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惊空斩七星

  忽来疾风,模糊了众人视线。风中,一道熟悉身影踏着冷然步伐,出现众人面前。眉头深锁,身负巨剑,却是星河无疑。

“星河!连你也来了!”宗正脸色一凝,剑式双分,两道相反剑气直扑奈特、星河二人。奈特举剑欲挡,却是真气一岔,单膝跪地。

而星河却是不闪不避,衣襟一扬,身形顺动。如清风,如飘絮,无可捉摸。迎面双分剑气,急速避过一招后,更以迅雷之势来到了奈特面前,举掌一挡。

“星河?”见挚友来到,奈特终于松了口气,却也再难压抑自身伤势,口吐鲜血。“你伤势不轻,先休息一下。”

说话间,肩头一动,随发的剑气破解了靳那罗三人束缚。“看好奈特。他交给我。”

首度交锋,宗正七星剑指星河,蠢蠢欲动的剑气,隐蕴不动的杀风,在场众人心头无不凛然。“好剑。”星河回身一扬,惊空同时紧握。

先后出剑,各有千秋。对视的双眼不敢有丝毫懈怠,握剑的手却是迟迟不动。直到奈特的一声厉喝:“你们到底打不打!”

话音刚落,战机已开。宗正七星一掷,直射星河。错身闪过,已见宗正轰然一掌,劲风逼面生疼,杀风凛冽。星河挥掌应招,凛然无惧。一招交并,错身瞬间。宗正左手一握七星,转身斩下。一气呵成的连环之招,星河步虚半分,惊空出鞘,挡住了狂然一招。

双剑相交,把握片刻迟疑,挥拳击去。星河运气聚手,拳掌一对,各自退出数步,一招已过,流窜的气流却仍旧躁动,心中不由佩服。“好剑法。有这手段,难怪你们可以连破五层。底下那些家伙,怎么会是你们的对手。”宗正笑道。

“那些家伙?”星河闻言心头不禁唏嘘。“好大的口气。”

“杀人,就要用最直接的方法。何须乘虚而入,躲躲藏藏。”

“这是你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吗?”

“我?”他呵呵一笑,“我只是不屑用这种手段。星河,你的个性与传闻中很不一样。但不知怎样。”

“你可以一试。”心知面前敌人实力超群,星河不敢轻视。手握惊空,掌压内力,快速杀出。宗正长剑一扬,身不动,亦是剑气随发。

双剑决,眼对眼,塔内无风无雨,却因激烈的交锋,引得气流冲撞,电闪雷鸣。白刃战招招无情,七星轻盈迅捷,老剑客剑法多变,每每攻向星河软肋。惊空剑沉势猛,少年人气如狂澜。重剑生风,招数古拙威力巨大,虽无变化,却以不变应万变,交锋百合不分胜负。

“你觉得星河胜算有多大。”玛莎问一旁的奈特。

奈特摇了摇头,“看不出来,他们两个虽然打得激烈,却都没有用上自己的看家本领。走势还很难预料。”

“现在就要看谁能够抢占先机,谁能够挡住第一轮的猛烈攻势了。如果可以,胜算就会大增。”扎基说。

就在他们说时,七星颜色忽然发生了变化,蓝光炙盛。星河一愣,剑尖如灵蛇吐信已经向自己咽喉射来。低头侧身,剑自鼻尖划过。

瑟瑟寒意不等细品,七星长剑离手,剑舞盘旋,紧紧缠绕星河周身。既薄且锐的剑,片刻已在身上留下了道道剑痕。

长剑再入手,翻身一动如雷霆。星河举剑迎击,瞬间却发现人已消失。黑影笼罩头顶,惊讶之间猛然抬头,正见宗正从天而降,举剑砍下。

避无可避,电光石火之间却见一抹鲜红。星河弃剑,空手白刃,夹住了七星弯剑,淋漓的鲜血不住流下,异常惨烈。

“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宗正叹息道,忽然脸色一凝,“可是你必须死!”飞起一腿正中星河胸口,登时跌出数丈,倒在惊空身旁。

“星河,临阵对敌,留情是对自己性命的戏弄。拿起你的剑,使出你的真本领。”

“表弟,你呼吸的节奏乱了,是在生气吗?”魔界少子问。

“更加生气的应当是少子吧。没想到宗正竟会这么迂腐。”耀离平静的说。

“宗正是军师禁卫出生,没想到竟与军师是截然不同的性格。”狂阳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身旁,略带戏谑的说。

“明明是纯血的魔,竟然沾染了人类的气息。此战若胜还好,若败看他还有何颜面。”耀离眼神一变。

“你急躁了,为什么要急躁呢。现在他可还是处于胜势,你在担心什么。”狂阳不屑的说。

各自心机,各自争斗。

第六层,惊空剑指七星,宗正剑对星河。魔剑圣剑之争,如火如荼。宗正剑法飘忽,星河沉稳应对。战局僵持,宗正剑式一转。名剑交锋,绵密而快意的剑气席卷星河手腕,顿时星河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恍如撕裂。

“很难受吧?”宗正冷笑道。

“这是什么功夫?”

“七星第一式,紫星挥泓。”

抚摸着受伤的手腕,隐隐作痛,“好个紫星挥泓,威力果然不俗,是用巧劲专门攻击骨间缝隙吗。”星河问。

“你看起来很清楚。”宗正说。

“那当然,我的战斗经验并不输给你。而且我已经想到了破解的方法。”

“是吗?但你可知七星剑式共有七式,相生变化可至万招。你有生的把握吗?”宗正说。

“你有杀我的能力吗?”星河拿起惊空,可手腕的疼痛,让他气息一窒。

“你还能战吗?”宗正冷冷一笑。

“没问题!”星河说罢撕下一角衣襟,缠绕手腕,固定惊空。“这样就好了,来吧!”

七星剑,无情斩,狠辣无情,摧魂夺魄,一步一杀。星河剑舞急旋,虽是守的密不透风,却也连战连退,渐渐来到了墙壁。“只守不攻,星河你如今退无可退了。”说罢,七星剑再耀光华。

极招将出,却见星河脸上露出一丝轻笑。惊空斜指,元力再开。“阴风震。”

再出的绝招,刹那间黑风涌动,正邪之力互冲。宗正心知不妙,连忙变招,七星剑式再展风华。

“日毁星辰”

剑对剑,风卷残云,强烈的碰撞,将两人同时吹出数丈开外,各自负伤。而猛提内力,强势以对的宗正更是内伤加剧。

“原来你只守不攻是以自己为饵,缩短攻击距离。以便将积蓄的内力最大威力使出。星河,你真是好算计。”宗正呵呵笑道,同时一口鲜血吐出。“日毁星辰是我七星剑式第六层,星河你竟能逼我至此,真令老夫欣喜。”

“仅仅是第六层而已?”星河闻言心头一愣,“命在顷危,你为什么不用最强的一招。这次是你掉以轻心了。”星河冷冷的说。

“这一招早已被我封印,我不愿用,更不屑用。”宗正一脸凛然。

却见星河冷冷一阵低笑“出招吧,让我见识你最强的一招。这样,虽死无怨。”

迟疑的面容,似有顾忌,更有不愿。仿佛禁忌的一招将带来极大的变数,星河却是丝毫不退,惊空挥舞生风,越战越疾。

一招过后,宗正再度擎剑,剑芒生辉。“动手了吗?”星河笑道。

宗正却是面容复杂,似有犹豫,“这阴险狡猾的剑,就是我最不愿用的第七式。而这一剑后,你们将见识真正的地狱。”

第六十二章 惊空斩七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