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难解的心思

  情势急转直下,不落竟是食言。看着扎基不屑的眼神,星河怒不可遏,疾步而上。“要我进去拿吗?不落,你会为你的食言,付出代价。”

惊空挥出,只见流光飞泻,怒焰洪流。再闻一声惊爆,第一层大门被打的粉碎。也就在进门的瞬间,魔兵涌出,将众人团团围困。

“人海战术吗?魔,你们太令人失望了。”诛仙扫动,锐不可当。在人影交汇的刹那间,是鲜血的祭奠,是飞泻的红雨。

但,隐忧出现,魔兵竟似无穷无尽。星河五人虽是勇猛,然而一时竟无法前进。

“不好,中计!”已知情况不妙,思索间只见红砂四散。接着,只听到一声低吟。一条冷然魔影浮现众人面前。无形物质,仿佛只是幻影。

“你的真身不在这里。”靳那罗说,“使用术法而成的一道幻影,凭此就想挡住我们吗?”

“你能看透这是幻术,靳那罗你的实力超乎想象。可即便看透,又能怎样。不过……”话音未落,空间竟而破碎。五人协力,竟把内力逼至顶点,硬破幻术。

“这!他们竟能看透我的罩门,破我幻术。”塔顶密室,黑暗中,魔影攒动,不见面容。只听惊愕的自言自语,这时不落来到了他的身后。“初次的交锋,感觉如何,我的军师。”他略有嘲弄的问。

然而面对不落的嘲笑,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恼,反而平静的说。“你的表现,很好。”

不落闻言微微一愣,“你要我把他们引来的目的是什么?”

但他却没有正面回答,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不落。你可知道我一向很赏识你。你个性内敛,文武双全,是我们魔族万中无一的俊才,他日前途不可限量。”

见不落默不作声,他继续说“狂阳个性冲动易于感情用事,雾风却是截然相反。你们三个虽同样是少子心腹,魔君却惟独对你青眼有加,时常对我提起要对你委以重任。”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不落语气稍有松动,好奇的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我与少子是手足兄弟。你效忠他,我也一样,期望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合作机会。我已对魔君谏言,册封你为悲鸣殿主,统辖五万骁骑。”

“这……多谢军师抬爱。只是不落愚钝,恐怕辜负了军师美意。”不落说。

“我欣赏人族的一句话,山高水长,不在乎一朝一夕。你有宏图之志,我岂会不知。我只是想你知道,除了少子之外,我也可以帮助你,完成你的愿望。”

“不落,受教了。”说着,不落退出殿外。而在同时殿外,恰逢狂阳。

“你设计了星河,为什么?你知道少子的意思,他不能来。”狂阳有些生气的说。

“势成骑虎,如果我不做,他也会派别人去做。到时候可能事情更加难以收拾。”不落说。

“耀离他,对你说了什么?”狂阳背后传来了熟悉的感觉。

“少子。”不落微微施礼。

“无需多礼。说说吧,你对他的看法。”

“心机深沉的魔,我应当庆幸他不是我们的敌人。”不落看着密室的方向,叹了口气。

“但也绝不会是朋友。”狂阳显然对他很不屑。

“他是天生的谋士。足智多谋,狡猾善变,深谙人心。他的存在是为了魔族的强大,我们或许不喜欢他。却必须尊重他。”

“少子这么说,是一种肯定吗?”不落问。

“魔,本来就是他这模样。”

“那星河呢?我们费尽心力让他不要来通天塔,却因为他的插手改变了一切计划。现在我们怎么办。”狂阳问。

“绝不能让他们见面。一切交给我吧。”不落冷冷的说。

“你要怎么做。”狂阳问。

“长痛不如短痛,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少子……”说着,不落看着面前的人。“我知道你心中的犹豫。如果真要恨,就让她来恨我吧。”

话音落后,是一阵沉寂。彼此心中清楚这个决定将影响不止自己,更有自己最关心的人。但最后,仍旧无语接收。魔,本是自私的种族。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一切,牺牲一切又有何妨。

“第一层的局势如何了。”在一阵沉寂过后,狂阳问。

“他们已经破解了耀离的术法,正在向第二层进发,我们也快进房间吧。”不落看了一眼深邃的夜空,叹了口气,“今夜,将会很漫长。”

第五十五章 难解的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