攻守易位,虽然确保星河无虞,自己却是硬受一拳。

“声东击西。好招数,好手段。”

“这就吃惊了吗?还有更厉害的。”鬣命者微露得意神色。这时只听一声低吟。被砍断的手臂重新飞到了他的身上,再度接合。

“这就是你的能力,确实令人赞叹。”她冷冷的说。

“数十年来,你是第一个逼我至此的人。为了回应你,我定将好好表现,杀了……星河!”

“怎么是星河,是我砍了你的手臂,算账似乎应当在我头上。”她微露吃惊神色。

“以你的实力,百招之后,方能有所胜负。相比而言,星河更加容易对付。他不但弱,更能消耗你的精神。因为我发现……你在乎他。”

“你说什么!”女子闻言,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刺中心事了吗?那么,他更加该死!”鬣命者长刀高举,再提真气。

“要杀我,有这么简单吗?”不知觉间,星河竟已恢复了神智。

“你……”

看着身旁人欲言又止的模样,星河微微一笑,“我没事。”

“你伤的很重。”此刻,冷漠的脸上,此刻竟有一丝柔情。看着星河一时无措。“你,这个女人,实在是……”话未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你伤的太重了,再这么下去会死。”女子焦虑的说。

“是啊,接我破命一斩,必死无疑。你虽然化去了七成,但余下三成也将使你五内俱焚。”

“是吗?那么就是说,想解这招,你必须活着。”星河冷笑着说。

“你们可以一拥而上杀了我。但这样,至少有你陪葬。”

“你!”女子一脸怒容。

“我不会死,即便你死,我也不会死。”星河说着再度站起,看着身旁的人,轻轻一笑,“他,交给你了。”

“你呢?”

“我,自然是上去!”说着惊空破空一斩,雄浑霸道之力穿云破风,竟硬生生的打破了最后的通道。而后,化光飞窜而入。

“身受内伤,强运内力。星河,你真是一心求死。你说,对吗?”他看着留在原地那茫然若失的人。

“快些开始吧,我要尽快解决你。他还在等我。”女子说。

“你确定自……”

鬣命者还在说话,却发现剑已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出鞘的剑如惊鸿一瞥,绚烂夺目,晶莹剔透。终于,他看清了这把剑,同时脸色骤变“这是……天晶!”

第六十八章 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