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各怀心思

  通天塔高入云,共分九层,位于北国国都冰雪城以北,存世已近千年。本是商贾汇集之处,后因为地理特殊人魔之战中遭到了毁坏,荒芜至今。

月下寒光,清冷逼人,唯独一道同样冷漠的身影矗立塔顶,遗世独立。习习冷风吹起飘扬的长发,洒落一片萧瑟。

看着远方的一切,若有所思。

而同时,通天塔内却是一片诡异的气氛。来人通报,星河众人已近通天塔范围,进入迷雾森林。

“局势未明便莽撞冒进,星河你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黑暗中传来了一阵深沉的冷笑。

“耀离,你说这话什么意思?”黑暗中传来了狂阳的声音。

“怎么,刺痛你了?看来你很偏袒他,是因为什么?”那个不见面容的人,仍旧轻描淡写的说。

“我从未偏袒他。倒是你,似乎很关注星河,为什么。”狂阳反问。

却闻那人笑道:“是啊,当然关注他。一个普通的驱魔族,竟能打伤我族最勇悍的狂阳。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听出他语带挑衅,狂阳怒上眉梢,刚要发作却被另一道黑影拉住。

只听那人轻轻对狂阳道:“戒急,用忍。”

虽是怒不可遏,却仍旧强忍住了怒气,狂阳坐了下来。

“你呢,表弟。是不是也可以先坐下。”那道影子又复问。

“当然可以。少子发话,岂能不从。”听得出他又发出了一声轻笑,复又落座。

“表弟,对于他们此次的袭击,我将一切军权调度都交给你了。狂阳,你与不落随我来。”那个人说。

“少子,这!”狂阳脸色一变。刚要发问,不落却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多谢了,少子。属下必将一切安排的妥当,不负众望。”声音仍旧冷然,仍旧邪魅。

走出门外,狂阳还是一脸怒容,难抑怒火。刚要说话,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雾风呢?”他问不落。

“他,已经上路了。”说话间,昏黑灯影中只见一袭白色身影飘然而去。

森林中,为达通天塔众人疾疾而奔,欲尽早抵达通天塔。行至中途,却见大雾弥漫。“这场雾来的奇怪,大家小心。”

蒙蒙大雾,伸手不见五指,森森密林,只闻四周恐怖的安宁。心知此乃设伏的绝佳地点。一行人不敢妄动,以不变应万变。

眼前炊烟袅袅,耳畔笑声嫣嫣,宛若往来市集,却是不见一人。只闻其声,不见人影。宛如鬼城魔域,百鬼夜唱,心头登时一阵紧张。就在这时,星河听到远方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这是!雪舞!”

不顾危险,星河疾步奔去。奈特,英子见状紧随其后,却无奈雾浓林密,眨眼不见踪迹。而星河则是来到了一处陌生之地。

“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怎么人不在。”就在星河纳闷之际,眼前却见倾雪之势,白雾迷蒙。朦胧中,眼前一人,白衫蓝发,风姿飘雪,负手而立,冷眼寒气逼面。

“你是谁?”心知来者不善,星河戒惧问。

“雾风。”

“魔?”已知陷入危局,星河脸色一变,凝神戒备。却不料雾风毫无一丝杀意,冷淡的眼看着眼前的人。

“在此拦路,你有什么目的。”星河问。

“星河,回头。离开迷雾森林,离开北国。”雾风平静的说。

“不可能。”星河斩钉截铁。

雾风仍旧面容平静,轻轻一叹,四周雾气更甚,凝结的露水,使得气氛更加阴沉。“我,不许你去。”

“但我却非去不可。”星河说罢手按惊空,蓄势待发。

“我说过,我不许你去。”微阖的双眼满是轻视,不屑的言语,透露出了无限的高傲。星河心中不忿,极其而上,惊空挥舞。但见雾风腾空而去,身姿飞旋避过第一招攻势。

“这双手,曾将生死轻握掌中,看的轻易。取走生命的刹那,才得凄艳。为你,我将剑放在身后,放在心中,放在那春花烂漫的地方,只为守住承诺。换来你的幸福。”似乎是喃喃自语,似是毫不在意。雾风低头垂目,闪转腾挪之间,轻易避过星河万千杀招。身姿飘忽,如仙如羽。

“剑上的气息,来自内心的反馈。躁动的情绪,是对剑的不自信,也是对自己的暗示。”雾风单掌接剑,食指一点,避过了星河狂怒之招。

“以血驯剑,以灵驱招,相忘至今的人,是不愿意再回头的遗憾。那一份剜心的痛,此刻是否应当全部还来呢。”

眼见敌手一时难取,星河运动杀招,欲一击克敌。“阴风震!”

“此刻。这双未能保护你的手,将弥补一切。”猛然抬头,雾风再无多言,睁开的双眼使得现场气氛越发凄寒。邪气笼罩,杀气四扬。看破星河出招间隙,翩然一招,意兴阑珊。

然而必胜之招,却在触碰星河的瞬间消散余无。

“你,还要帮助他吗?即便知道这条路会是这么艰难。”雾风轻轻一叹,收元化劲,脚步腾挪,瞬间来到星河身旁。似有嘱托,却欲言又止。

就在迟疑之际,远方却听到一声轰然巨响。结界破碎,众人到来。星河刚要说话,却才发现不知何时,雾风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五十三章 各怀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