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13

  也许是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柳豆浮浮地迷糊过去了,耳边第五的呻`吟声变成戴缡、耿涛和许多男人的狞笑声。

她又举着剪刀开始筋疲力尽的对峙了,可是她仍然是那样无助地高举剪刀扎不到人,冉豫北舒服沉醉地喘息着,她终于恨极,张大口拼尽全力咬上去……

“咯噔”!她的腿在焦急的浮梦中蹬了一下,她清醒过来,蒙蒙张开眼,痴痴睁在黑暗中,一时不能从梦境中完全挣脱出来。

“水,水,……”黑暗里的声音。

她两眼瞪着黑暗,徘徊在梦境与现实的路上,听不到耳边的声音。

“水……”

戴缡,耿涛,宋,他们撕扯着她……她的脑子仍在与恶人斗争。

“水,豆豆,豆。”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才猛地一怔,梦境消失,向声音的方向讷讷转头。

“水……”第五在黑暗中焦渴喃喃。

柳豆在黑暗里看着他的方向,痴呆起身。在黑暗里摸到水桶,冰层太厚,她扳不动冰块,又摸回自己的床铺,摸到背包,摸出剪刀。

用剪刀砸下几块碎冰,她用手摸索着挖出来,捧向第五。

“冰火相撞,必损无疑!”老王的话响在耳边。

一根柴禾都没了,连楼下都没了,她捧着冰,立在喃喃呻唤的第五跟前犯难,怎样将冰送进他嘴里?

“水,水,豆……”

她缓缓蹲下,摸到最小的一块冰。手背寻到第五滚烫的嘴唇时,她的手“噌”地弹开。

第五的唇干裂灼烫如火碳,“冰火相撞,必损无疑!”手中浸骨的冰块,两三厘米的厚度,他……

救护队遥遥无期,他也许难逃一死,但手中的冰块会加速他死亡的步伐,也许明天清晨他就没了,就死了!

第五死没关系,可是。

可是她怕老王!

她发誓世上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能脏到她了!她若再被男人脏了,她就是死了变成鬼,也是个脏鬼了。

她瑟瑟地重新站起,下意识地向黑暗的四周张望,试图寻到一个可以化水的办法。事实上,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连一楼都找不出一星儿柴禾了。

她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毫无办法地咬上了嘴唇!转脸再回到手中模糊的冰上。

“水,水……”第五的声音沙哑微弱,奄奄一息。

第五的呻吟声让她犯难的咬上了嘴唇!忽然,她噌地一惊,仿佛被什么念头吓了一跳,她猝然退了一步!

是的,她是被吓了一跳,被自己想到的办法吓了一跳!

不!

她禁止自己这样想!

心房忡忡地捧着冰块立在黑暗里,挪不动脚杆,仿佛那念头吓怕了她的脚,连她自己都使唤不动自己的脚了。

第五呻吟了一声,忽然没有声音了,一点声音都没了。

柳豆心里咯噔一声,他死了!

她的心噌地跳上喉间!

她拉起脚慢慢挪向第五,离第五仅一步之遥她却挪了一分钟!终于站在第五身前,她开始微微发抖,紧咬唇竭力稳住自己,让自己镇静。

她听到第五还有微弱的声息!他不能死,他不能现在就死掉!渐渐地,她低下了头,刚刚那吓坏自己的‘办法’再闯进脑际,她咬了咬牙,又咬了咬牙!最后,她颤抖地将一块冰含到了自己的口里。

‘嘎嘣嘎嘣!’脆生生的声音!冰块在她嘴里破碎。

上颚、舌苔、牙关顿时森麻,冰凌逐渐融化,在嘴里含一时,她克制着身体的颤抖缓缓蹲下去。

用嘴去寻找第五。

温温的水,像一道道潺潺小溪,从她软软的唇瓣,蠕蠕注进那滚烫干涸的口腔。

高烧呻吟的第五怔住了,一秒窒息、两秒窒息……紧接着,他滚烫的唇颤抖了……

‘豆——’第五心中一声震破脑层的长鸣,那长鸣,生生的,穿透心脏,冲破肺腑!

黑暗中,两串清泪,从第五眼中渗出,无声的,滑向鬓角……

十日 1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