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恸

  牧野寒心开奇阵,魔对神,正是奇法斗异能。玄都一脉展现超凡实力,拖延战神脚步。

“此阵结合地气,再加上我术法加催,已形成一股巨大邪力,让人不得寸进。梦天,你破的了此阵吗?”

梦天见状掌运真力,欲以强破强,但不料内力稍稍聚集,已是吸引妖鬼邪风扑面。借力转换,顿时天布异雷,地窜邪火,齐集而至。梦天只感周身元力逐渐消散,步履竟有一丝迟滞。

“此阵能够消化内力,更能借力平添威势。此一局,梦天你感觉如何。”牧野寒心轻笑道。

“如此,便看我手段吧。”一声冷喝,雷厉剑气划破四方,妖邪尽退。受制剑气,妖邪一时难进,却见牧野寒心再度催功,在盘旋数刻之后,阵法更趋暴烈。

眼见此阵强悍,梦天思索片刻已有对策。双掌划开阴阳,苍茫之气瞬间充盈四方,无边无际的内力一时释放,竟让阵法凝滞。同时分,梦天凝神化体,跃动的身影以指为剑,把握阵法片刻的空隙,透析阵眼,释出雷霆一击。

剑动如雷,开合间眨眼即过。玄殛诛心阵,破。

而在破阵同时,四周却是另一番的景象。阵中阵,梦天陷入另一阵局。“阵外藏阵,梦天你料想的到吗?”牧野寒心得意的问。

“进不了,退不得。如此缠斗,牧野寒心你还真是没完没了。”

“因为有件事情,绝不能让你们去打扰。只要拖住你,就完成了一半。”牧野寒心暗道。

暗夜相逢,星河惊见眼前之人,竟是莫名熟悉。一袭绿衣,身姿妖娆,绝色的面容中透出一股邪魅,看似冷酷的眼神此刻却又无奈,胸前的玉珏晃动着难解的心思。

“你……我们曾经见过吗?”星河问。

“茫茫人海,或许我们曾有数面之缘。”轻轻的话语,熟悉却又想不起曾在哪里听过。星河思索间,不自主的走到了她的身旁,竟是毫无防备。

“你为什么要拦我?”星河问。

“你呢,又为什么要追。”少女反问。

“我国的东西被人抢了,我要追回来。”星河说。

但少女却露出了不屑的神情,“你是说,你的东西?你指什么?”

“自然是五魔剑。”星河说。

“哈……”少女呵呵一笑,“小子,你也说那是魔剑,既然是魔剑怎么会是你们的。”

“小子?还有这个笑声……”若有若无的记忆,若隐若现的身影,熟悉的笑声,熟悉的声音,断断续续。“你……我……”

记忆混乱,恍然之间忆起一魔,赤法白袍,满目冷酷。顿时头疼欲裂,“魔!你是魔!”

“星河!”少女见状刚要去扶,却见星河掌握惊空,将自己逼出丈外。“不要过来!”另只手仍旧扶着自己的头,显得甚为辛苦。

少女却是不以为然,疾步走到了他的身旁,语气中充满关切“你怎么样?”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如同呓语,星河反复的重复着简单的话,思绪昏沉,不经意间挥出一掌再度将人逼出数丈。

“说,你们来中国有何目的?”星河怒问。

“我们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

“胡扯!”自主散发的剑气,割断了少女的一缕长发。剧痛中,神识不明的星河剑气四散,少女轻易闪避,不多时来到了他的面前。

“不要再往前了,快些回头。”似乎是哀求,更似乎是难以遏制的痛苦,星河单膝跪地。这时一双盈盈素手轻按在了额头,一股温和的内力瞬间灌入。

“你在做什么?放开我!”运力一震,星河顿遭内力反噬被弹开数丈开外,口吐朱红。

“星河!”

“不要过来,你想阻止我去夺回魔剑吗?不可能!让开!”星河咆哮道。

“我不会让,即便我死了,也不会让你离开这里。”少女说。

“那就,死吧!”

话音一落,星河眼神竟现一丝狠辣,杀意炽盛。“幽冥鬼斩!”

意料之外的剑招,剑式肆意,张狂无匹,一念动杀再无转圜。不及惊异,已被卷上半空。只见一抹翠绿刹那粉碎。玉珏在月光照耀下释放出了一股清辉,直射星河灵台。瞬间,仿佛清明。瞬间,更感到了一阵恐惧。

往事如回光闪烁,一剑了却残生,看着熟悉的面容,星河无法相信眼前的惨状。温热的鲜血,敲击着内心最深的恐惧,微弱的气息,更是心灵的拷问。痛,无法言语的痛。张开的嘴,终于迸发出那两个生涩的字眼,“灵雅,姐姐……”

“姐姐!”收招不及,已是鲜血模糊了双眼,半空中多出了一抹血色。纤柔的身姿缓缓坠地,脸上的笑容此刻再也无法重现,狡黠终究不再,伊人远去。

倩女人间终不复,痴儿鬼狱方重生。

缓缓闭上的双眼,似是对人间已无最后的一丝眷恋。苍白的面容,星河几临崩溃边缘,刹那的天地无声,鼓动耳边阵阵回响,一步一步。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绝……”

不愿置信,却是无数回忆的袭来,曾几何时山盟海誓,曾几何时互诉衷肠,而如今是最残忍的相逢,是最痛心的一幕。“姐姐,灵雅。为什么……为什么我当时要忘记这一切,天呐,这是为什么!”

山河易碎,情缘难了。似是一场无法苏醒噩梦,目光到处,情意不再,任凭声声哀叹,终究无语凄凉,泪如雨下,一切终是难以回头。

伤心恸哭,却不料此刻远方黑云压境,而后一道嚣狂魔影落地。一头赤发,英姿勃发,潇洒率性,是日前与灵雅在一起的那只魔,疾行而来。

却是眼见最悲惨的一幕。眼前,是早已没有了呼吸的灵雅,是如行尸走肉的星河。

“你!星河!”一声历喝,随后长刀直奔星河头颅,却在星河即将殒命之刻停住。强忍着满心的痛苦,反手一招将他击出丈外。

“我真恨我当时没有杀了你。我更恨我现在不能杀你!但我没说不打你!”怒不可遏,来人招狂势猛,全无收势,就在此刻一只手拉住了他。

“狂阳,住手吧。”不知何时,不落,来到了他们身旁,微微摇了摇头。

“他!”狂阳指着一旁灵雅的尸身,痛的说不出话。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们终究是慢了一步。”不落看着面如枯槁的星河,然后走到了他的面前“忘心忘情,心念天下。魔招圣气,相辅相成。幽冥鬼斩的诅咒。终究,你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杀了我吧。”星河痴痴的说,目光早已无神,如潭死水,全无往日潇洒。

“你的命早已记下,但永远不属于我们。”不落说着转身而去。而狂阳也抱起了灵雅的尸身,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不要走,不要……”终于,身心俱疲的星河再支撑不住,跌倒在地。

(若想知回忆中的故事,请看《异域传说》第一百八十二章“逝去的往事”)

第四十五章 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