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刀迎千秋雪,鬼噬万魂惊

  月冷星寒,气氛压抑,地狱之火无端燃烧。眼前人,狂然之姿,嚣张霸道。伴随着一声震天怒喝,狂阳冷然而至。手按佩刀,怒目横眉,不动已是杀机肆意,一动更是四周陷入无边黑暗。

“你已经害了她一世,如今我绝不能让你再伤害他。”横眉冷对,不经意间狂阳杀气四散,登时星河如临危局。

然而面对他,星河却是释然,不顾胸口伤重,呵呵冷笑,“你以为你能杀我。”

“该死之人。你的命,早已寄下。”狂阳用手一指,杀气更见浓烈。

星河闻言,笑声越盛,“哈哈哈……”

“笑什么?”狂阳问。

“可以杀我的,天下只有雪舞一人。她不杀我,谁都杀不了我。”星河面色一敛。

“狂妄!就凭你,不自量力。”狂阳不屑道。

“我会让你见识我的狂妄。”星河说罢,逆走全身真气,反使制魔之招,“炽热阳一气!”逆运奈特烈火之招,竟是化焱成冰,急速封锁胸前伤处。不刻,原本流血不止的创口恢复往常。

“重伤未愈,又逆运真气。星河你的个性,真是极端。”狂阳说。

“怕了吗?这才是刚刚开始呢。”冷然一喝,星河惊空上手,绝代的剑露出沉稳内敛的霸气。不凡的刀,却是深藏身后不露端倪。

“不要动手,住手!”下意识的呼唤,却无法阻止到来的真实。浑厚又稳重的一剑击出。一出手,狂阳已知敌手今非昔比,以掌为刀,破空一斩,双式交锋,却见鲜血滴落。

“你的剑,快了。”狂阳说。

“是你的身手慢了。”星河巨剑怒斩,毫无破绽杀到。狂阳却是以攻化守,挺身迎接狂浪剑气,以掌化劲,防的密不透风。神剑在掌,星河把握时机力拼一瞬,赌注片刻机会,不容狂阳丝毫喘息,快速抢攻。须臾之间,剑法已有十几种变化。招招妙,妙至巅毫。式式神,神出鬼没。

初出茅庐的剑者,锐气正盛的名锋。正是剑通人性,人应剑心。而狂阳,身负上乘魔器,面如平湖,心如狂涛。看似平静,却在寻找着机会。

观战的雪舞,却是焦急异常。不清楚为何会这样的心急,却是双眼不离星河,只知平静的狂阳之下,是最激烈的反击。而此刻,交锋已至胶着。

为什么,明明是占据优势,却有这样的不安。越是拖延,星河越是不安,眼前的人,明明处于劣势,却静若深渊。心中着急之际,极招铿然出手。

圣器加成诛魔之招威力,顿时圣气冲霄,四周祥和。而星河,剑身微抬,内力也在此刻逼上顶峰。辅以圣气,一举完成诛魔之招。

“阴风震!”

猝不及防,狂阳心知不妙,转身欲走,却已经被卷入风窝之中。双足离地,被卷上半空之中。

“狂阳!”雪舞不料狂阳会遭遇不测,收元化劲。就在她要击破阴风震之招时,一道黑气落地,震动地面尘沙飞扬。

“你?”

烟尘中,一道冷然魔影,单膝着地,低头垂目,不见容颜。红发过耳,洒落一地凄艳。一动不动的身躯,仿佛受伤。雪舞刚要上前去看,却感到了一股无法言语的压力袭来。如虎啸平原,令人战栗。

“玩够了吗?”狂阳依旧低着头,冷冷的问。

“故弄玄虚,可笑!”剑尖拖地,星河疾步上前,运用拖力一击直奔狂阳首级。“你的命,归我了。”

“是吗?”

却听一声巨爆。雄力尽摧周围景物,凝神去看。只见眼前之人,单举右掌,全然封住了星河一击。

“你!”

“我说过,你应该玩够了。”狂阳低喝一声,同时指尖翻动,黏住了星河剑势。电光石火转瞬间,狂阳左掌一剖,夹带炽烈炎气。烈焰刀气直奔星河面门。身体闪避不及,惊空却是似有灵性,在这危机之际一挡杀机。灵动一转,剑气迸射,将狂阳逼出数丈开外。

“你的剑,不差。但是可惜。”狂阳双臂交叉,缓缓低头,口中隐隐低喃,似痛苦,又似癫狂。忽而,猛然抬头,眼神竟露邪魅血色。骇人之态使得星河瞬间手足无措,呆立不动。

“魔焱噬原”。

火光直扑而来,难闪难避,猝不及防。星河欲走,却已处身攻击范围之内,难以走脱。万分危急之际,一道白影出现面前,轰然一掌化解了层层压力,正是。

“雪舞!你!”

狂阳面露惊愕神色。

“你,不许杀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对星河会有依依不舍的感觉,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看到他陷入危机,自己的心会这么痛。不能理解,不等思量身体已经行动。唯恐片刻迟疑,将是永远后悔。

“他的命,是我的。除了我,谁都不能拿!”

“是这样吗?”狂阳盯视着星河那略有些得意的面容,怒从中烧。“你要救他,可以。但是星河。先是菱舟,再是雪舞,在女人的庇护下,你还要生活多久?”

略带挑衅的言语,刺激着星河思绪,终于站在了雪舞面前。“你……”

却是不等雪舞说话,星河已先开口“我不能永远躲在你的身后。我要向所有人证明,我存在的价值,以及我可以保护你的能力。”

“保护……我……”

急转的思绪未及停止。人魔已在面前,各自心怀不甘。“星河,我给你一个机会。若能接我一招。我便放你离去。”

“一言为定。”

心无旁骛,星河再展惊空密招,了然此刻内力所剩无几,欲毕其功于一役。猛提内力,转眼已将功力摧至顶峰。四周顿时黑气蔓延,竟毫无清圣之气,狂风肆虐,目不见物。

“看来是杀招。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藏私了。”狂阳脸色一敛,举手破空一划,随之在虚无空中伸手一拉,露出了一柄嗜血长刀。

古拙纹路,透出久远的历史。刀柄处的火焰配饰,更显得它肃穆,刀身赤红,异常邪魅。“星河,你可知此剑何名。”狂阳问。

“这……他是……”

“刀迎千秋雪,鬼噬万魂惊。这便是我的佩刀。记住它的名,风林火山。”

一声轻喝,四周登时气压骤降。同样心中无悔的人,同样心无旁骛的剑,挥动恨刀的刹那间。留下的伤痕,是谁?

第五十章 刀迎千秋雪,鬼噬万魂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