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刑

  劲力破空,悍勇无匹。当鲜血映红面容之后,眼前是不敢置信的一幕。血云掩月,腋生双翅,腾空而起。靳那罗平静的面容顿时变化,是坠落地狱之疯狂。

“翅膀?我是不是眼花了。”星河诧异的问。

“杀气!好强的杀气!”奈特深吸了口气。

而此刻玛莎的面容更见惊恐。张开嘴,近乎癫狂的自言自语:“不要,靳那罗,不要这样……”

面对沉重压力,绿野却不退让,纵身一跃,冲拳直扑靳那罗。靳那罗身形一转,双翅形成一道天然防御。同时反击开始。

犹如羽毛的暗器,夹带破风之势射去,犹如天罗地网。毫无死角的攻击,尽锁绿野生路。却见绿野速度突然加快,穿越层层攻击,竟在瞬间透过攻势,来到了靳那罗面前。

“断千形!”

雄浑霸道一拳击出,如蛟龙出海,穿透翅膀防护间隙,劲力直透靳那罗本体。一时,形成僵持之态。

瞬间的迟疑,奈特却看透了其中关窍,厉声高喝:“绿野,快闪!”

“我似乎又听见了,他的悲鸣。”星河看着僵持的两人,耳边似乎又再次听到了靳那罗兵器的哭声。浓浓的压力,犹如化不开的阴霾。

这时,翅膀之后的靳那罗传出了呜呜的低吟。如泣如诉,听的人不寒而栗。“这……是在哭吗?”星河道。

然而露出的面容,却是一生难忘的恐惧。乖戾的面容,狰狞恐怖,眼中满是怨恨。

“这种神情……靳那罗,你始终避不过……”玛莎叹息道。

“好强的杀气,冰冷的令人感觉似乎坠入冰窖一般。他,果然还是人吗?”梦天自言自语道。

“这种杀气,这种感觉。果然是……刑。”不二说。

“刑?这是什么。”梦天问。

“这是……”梦天刚刚要说,却又看了一眼身旁的龙,微微一笑,“还是由你来说吧,我想这一切你应当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

“多话。”龙显然不耐烦。

“说说看吧,我倒是很感兴趣。如此凶煞的兵器,到底是何来历。是否也和噬魂伽罗一样出自魔族,但为什么充盈的戾气之下,却感觉不到一丝魔气。”

“空无大陆创界之初,世间妖魔横行。百姓苦不堪言,有医者心怀慈悲四方奔走,救人无数。但世风沦丧,善果不存。每是救一人,而百人亡。后来,医者在机巧之中得一块异铁,冥冥中,声声入耳,异铁成兵,将成救世神器。医者遂商情挚友,当时的天下第一铸手,紫日部族之主为其锻造神兵。

然而神兵未现之日,大地又现灾劫。医者再度启程游历,并与紫日部族约定,神兵出鞘之日,将是天下靖平之时。

两人分别之后,紫日部族长穷极一生心力,直至身亡竟都无法将铁炼化,原因在于此铁极其阴寒,火焰触之既灭。为完成承诺,之后百年紫日部四处找寻办法,终于穷全族之力,在南疆烈焱山开启不灭火坑,以万年不灭之火淬炼异铁,地火之精终于化消异铁之形。

虽然融化,但铁汁却难成形,更无法铸造。为取铸造之水,又是百年,紫日部赴北国大雪原,开凿冰川引水至烈焱山,巧妙改变地理,利用风势加快铸造,又四布引雷针,以天雷击打异铁,使其加速成形。可想而知,为锻造这一神兵,当时有多么的艰辛。

“以山为炉,以雷为锤,地势聚风,天水为引。难以想象,这口神器耗费了多少人的心血。”梦天说。“后来呢,那个医者没有回去找寻他的兵器吗?”

“不知道。”龙摇了摇头,“我所知的故事,到此便为止。这些还是在残存孤本上看到的,真假也未可知。”

“那这个故事,和靳那罗的兵器又有什么关系。”梦天问。

“你认为呢?”不二反问。

“难道!他竟拥有这般神器!”梦天一时惊愕。“可是,为什么这口兵器,会有如此炽烈的肃杀之气,若真依你们所言,他是为了救世而出。为什么,会是今天这样?”

“这口兵器的故事,我们所了解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到底这一部分有多少,我们谁都不知道。或许,他还有着更令人吃惊的秘密。”不二说。

“紫日部被灭后,曾有无数人前往寻找传说中的神器,但始终无果。渐渐的,那口穷三百年铸造的兵器,连同那个医者,那个部族,都湮灭在了历史尘埃中。”龙说。

“可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它。虽然我没有见过真正的刑。但这种感觉,和书中所描绘的一模一样。阴寒冷冽,无形无质。虽然没有固定的形态,却可化为任何的形态。我不清楚靳那罗是怎么得到它的,却如此神器能认靳那罗为主。真是,令人惊叹。”龙自言自语的说。

“是么?如果是这样。绿野,你还有胜的可能吗?”梦天看着阵中的人。

第二十七章 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