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压轴之战

  五国演武预赛最后一阵。北国的最强杀手,恰逢南国的原始野兽。强对强,战事一触即发。

红发黑袍的高手,一身冷然,默默凝视四周。身后长匣,镂刻金色符咒,顶端为一粒鲜红宝石,整个长匣皆为雕纹覆盖,肃穆古朴。

双手交叉,靳那罗矗立阵中。双目微阖,静待对手的来临,沉静的面容,波澜不惊。淡定的表情,即便是不二,看着心中也不禁一愣。

“好强的定力,这种年纪便有如此修为。他日,不可限量。”梦天自言自语。

“这般实力,即便不及十一侯,也不遑多让。强横至此,玄帝他为什么还要让他来。这一战,结局已经明了了。”不二说。

“我在他身上感受不到杀气。”梦天说。

“杀气?”不二一愣,这也才发觉眼前的北国第一杀将,竟是毫无杀气的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多做他想,又是一阵轻快的步伐,由远而近。“好轻功。”

瞬间,人影已至靳那罗面前。身着绿色短衫,坚毅的面容难掩兴奋,双目如电,透出了来人的刚猛悍勇,正是南国拳宗的原始野兽,绿野。

“同样强大的魄力,南国这次也是强将尽出。”不二说。

“这一战的结果,又是如何呢?”星河目不转睛的看着阵中的两人。一人平静如水,一人气势惊人。截然不同的两种气度,使得战况更添变数。

“你在看什么?”奈特问。

“圣气充盈的兵器中,我却听到了刀砍斧凿的肃杀之声。是兵器的宿命,还是兵器的哀鸣。”星河自言自语。“平静的面貌下,嗜血滥杀,靳那罗你到底是怎样的人。”

疾驰的电光火石,战端将启,气氛已被逼上顶峰。猝然,绿野出招,拳风凛凛。如暴风席卷,凉意扑面,摧枯拉朽。

强横之力,却是差之毫厘,从靳那罗身旁错过。“落空了?”星河一愣。

一拳落空,一拳又至,劲力穿胸,直扑靳那罗中路。却不料,必中之招又再度落空。“怎么回事,绿野怎么会招招落空。”星河不解道:“他的速度力量,准确度,明明非常高。”

“不是招式落空,而是对手巧妙的闪避开了。”不二同时自言自语,“精妙的闪避。小子,你实在令人诧异。”

招招无果,绿野心头焦虑已起,双拳更添几分狠厉,毫不容情。“他动怒了。”

加速的拳风,雄浑的力道,绿野一展南国拳法精妙,逼迫靳那罗连连后退,不一刻,已处擂台边缘。

“战况明朗了。”星河说。

“摧山岳。”双拳交汇,力量汇集,气一震,四周众人只觉得空气流动,一时燥热。单臂擎空,顿时强大内力凝成巨型手臂,挥舞落下。

“不对!”奈特赫然惊觉,竟然由始至终靳那罗双目始终未曾睁开。而在绿野强招来临之际,靳那罗双目一睁。登时,长匣开启,一股狂躁不安的气氛,极速蔓延,透彻心扉的恐惧,如坠地狱。

巨拳落,惊起烟雾迷蒙。再凝神,是一块巨大的盾牌,护住了破命一击。

一击未及奏效,绿野不屈反进。脚步一滑,手肘直击靳那罗背心。

结果却是仍旧只触碰到了那冰冷的盾牌。“怎么这里也有盾牌。”绿野吃惊不已,再看靳那罗面前,盾牌竟而消失不见。

“竟似有生命的活物,这个盾牌好厉害。”奈特看着说。

“或许,他就是有生命的。”星河说。“我似乎能感到他的悲鸣。”

“你是说这盾牌?”奈特问。

星河却不做回答,只冷冷的看着战况,“只守不攻,靳那罗到底是何打算?绿野,你又是想怎样突破这层防御呢?”

“我现在更加好奇的是靳那罗为什么不反击,绝对的防御之后,应当是无情的反击才对。这,才不辱最强兵器之名。”不二好奇的说。

“或许,最强兵器之名,冷冽酷杀之心,本就不是他的真正模样。”龙看着靳那罗的双眼,似有所感。

“绿野,快认输。绿野,快些认输。”一旁观战的玛莎焦急的说。“求求你,我求……”

一攻,一守。攻者,强横之力,如倾天覆雨,如万道流星,尽展拳宗精妙,步步紧逼。守者,游刃有余,虽是实力卓著,却无反攻之态。但变化,也在悄然之中逐渐展开。

逐渐加快的速度,逐渐变强的力量。蓦然,靳那罗竟现支拙。把握时机,劲力穿胸,“断千形!”

刹那的鲜红流光,刹那的电光交并。流下的一丝鲜血,是谁的痛心。“绿野……你的生命,已到了尽头。”眼见战况,玛莎不禁泪眼婆娑。

“啊!”

一声长啸,盾牌碎裂,天际一时昏暗,血云密布。再凝神,靳那罗巨翼腾空,杀机凛然,正是最终兵器现身。

第二十六章 压轴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