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14

  第二天早上,第五拄着老王的木棍站起来了,柳豆睁开眼时,他站在当地看她。她闭了闭眼,揉揉眼再看,第五他确实站起来了。柳豆不相信地坐起身,看他的腿,看他的腰,看他睁得黑黑的眼睛。

他还能站起来?他怎么能站起来?昨晚她以为他要死了,坏人就是这样命大!

“我梦见我爸爸了,他正在救我……救,救我们,”

第五像傻子一样说话了,每一个字都带出一团白雾,说话声音和着肚里的咕噜声。

他急切地说:“他们的车已停在不远处的公路上,直升飞机盘旋在这个窗口,他们用电钻把这冰玻璃钻开……”

“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你睡你的,你干嘛起来?”白他一眼,柳豆开始隔着袜子挠脚。拼命挠,脚冻了,天天早晨疯痒。

第五不说话了,眼睛泛红地看着她‘嚓嚓’挠脚的肿手,那手虽小,肿得比熊掌都厚。

他心缩了!揪心!

他怎么会烧坏脑子呢?他清醒得很,昨夜那源源清水流进他口中时,父亲的话清晰出现:“年轻,负了债却不自知!”

这一天的稀粥比往日还要稀,老王往嘴里两三口灌完半碗粥,便抓起斧头到屋外砍树去了。他们不得不放倒一棵树来取暖了,否则不待饿死就要冻死了。

老王虽嘴上不说,但柳豆看得出来,他开始绝望了,等不来救护队,连老王都绝望了,她和第五该怎么办。

柳豆端着碗屏气走上楼梯。第五习惯性地开始在心里数数:1、2、3……

“啪!”“啊!”楼梯传来摔破碗和柳豆的一声低叫。

不好,摔倒了!第五心里大叫。

他赶紧抓过手边的木棍,着急忙慌地往门口去,他的左腿没有办法下楼梯,只能干着急没办法地停在门口,柳豆爬在覆着黑冰的楼梯上,破天荒地放声大哭。

“你,你没事吧!”第五心酸地道。

小小的豆爬在破碗片上死了娘似的哭。

第五下不去,不知怎样劝她,嗫嚅出口:“洒就洒了吧,别摔坏身上!”

柳豆‘呼’地抬起沾满泪的三花脸,疯了似的捡起一片片破碗片,使出劲向他掷来,哭腔嘶声地喊:“滚,滚回去你!”

好像他是叫她摔破碗的罪魁祸首,她竭力将破碗片向他掷去,恨不能一碗片砸死他。

第五手足无措地退回门内,破碗片在门柱上‘嘣嘣’作响。

柳豆嘤嘤地哭声像孩子一样喘促,伤心得不得了。渐渐的,哭声微弱了,却好一阵听不到她起身的动静。

第五不放心地探头出去。

装在军大衣里如一截柴禾一样细小的柳豆,鼻子一簇一簇地抽噎着,红肿的小手捏着碎瓷片,轻轻地刮起黑冰上那寥寥无几的米粒,小心又小心地,送进她张得大大的嘴里。

一眼,就一眼,第五触电一般把头收回,木棍“当”的掉地,他身体靠在墙上,死死闭上眼睛。

有生以来第一次心碎欲裂、心碎欲裂!

`

柳豆终于刮净米粒,从楼梯爬起,喉间还不时打着气嗝子,上楼来了。她肿胀的脸蛋自上而下两道泪痕,而且脏,更像个孩子。今天已经没有馒头能给第五了,唯一的稀粥也摔了。她把背包翻得底朝天,只剩三颗糖,给他。

第五看着桌腿说:“不想吃了,甜得牙疼!”

他甚至来一顿大餐也咽不下。肚子咕噜叫唤,他却觉得胸堵,吃不下东西,心里伤透了,钻心钻肺的伤心!好像柳豆伤害了他,她给他糖伤害了他,她给他俩馒头而不是一个馒头伤害了他。

“做人做成了动物!”这是爸爸的话。爸爸和柳豆一起伤害了他!

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做回一个人?求求老天,让我活下去吧!

他比任何时候都想活!想活着,想还债,想活得像个人……

没得饭吃,柳豆没好气地叫他把那糖吃掉,他难以下咽地吃了两颗,剩一颗给她。

奶香分外尖,钻着人的鼻子,柳豆咽着口水去水桶里砸冰,两三厘米厚的冰凌片子,她‘嘎嘣嘎嘣’地咬下来,进了嘴里又咔噌咔噌地嚼。她发现有些东西性质一样形态不一样时,便是两种作用,冰化作液体为水时,是解渴的,但它是固体冰时,能解饿,她把它想做李菲常吃的那种雪饼,旺旺雪饼,咔噌咔噌……

一下午她蹲在水桶前砸冰。第五劝她不动,眼睁睁地看她‘咯嘣咯嘣’地咬下去,心都碎了。

她受伤的左手中午在楼梯上摔跤后,伤口裂开,血流不止。但她似乎对这种事情漠然得很,在帐篷中的那个晚上伤成那样没要了命,现在指头流这么点血,懒得理。

老王劝她把包扎的纱布干脆扯掉,万一感染,会引起高烧,高烧又会加剧感染,恶性循环,后果严重。

她不以为然。更听不得老王的关心,老王说她好看的话她记得很牢。

她只是把纱布往紧绑了绑,用冰块敷在纱布上凝血。

十日 1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