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敖泽

  烈阳似火,响晴的天空万里无云,一向无人的无忧城草海,在阵阵狂风下,竟如波涛汹涌。此刻一道人影穿梭其中,疾步如电,快若流星,正是急欲寻回众人的梦天。

不料行至半途,却见怪像骤起,四方阴风阵阵,邪力流窜,气氛顿时变化。只闻鬼啼诵呗,慑人心魂。

“小小妖阵,便想困我。可笑!”梦天一身低吟,右掌一举,看似轻描淡写随即一掌击落。雄力顿摧八方平原,尽扫邪氛。一击功成,梦天快步欲进,却是不料四周同时窜入五条人影,分挟五行之力,再度逼住梦天前进脚步。

“可恶,让开!”梦天再催雄力,却是不料地气丕变,魔气圣气同时蒸腾,隐隐间竟是自己的气息流窜其中。一个愣神,数道掌气袭来,反手一接心中更添讶异。

“这是,玄殛诛心阵。原来之前的妖戾阵只是诱我出手,以我的内力补充最后的一环。”梦天不禁冷冷一笑,“布阵的人,真是机关算尽。”

“周而复始的阵法,力量无穷无尽。梦天,我知道此阵法无法杀你,但我今日我的目的,是困不是杀。”说话间现场只见一人翩然而至,耀目生光。

而在远方,为寻失落的魔剑,一名黑发少年在荒野上快速疾奔,红白相间的长衫在草海上划下一抹亮色,正是本次入围八强决胜的西国少年高手洛克。快如奔马,不多时却见黑云压顶,遮蔽烈日之芒,如陷深夜。风簌簌,乃山雨欲来之势,更是暴风将来的前兆。

“嗯,气氛不寻常。”洛克脚步一停,刚要查探却见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浪卷进,双掌反向一推,已感到此道掌力绵延无穷。“是高手!”

说话瞬间对手已至眼前,皂色的衣衫,灰白的长发,戏谑的笑容,如鬼的眼神带来了来自死国的寒意,是敖泽冷冷的看着自己。

“来追我的,是你吗?”

轻轻开口,似嘲弄,更似失望,可话中强烈压抑的颤抖却又令人不解。“我以为将是奈特追来,哪知道竟然是你。可惜,可惜。”

“多话。”洛克面色一凝,绵掌翻腾,一股雄力滂湃而至,一掌交锋已是彰显无边实力。但不料对手却是身形变幻,如鬼魅已至自己身后。

“有如此实力,不错,不错!就是你了!呵呵……”说着发出了诡异的笑声。“我将赐你在死亡的黑暗下获得永生。”

一言说罢,死亡镰刀于掌中出现。“死来!”镰刀如月,夺命顷刻之间,一刀快过一刀,残虐的杀气,反射的刀光映照持刀者嘲弄的笑容。

眼前张扬的魔气,洛克心知对手实力高强,初上手便是诛魔之招,掌威赫赫。敖泽身形迷离,镰刀式式凶残,不留生机。虽是短暂交锋,却已是一去酆都几轮回。

“如此实力便要诛魔吗?还不够,还不够。哈哈……”

“啰嗦!”无视挑衅言语,洛克越战越急,攻势也逐渐被逼至顶峰。“妖魔邪障!天理难容!”洛克一声厉喝,双掌翻动,杀招尽现,“天无私意!”

一招划出,只见电流窜动,雄浑无匹。无奈招式虽强,敖泽却是低头冷笑。冷冽镰刀一挥,四周已成死亡世界。“十方冷杀。”

绝杀之招首现,顿时吞噬四方,一招交锋高下立判。“你负伤了!”敖泽轻笑。

“这又如何!”说话间,洛克气凝双掌起手运势,长剑隐隐降现。血染兵锋,杀气外露,卷动四方尘沙飞扬,狼奔豸突,周遭一时竟陷入了无边血色之中。反观敖泽,亦是不紧不慢,手中镰刀挥舞亦邪力高涨,四周骤起狂风。

快如闪电的一招,只闻刀剑铿然。如雷一击,两人同受内伤,洛克更是被震上半空。不顾内伤沉重,洛克顺势借力长剑一展,直取对方不备,杀奔而来。“受诛吧!”

电光石火之间,剑锋逼命之刻,敖泽欲挡却是慢了半分,虽已避过致命之招却不料洛克左手再度动作。

“困魔印!”

困魔印启动,敖泽一时大意竟致全身魔气逆流,一时动弹不得。但不屈的魔嚣却是让本不该移动的脚步再度抬起。洛克见状豁出全力,秘式再开“天地阴阳,疾电风雷,十方困魔!”

法咒再摧,困魔印无穷无尽全然压制敖泽魔气。把握时机,洛克右掌长剑挥动,一斩罪业。却是不料敖泽轻轻一笑,微微抬手,以食指便挡住了灭魔之刃。“玩够了吗?”

冷笑中的嘲弄,一如此刻不屑的眼神,气一震困魔印瞬间碎裂。虽是不知为何会轻易溃败,洛克却是不及思考,不屈反伸,再出一剑。

然而此刻,敖泽却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长镰一翻一道刀气窜出,割裂对手剑气,也割裂了头颅。

战况终止,敖泽缓缓走向面露惊惧的洛克,眼神满是冷酷与轻佻。“感觉如何?照你的实力,对上我是必败无疑。可我很难在你豁尽全力之前杀了你,因此才不断示弱。但我又很想杀你,非常非常想杀你。咯咯……”

又疯又狂的笑声,看着不肯闭目的洛克,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头颅,轻轻一扯,头颅离身。“这就叫做,死不瞑目吗?哈……”

说话瞬间,天际风云涌动,一回身已是无形剑气纷纷而入。敖泽心一冷,身形同时变化。长镰一挥,力破剑气。同时再一挥,扫向剑出之处。刹那,林叶纷飞,哀鸿遍地。唯有一人稳稳而立,正是星河。

一眼望去,已见倒地的洛克,更见手握头颅的敖泽。星河心中大怒,阔步而来,“魔!死来吧!”

“星河?”敖泽见他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但又立即恢复了正常,“恨意高涨,不错,不错……不过即便你恨,又能如何?”

“你,该死!”手握惊空,势雄力猛,却是连招落空。敖泽身如鬼魅,不予正面交锋。“打不到,打不到。这场战实在无味,差距实在太大。”

口出挑衅言语,刺激星河理智,越战越疾,越战越狂。“再来啊,再来啊。让我看看你的愤怒,你的同袍之情。”

杀性成狂,眼见同袍惨死,星河怒不可遏,睚眦迸裂,不由得杀招上手。“阴风震!”

杀风四起,威风八面,必杀之招绝杀之念。敖泽却是全无一丝凝重,冷冷笑道:“看来这就是你最强的一招了。你也差不多了!真是无聊!”

一言说罢,敖泽镰刀一横,原本晴空万里,却在瞬间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魔气张狂,无限攀升。正是十方冷杀!

实力悬殊,杀气肆意。眼见星河命在顷刻的瞬间,天外一道雄浑剑气打乱了战团,降世立威。“嗯?知道了,能伤不能杀,真是麻烦。”敖泽自言自语道,随即回身收招,跳出了战团。星河欲追,却听到远方,传来了更凄厉的叫喊声。

第四十章 敖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