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三人众

  离去的背影,忽如疾风。转眼之间神秘的魔已与鬣命者进入了异度空间,而那满天的魔也在瞬间四散而分。

这次有头无尾的进攻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结束了。他们为什么来,为什么走,竟是没人知道。

可毕竟这一切结束了。所幸是天心与雪如没有受伤,星河虽是伤的不轻却也没什么大碍,过不多久便恢复了健康。在那段时间里,青帝也到了中国。

因为之前的遇袭,青帝来后黄帝更加强了戒备。由不二与梦天全权负责来使的安全。再加上东国侍卫,一时防卫力量陡增。

受伤的几天无法出门,星河好动,最受不得拘束。再加上前几日被鬣命者重创心中郁结,因此身体刚一好,就拉着奈特、英子来到了城外的风鸣山。

“重伤初愈,你确定要在这里重新修炼?”奈特问。

“与鬣命者一战之后可知,大战之后,魔族虽然溃败,却仍保有相当的实力。我们需要变强,而凤鸣山与我属性相合,适于增进功力。”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帮你吧。”奈特,英子微微一笑,刀剑同现。

剑走轻盈,刀行雷厉,为提升实力,星河三人在风鸣山苦苦修炼。此刻,星河已是筋疲力尽,汗流浃背。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阴风震只能用两次?这么厉害的招式,要是能连续使用,我或许就能干掉鬣命者。”他喘着粗气说。

见他还在为之前的事情忧心,英子连忙安慰,“梦天说过,阴风震力量过于强大,使出之后会对自己也造成不小的伤害,过度使用反而无益。所以才会有两次的限制。”

“我就不相信只能使用两次。”星河问奈特。

“实力越强,使用次数自然越多。在演示时,梦天不是示范过许多次吗?”奈特冷冷的说。

星河道:“不知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他那样的身手。”

奈特道:“只要肯花功夫,一定可以。”

渺万里层云,观气象浮动,看着远方的山峦,奈特叹了口气。“我们一定要变得更强,如果连鬣命者之流都打不过,怎么能够对付更厉害的魔呢?”

“英子,你的凝天寒舞练的怎么样了?”星河问。

英子道:“差不多领会了七八成。你呢?”

星河道:“勉强一半而已,这阴风震实在太难学了。”

英子道:“越是厉害越是难学。听说这是第三代黄帝所创,自然不是泛泛。”

星河道:“奈特的雨离风散花落去,也是我族绝学,奈特,你领会了多少。”

奈特微微一笑,却什么都没说,但他们却都明白。奈特早已对这功夫烂熟于心。他是这一辈中公认的天才,冷静练达,心思缜密,颇得龙与不二两人赏识。

看着奈特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人。星河总觉得嫉妒,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到底前几天看到的,是不是他的真实能力呢?

星河太过疲惫,现在下山显然仓促。“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会儿,我去找点吃的?”英子说。

“我和你一起去吧。这里林深树茂,盘根错节,你一个女儿家我不放心。”奈特说。

“可是星河……”

“放心,我不会乱动。而且你看我现在这德行,也不可能到处乱跑吧。”星河笑着说。

“那我们会快去快回,你千万别……”英子说。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好啰嗦,快去快回吧。”星河不耐烦的说。

他们离开了,这让原本有些喧闹的身旁顿时安静了下来。百无聊赖的星河拿起地上的石子向远处漫无目的的扔了出去。可就在他扔出后发现那个地方有人影闪动。

“小……”心未出口,却见石子被弹了回来。星河不知道情况到底怎样,勉强起身走了过去。

眼前是一男一女。男子身着黑衣,棕发鹰目,方脸阔鼻,背上背着一个布制长匣。女子身着白色衣衫,皮肤白皙,一头黄色长发,面容几多娇媚,腰间挂着一支长笛。他们身材高佻,要比起一般的中国人要高出半个头还多。

“是外国人吗?怎么会来这附近。”

星河还在纳闷,却见那黑衣男子拿出了那颗石子问道。

“这是你扔的?”

“抱歉。”

话刚说完,却感到头上挨了一下,凝神一看是一颗石子落地。抬头一看,那人正冷笑的看着自己。

“你!”原本星河还有些愧疚,可瞬间被这无理的男人搅得怒火中烧。

“中国驱魔族,原来也不过如此嘛。连颗石子都躲不过,看来年轻一代的中国真是令人担忧啊。”他冷笑道。

“你给我住嘴!”见那人语气甚是轻蔑,星河不顾体力未复举掌出招。可无奈力量不足,竟被轻松化解。

“哟,这算是攻击吗。我还以为你要给我挠痒呢。”他轻蔑的笑着说。“让你看看什么叫掌法。”

话音一落,单掌运化,霎时间一股浑然内力呼之欲出,威力不凡。星河内力未复不敢硬碰,脚步一滑,先纳后蕴,意欲后发制人。

“扎基,适可而止吧。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眼见争端一触即发,他身旁的女人说。

“好吧,就先放过他。”黑衣男子冷冷一笑,“小子,今天我就放过你。记住本大爷,我们会再见的。这次中国之行,真是令人失望啊。”

“你!有本事留下名字!”眼见别人侮辱却无法还手,星河怒不可挡。

“你配吗!”反手一扬,掌气趁星河不妨霎时逼至面前。

“小心!”黄发女子未料他突然出招,脸色不由一变。就在这时,又见一道劲力窜入,轰隆一声化解了层层攻势。

“暗箭伤人,你更令人失望。”熟悉声音传来,回头一看,奈特正站在树上冷冷的看着众人。而英子也瞬间出现在了星河身旁,扶住了他的身体,满怀关切“真没想到,才走开一会儿就有人来捣乱。星河你没事吧。”

“还好。”星河点了点头。

“刚才是你化解了我的掌劲,你功夫不错嘛。”黑衣男子看着奈特。

“你,名字。”奈特冷冷的问。

“北国扎基。”

“你刚才说中国无人?”

“事实如此。”扎基冷笑着说。

“那现在呢。”一个愣神,却发现远方树梢人已不见,声音竟是从身后传来。回头一看,他竟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你,你什么时候……”

人影再度消失,扎基忽感后心发麻,缓缓回头,竟见奈特用手指着自己的头。“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反手便可取你性命的,无用之人。”说着,他冷笑起来。

“你……欺人太甚!”扎基脸色一变,身后布制长匣旋即落地。瞬间一股冷然气氛在密林之中逐渐蒸腾,缓缓酝酿。奈特心知敌手即将全力以赴,也不由收敛轻蔑的表情。

正在这时,一个比奈特更加阴冷的声音传到了他们的耳旁。

星河从未听过这声音,不但听不出这人的喜怒哀乐,甚至听不出这到底是不是个人,因为人,怎么会有如此冷酷的话语。

“扎基,住手。”他的声音不高,却有惊人的魔力。顿时,那原本狂妄,暴怒的扎基就像变了个人。

寻声看去,只见一个人倒挂在树枝上,一双比鬼魅更阴森的眼睛正扫视一切。

而当看到他,扎基的脸色突然有如死灰,长大了嘴,恐惧的迸出了那三个字。“靳……那……罗。”

第十章 三人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