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不再为人——靳那罗外传

  冰冷荒原,寂静无声,只有雪鹰盘旋,白狼过野。一个身影从风雪中缓缓走来,怀中抱着一个婴儿。风雪漫迷,人走得艰难,孩子却哭也不哭,安安静静的躺在怀中。

不多时,那个身影又消失在了风雪中,可孩子却不在她怀中。哭声,引来了一群白狼。

二十年后,雪域上,一个名叫子狼的少年创造了一个传说。他完成了十大任务,使白狼族空前强盛,成为了大雪原一时的霸主。

就在最后一次执行任务时,在冰原腹地靳那罗,他遇到了此生的挚爱,冰崖。

心有所动,暖意丛生,一颦一笑牵动莫名情绪涌动。当时的子狼并不明白这种情感叫什么,她都是那么美丽,那么的遥远。而他们当时的关系的确是遥远,因为冰崖是雪域的主宰,玄帝的妻子。

冰崖温柔善良,待人以诚,不求回报。他悉心教导子狼,使他逐渐摆脱狼族的过去,融化着子狼原本冷酷,决绝的心。

当子狼第一次穿上人类的衣服时,冰崖也才猛然发觉,这个少年竟是如此英俊。红色长发,坚毅面容,忧郁的眼神似有迷离。

“这,就是人。我终于做成人了。”

这或许就是子狼当时的心声。

但,做人绝不是穿一件衣服就可以做到的。

之后的日子,他们天天在一起。冰崖教他说话,教她写字,教他人类的礼仪,教他能够运用的一切。聪慧过人的子狼,进步神速,感情与日俱增。他曾经问冰崖,为什么当时要帮自己。

冰崖说她不知道,只是看到那双隐晦的眼睛,自己就感到伤心难过,就感觉一定要帮助她。越是帮助,自己就觉得越是开心。

那一刻子狼下定决心,要让冰崖开心,这样他也才会开心。

时间如流水般过去,数年以来,他们朝夕相处,感情与日俱增。

就在那时,北国遭遇了一场兽灾。为夺取生存空间,兽族开始残杀人类。出于人类的心,出于报答冰崖的心,他主动请缨出阵。这是他第一次任务,他非常用心,他觉得只有自己做到最好冰崖才会开心,而她开心,自己才能开心。

从小与白狼在一起长大的他,对付兽族轻而易举。不过数日,子狼七战七捷,顺利击败白虎族。

剿灭白虎族之后,子狼彻底与兽族决裂,之后他行走在抗击兽族的第一线。用在兽族学会的武学,对付来自兽族的敌人。

血战九天,风云变色,战况持续数年,直至最后他遇到了最后,也是最强的敌人,白狼族。

身份的变化,是立场的改变,也是情义的割舍。是人,不是兽。他一直提醒着自己,过去的只会过去,自己不能被过去束缚。杀机一动,话,不多言。阴郁的杀机萦绕心头,直至握着抚育自己的母狼尸体,心被撕裂。望着哀嚎的狼,望着变色的风云,顿时迷茫。

数年之后,兽族之祸解除,作为功臣的他回到了北国,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看到白狼的皮毛被做成衣物,被当作装饰。他感到些许不适,可马上调整过来,自己是人,不再是野兽。人,一定要站在人的一边。而人也给了他应当有的尊重。一时间,过去的痛苦回忆,渐渐消失,看着冰崖的微笑。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可一切都是这么快,不论是荣誉,还是灾难。

他被狼抚养长大的消息不胫而走,与冰崖的暧昧关系又传的沸沸扬扬。为了得到信任,他被派去屠杀剩下的兽族余孽,只不过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在启程之前,冰崖带来了一个人,他叫马莎,是冰崖的妹妹。冰崖无法离开皇城,只能让她去代为照顾自己。

风餐露宿,一路前行,历经磨难之后,他们结识了许多朋友。为了他,朋友们放弃了安定的生活,来到了白狼谷,白狼王的居所。

那是一段痛苦的日子,稳占天时地利。白狼势不可挡,更兼白狼王修炼千年,实力不逊五帝。血战连天,为报血仇狼族个个奋勇,人虽是能为不凡,却是无力还天,终于在血战数月之后,他决定向外求援了。

又是艰苦的一战,他们又支持了一个月死伤殆尽,却没有看到一个援兵。最终被俘,只余下马莎脱逃。

之后的日子,才是非人的虐待,兽族残暴以狼族为先。看着朋友们一个个饱受凌辱,他心痛,痛得哭不出声,却始终相信人类的朋友会来救他。因为,自己也是人。

白狼王将他悬挂在了白狼谷之外,向北国要求放回被俘的白狼族人,否则一日杀一人。

音讯全无,石沉大海,一连月余。最后终于得到了北国传来的消息。

他,被抛弃了。被人所抛弃。

“为什么他们要抛弃我。”

“因为,他们从没有将你当成过人,在他们眼中,你永远只是一个被白狼养大的野兽。一个称手的工具。”

看着白狼王嘲弄的眼神,他不愿相信,却无法不相信。为了成为人,他背叛了抚养自己的白狼,却仍旧得不到人的尊重。“事实,真的如此吗?”

白狼王没有杀他,却在他面前一个个的杀了他的朋友,直到最后一个扎基时,远方的荒原,出现了两个女人。

是冰崖,数月不见,她似乎苍老的许多。可是身手依旧凌厉,依靠着背上,那奇怪的兵器,杀到了内廷。

“你来救我了?”他问。

“你应知道,我一定会来,不论用什么方法,都会来。”

风尘仆仆,满面风霜,冰崖虽然没有说,可他知道,她一定是突破了层层阻碍。“为什么他们要抛弃我。”

“不要恨他们,他们只是出于大局,他们没有错。”冰崖极力开脱。

“他们对北国子民没有错,对我呢?对我的朋友呢。”他头一次对冰崖发怒,“我真的只是一个头野兽吗?我真的得不到人的关爱吗?”

“不,至少我不。你……”话,还没有说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是人。”

变故,突如其来的变故。抱住她瘫软的身体,心中无比怨恨。

“这兵器叫做刑,是被封印的凶兽,人,很难控制它。一旦反噬,将被吞没。姐姐为了你,不顾玄帝劝阻闯出皇城。靠着它,来到这里,只为了你。”

“人吗?又是人。他们害了我,害了我养母,害了我的朋友,最后连你都不放过。人啊!”忽然容颜转冷,再不见一丝温存,“如果做人是如此痛苦,做人是如此卑鄙丑陋,我宁愿只当一个武器,不再为人!”

一声咆哮,握住刑的他,飞跃九天之上,“刑天无罪。”

挥动恨刀之后,留下的只有炙烤的大地。抱起冰崖,身体微热。“我答应你,不杀他们,我答应你,我帮助北国。可这不是为了天下,只是为你。从今以后,我会忘了本来的名字,只记得靳那罗。”

第六十六章 不再为人——靳那罗外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