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论兵

  峰峦叠嶂,郁郁葱葱。眼前的山一片钟灵毓秀,一条长河自远方流到此处,滋养了两岸生灵,处处可听猿啼鹤鸣。一阵风过,吹动树叶起伏,犹如波涛一般。

这里,距离无忧城不过数十里,却因为位处偏僻,而罕有人迹,但也受到了无忧城地气之便,而得以保持一片宁静。而此刻,却见数道身影先后在空中掠过,窜入茂密树丛之中。

不一刻,只听咚咚的几声传来,几个人从树丛中坠落,早已失去了气息。也就在同时,又见几道身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而后迅速向远方疾驰而去。

数刻后,青山翠柏之间,在一处瀑布之下,众人齐齐停住了脚步,放缓了步伐。不远处有一凉亭,木构黛瓦,典雅清逸,凉亭四周有竹制卷帘,飞檐上挂着铜铃,在一阵风后吹得叮叮当当,煞是好听。

亭内一人,盘膝而坐,正陶醉于琴曲之中,琴畔是香炉袅袅,身后的书架上挂着一张空白的图。灰白长发,俊俏的面容下,神态无比平和,十指轻拨,悠扬乐曲自指尖流出。眼前人,正是当日与鬣命者一同出现的魔,却是又与当日截然不同。满目平和,温润如玉,竟无一丝杀伐之气。

但在发现周围有人踏近之时,曲调却陡然变化,戛然而止。“你们来了?”他冷冷的问。

“见你如此陶醉,我们可不好意思打断。”说话的人,一头黑发披肩,身着黑袍软甲,双目如血,苍白的皮肤透出些许诡异,身材虽不高大,却难掩其贵气。

“皮尔,你真的来了。”那人轻轻一笑,手一挥,卷帘浮起。“请进吧。”

“不但是皮尔,还有我们。”紧随皮尔走入凉亭的,还有三人。首先走进的人,俊眼秀眉,紫发垂膝,体态妖娆,衣着性感。虽是笑吟吟的看着众人,眼中却是如冰般的冷冽。

“不落不愧是我魔族双壁,不但精于武学,连音律也是这般精通。看来你和紫璃的关系,确实非比寻常。”她冷笑着说。

“怎么,你又吃醋了?幽骊?”紧随着走入的人身高八尺,身披皂色衣衫,双眼凹陷,面色惨白,满头灰发,嘴角的笑容似乎早已定格,雪白的牙齿使人不寒而栗。

“敖泽!”

幽骊脸色一变,刚要发怒却见一名红发男子已经开口,“不落你文武双全,可是我族最优秀的年轻人了。可为什么至今仍旧孑然一身,为此,族中长老可是时常念叨呢。”

“月残痕。长老会那里说过什么?”幽骊好奇的问。

“说过什么?当然是没说过什么。”月残痕笑着坐到了不落身旁。“决战在前,仍能如此平静以对。就此一点,看来我还需要学很久。”

不落却是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身旁这个年岁不大的同族。雪白的皮肤,一头猩红长发披肩,紫色长袍上缀银白挂饰,面容姣好,指尖上带着一枚金色指套,显得异常邪魅。然而他的笑容,又是如此清新。

“你们就别恭维他了。”皮尔拿起了不落面前的一张地图,仔细端详起来“看来这段时间你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

“这是无忧城的布防图?你是怎么弄来的?”月残痕惊异的说。

“不过是废纸而已,无忧城的布防一日一变,所谓布防图不过是形式。龙所做的布防,却是可谓严密。”不落倒了一杯茶,微笑着说。

“但你也已经找到了渗透的方法对吗?否则怎么如此气定神闲。”幽骊拿过了不落本要喝的茶,一饮而尽,轻描淡写的说,“这些你是和谁学的?是那个人?”

似乎是无心之问,皮尔听了,脸色却见怪异,“她在哪儿?”

见不落不语,他显然似乎明白了什么,继续追问:“只有他一个人?”

这次不落不再沉默,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有些嘲弄的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是他在陪着她?”皮尔追问。

“其实你也可以去,既然是这么的担心。”敖泽冷笑道。

“我……算了,我相信他。”皮尔坐在了不落身旁,虽是如此说,却仍旧略有烦躁。“不过话说回来,你准备好了吗?”

“我从来不打无准备之战。我所要求的,不是胜,而是全胜。”不落平静的说。

“因此你才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计划了这么长时间。”月残痕问。

“当然,也是等你们除去一切安插在这附近的暗哨。如今万事俱备了。记住,我们此行的目的。”不落说。

“我们也拭目以待,看着你找出的布防漏洞。”皮尔说。

“那么就请大家看好了。”说着,不落妙手翻动,身后那张空白的图上,逐渐显示出了异样的色彩。

同时,众人变色。

而就在城外谋划着这一切时,城中五国演武也即将迎来第二战。而此战,亦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之战。

在擂台旁最高处,分别坐着本次的东道主黄帝,以及远道而来的青帝。身着宝蓝长袍,头戴青玉冠,虽是不甚魁梧,却是仪态威严。可令人奇怪的是,五帝年岁早已不知几许,青帝容颜却仍旧比之黄帝要青春许多,因此也较之黄帝的持重多了几许轻松,不住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戒指,嬉笑着与身旁众人聊着天。

“中国奈特,北国靳那罗。这场战,可是决赛提前上演,”青帝说。

黄帝亦是如往日般的矍铄,哈哈笑道:“怎么,你对他们两个也有兴趣?”

“哎呀,黄帝,你这话说的真是不讲究。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他们两个可是五国中最值得期待的少年高手,让谁看了不心痒呢。”青帝斜眼看了黄帝一眼。

黄帝却是啐了他一口,“你这小子,东国那么多宝贝这次一个都不带来。好不容易来个断天横,也只是随行侍卫。这么藏着掖着,你也真是好意思说。”

“哈哈,谁叫我家里那些小子不成气候呢。你看现在,八人决战,仅中国就占了三席,将尽半数。这样一来,叫我怎么敢带那些家伙出来现眼。”

“真是啰嗦。”黄帝没好气的说,“照你这一说,其余三帝面上岂不是更加难堪了?”

“是啊。所以你看看,他们可是一个都没来。只有我这厚脸皮,硬蹭过来了。”青帝说笑着,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更好奇奈特的能力。”

“终于说出实话了,这才是你最终的目的吧?”黄帝笑道。

不料青帝却是陷入了沉思,终于在片刻后,平静的说,“其们三个的想法和我一样。他拥有无穷的潜力,好好栽培,前途不可限量。”

正说时,眼前阵中已是狂风阵阵,战局将开。黄帝看着阵中的奈特,赞许的点了点头“奈特这小子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俊才。不过……”

“不过什么?”青帝问。

“他还没有一个真正容他正视的对手。”黄帝说。

“那是以前了。”青帝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认为现在呢?”黄帝看了一眼自信满满的青帝。却见他指了指擂台中央。“你看擂台中,不就知道了。”

风起,云动。不知何时,天空变得阴霾,不安的气氛在半空逐渐累积。突然,一道惊雷坠地,强烈的光芒落后是一条冷漠的身影,矗立卷云台中,冷冷的看着奈特。

四目相对,落叶飘零,秋风萧瑟,不知怎的,一股寒气从地低升起,紧张的气氛压迫在每个人的心头。“你我,终究是难免一战。”奈特说。

“既是难免,那就不免了。”靳那罗右掌微扬,“此次交锋不若城外的试探。指教了!”

第三十七章 论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