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8

  惊心动魄的风雪流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天地静下来时,双手开弓刨冰救自己左腿的第五仰头看天,风声没了,暴雪止了,老天!他心里无限悲凉的大叫!仿佛说:这个时候止了风雪流,他们也许还有活命的可能。

“你过来!”第五向通身洁白的柳豆大声喊,他一边喊一边从口袋里摸打火机。

柳豆并没有动,天蒙蒙亮了,白色雪人一样的她眼观八方,急急张望。

第五看出她已急于逃命,正在辨别方向,他有些怕了!蝼蚁尚知惜命,生死面前无英雄。他不能让柳豆走,她走了,他是死路一条,而且她一个小姑娘更是死路一条。

知道什么能制住她,生死面前人被逼出智慧来,第五说你去吧不用管我,遇到戴缡他们,跟他们一起走,他们不会走远,一定就在附近……

柳豆立刻不张望了!也不动弹了,低头拈着棉衣上的破棉絮苦苦思索,权衡一时,挪脚向雪人一样的第五移过去。

离第五六七米的一段距离,她紧小心慢小心还是摔了两大跤。

“给,”第五把打火机递给她,“你烤,我来刨!”

柳豆双手捧着打火机哆嗦烤着,第五的手杯水车薪、一指甲一指甲地抠。

烤了一阵,柳豆犹疑了一下,放下打火机,翻开自己那只永不离身的背包,掏出一把硕大的、黑色的、剪柄上还裹着羊毛毡的生铁大剪刀。

她看了眼那剪刀,把它递给第五。

她生平第一次偷人,度假村的老女人为她包扎手指时,她偷了女人的这把大剪刀。

第五被这庞大笨实的剪刀愣了一下,想起他和柳豆包扎完伤口出那女人帐篷时里边的声音:“剪刀呐?刚才还在这儿吗,哎,剪刀!”

柳豆预备用它防身的,它却在此时救了第五的急,第五冲腿边的冰刨下去。直刨到手麻胳膊木抓不牢剪刀才停下。整整一夜,他刨一时,柳豆刨一时。天大亮后,他的左腿终于出来了,但是不能吃力,他拖着左腿跟柳豆开始了漫无目的的寻找。走了大概五六个钟头,也许是午后了,眼睛里还是白茫茫一片雪山。

两人都怀疑是不是一直在绕着圈走,走来走去没走出原地呢?

两个一高一矮白雪罩身的人盲目地朝前走!柳豆又掏出那把大剪刀,每走过一处就在树上,在坚冰上划三道,后来改刻成一个‘豆’字。

刻这样的记号是为了避免重复路途,再者如果有救护队,可以沿这记号找到他们。

再后来又刻成‘第五’两个字,只有他们那样的家人才会第一时间发现孩子失踪,也只有他们那样的家人有能力第一时间想尽各种办法寻找孩子。而她,失踪三年,家人也未必知觉!

第五赞同她刻记号的做法,只要有一线生机就当抓住!她娇小的手刻起来费劲,到后来就换成第五来刻。

走来走去天地依然一片苍白。此刻就悲凉地发现:天地竟然那么那么大,苍生竟然如此如此小……

失望越来越重,但他们不能停止寻找,求生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他们咬牙拼命地寻找。两个人都虚弱到了极致,累是一方面,关键是饿。他们五顿饭水米未打牙,体力消耗又这么大!肚子里的咕咕声此起彼伏。

柳豆从背包里摸索着,掏出两颗金丝猴奶糖在手心里攥着。是堕胎那天第五买给她的奶糖,她向来抠门儿,连嘴吃也卡制着自己,那些奶糖还没有吃完,背包里还有一些。不打算给第五吃,但想到第五不活,她也没希望活出去,她还是颤颤递了一颗过去。

第五愣了一下,心里不想要,不好意思要,但自己的大手却自作主张要下了。

十日 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