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12

  下午,老王上楼来,给第五拿来一根半人高的木棍,可以拄着它不离屋活动活动。老王钢上来,柳豆就下楼去了,因为刚刚第五说老王看她长得好看,她就嫌他。

老王看了看第五的腿,粗得跟水桶似的,立刻忧心忡忡,“你看你那么好的身手,这腿要今后不利索,靠啥吃饭?行武之人。这年头可不好改行!”

“改行?改什么行?”第五莫名其妙。

“你不是武术教练吗?腿不利索咋办?”

第五更糊涂了:“我怎么是武术教练?我……”

“你不是武术教练?风雪流那晚你不是左腿冻结在冰里还空手打死一只雪狼哩?姑娘说……”

前天吃饭时,老王问柳豆工作年龄籍贯,柳豆貌似随意地说了第五的‘工作’!第五已经忍不住笑了,这个柳豆,居然还想到了唬人,诈唬这么一个对她根本没邪心的老实人。

“没事,大哥,我三辈子不工作也吃不垮我老爸的钱!”他看了看老王憨厚实诚的黑脸,心里的感激上来了,由衷地说:“只要能出去,我……”

老王知道他要说什么,连忙挥手:“哎!别说见外话,别说是你们,就是坏人来了也没道理不搭他一把,命比天大啊!”

第五感慨地点了点头:“不知救护队哪天能来?”他下意识地转头向窗户望,玻璃窗被霜花冰层捂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外面,不过昨天听柳豆说,老王已把红布条拴遍了屋檐大树,一旦救护人来了,老远就能看到信号。

“柴禾没有了,救山队再不来的话,唉!”老王叹口气,“咱每人每天只一个馒头一碗粥,还是吃空粮了……”

第五愣了一下,“我每天吃的两馒头啊!”

“哟!”老王张眼看他,嘴里咂吧着,“姑娘可真,哎呀好孩子呀!那就是她把她的馒头给你吃了!”

老王咬着根烟丝,“我就说哩,她每天都把馍拿到楼上吃……!唉,她也有伤,三天了,光喝稀粥也不行啊……”

老王看着覆满冰花的玻璃窗叹气:“唉,存粮只有三个馒头一把米了,只够明天一天了!撑吧,咱往下撑吧,天不灭咱,咱就死不了,天要灭咱,那也没办法……”

第五呆呆的,听不到老王的话了,一丝儿声响都没听到,耳中只有一句话的余音:她把她的馒头让给你吃了……

……

也就是这天下午的时候,第五精神一阵不如一阵,饥饿诱发胃火,胃火惹出高烧,疼痛蠕蠕袭上全身。

接连几日的低烧演变成高烧,并且来势汹汹,烧得他疲软无力!到傍晚时,他耷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了,寒冷和疼痛叫他发出濒临死亡的呻吟和哀鸣。

浑身骨骼中像窜着无数细小的虫子,啮咬他、啃嚼他。他烫得像一块火炭,却冷得簌簌颤抖,这种状态吓得柳豆脚软腿软。她已经看到今夜的某一时刻,第五的呻吟声忽然停止,他像死狗一样直直硬硬地展在那个条桌上,她立刻与鬼为邻……

她一秒都睡不着,扎着耳朵听那边的呻吟与哀鸣,唯恐这些声音戛然而止,她今天看老王实在不顺眼了,黑黑的大嘴就像痰钵。第五一死,她可怎么办?

十日 1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