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寂灭禅谛

  势如狂风,动如闪电。待到星河回神,这才发觉自己已处一处荒野。远方雷声大作,紫电流窜,慑人眼目。近旁狂岚怒涛,动人心魂。而就在自己身侧不远处,靳那罗双目紧闭,额头汗珠点点,嘴角也有血痕,似乎身受内伤。

“是谁,竟可以伤他。”还在思索,身后却突来凄风苦雨,迟缓的脚步,透出了冷冽的杀气,虽未近身,已感到了刀兵相斫的喊杀声。

猛然回头,锁链逼近缠绕双手。凝神看去,却是熟悉的身影,身披黑甲,红发秀颜,邪气肆意。“这种感觉。”

“熟悉吗?”身随人至,只见远方一名男子逐步踏近。鹤发童颜,气质高贵,轻缓的语气虽是柔声细语,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压力。眉心一点朱砂,更衬得面容白皙,目光游离,却根本看不透想法。

“你是谁?”面对未知来人,星河凝神戒备。

“你来到我的地面,还问我是谁。这个问题该有我来问。你是谁?”

“你的地面?”星河听罢神识顿时一震,“你是魔!”

“你现在才发觉吗?吾名寂灭禅谛。”他冷笑说。

眼前之魔,举止合宜,气质高贵。丝毫不见魔气,嘴角微笑更是带有一丝狡黠的可亲。然而星河明白,越是如此,眼前敌人越是可怕。此刻自己已身陷重围,前路将是如何。

“你在思考什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寂灭禅谛问。

“我,我是星河。”

“星河?原来你就是星河……”寂灭禅谛若有所思的说,“你来此的目的,是为了雪舞。”

“这……”

“怎么?不是!”突然他面上掠过一丝杀意。

“不,当然是。”星河赶忙说。“不过……”

“你走吧,她一定在等你。”

“你让我走?”星河闻言不禁愕然。“怎么这么轻易。”他自言自语道。

“你是雪舞的人,凭这点我就会放过你。”寂灭禅谛背过身,摆了摆手。

“原来是这样,”情况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星河喜不自禁,“那我的朋友……”

“对于侵略者,你认为我会怎么做。”寂灭禅谛又变成了那冷然的语气。

“可他们是我朋友!”

“所以呢?你要带他们一起走?”寂灭禅谛问。

“不行吗?”星河忐忑的问。

“可以。”寂灭禅谛一口应承。

“真的?”星河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

“自然是真的。”寂灭禅谛说。

“那……”

“但是”不等星河说完,寂灭禅谛继续说,“你要确保能带走他们。”

“什么意思?”星河此刻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忽而心烦意乱,心头顿时恐怖。

“你在恐惧。星河,若是现在就开始恐惧,你就必输无疑了。”仿佛看透了他心中所想,寂灭禅谛哂笑道。

“你……”

“别怀疑,别疑惑。你的所有负面情感在这一层都逃不脱我的掌控。你已经和不同的人交过手了吧,他们给你的感觉是不是似曾相识呢。”

“其中一人是奈特,其余的是英子他们吗?”星河问。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你控制了他们?”

“错,他们仍旧无恙。”寂灭禅谛平静的说,“在这里,所有人的负面情感都会被放大抽出,形成独立的形体。你所看到的不过是他们的另外一面。他们没有正体的情感,却拥有比正体更好战的性格。”

“怪不得实力会这么强。那你说要我带走他们是……”

“打败他们的负面情感,自然他们就能离开。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我不会阻止你们,当然也不会协助。”寂灭禅谛说。

“以一敌五吗?”星河不禁苦笑。

“我不会这么做。我只会让你与他们其中一人比试。因为这个人的负面情感是你们之中,我所见最为强大的。怨恨,痛苦,痴罔,孤独,冷漠,人类最为极端的情感。我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样的一个人。更让我好奇的是,这样的人竟未坠入魔道。你就选择与他为敌吧。”

“这是……”

锁链再动,头罩下露出了熟悉的面容。“魔化靳那罗。”

话音落,杀机动,魔之邪气引动靳那罗身后杀戮兵器,铿然作响,。杀气攀升,转眼已化作无数暗器,铺天盖地朝星河袭来。

星河奋力一震,脱出锁链同时,横握惊空,化去七成暗器,闪转腾挪又避三成。但刚脱险,刑再度形态变化,祭魔长枪勇悍霸道,一招将星河打飞数丈。

“好快的变化。虽然曾经见识过,但原来交过手才明白威力这么强。”不及思虑,靳那罗杀招又到,依仗杀戮兵器之威,攻击时而强横,时而诡谲,时而绵密,不多时星河已显支拙。

然而虽处劣势,星河却是脚踏迷踪,身形飘忽,施展菱舟所授步伐,穿梭靳那罗身旁。同时依仗惊空优势,以刚克刚。

“以直取,以势定。看似朴质的招式却是有效,大巧若拙果然不差。”寂灭禅谛心道。

交手已过数十回合,明白实力差距,星河采取守势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靳那罗攻势也发生了变化,逐渐压缩的战团,让星河再无法轻易闪避,逐渐不得不采取正面交锋。

“星河策略正确,但靳那罗也是经验丰富,如此下去不出十招胜负将分。”寂灭禅谛看着逐渐升温的战况,也凝神屏息起来。

“这么下去我必败无疑。若想取胜,唯有……”心思打定,眼神骤变,“靳那罗,最后一招。”

抛剑腾空,双手运动风火之气,步似游龙,奇诡难测,突然间平地竟起掩天飓风,目不能视。“风过莽原”

再启强招,飓风过处,如削骨钢刀,席卷一切,鲸吞天下。

寂灭禅谛见此招忍不住连连赞叹,“好招,不过……”

诛魔神器一展,化作圆形盾牌,一挡强招。“在他面前,无能为力。而且以刑的能力,挡招的同时该是……”

防守一瞬间亦是反击一瞬间,化作盾牌抵挡瞬间,刑再化祭魔长枪。“反攻!”

一招刺向星河胸膛,措手不及,竟是穿胸而过。“这!”寂灭禅谛眼神一变,不等诧异,却再度发现星河胸口毫无一丝鲜血。

“怎会?”

“靳那罗!”

厉声一扬,寂灭禅谛回首看去,星河竟出现在了相反方向。出现同时,被刺穿的星河抓住了靳那罗的长枪,形成僵持之势。

“这是……神族的聚神凝体之功?”

“这才是我最后的一招。”把握绝佳时机,靳那罗抽身不得瞬间,星河施展极端速度,挥剑一展。

却不料,刑自动反应,一道白光冲出,抵挡住了星河攻势。而同时,星河只感到体内圣气急速流失,分体消散。惊空与刑竟发出了共鸣。

转眼间,星河置身在一个莫名的空间里。

第六十五章 寂灭禅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