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6

  第五紧张地呼叫着,柳豆丝毫听不到,仍然闭着眼,紧皱眉,痛苦不堪地摇头呻吟,像是正在与人殊死搏命。冉豫北、第五、戴缡、耿涛……所有男人,分明就在她眼前,她举着的剪刀就是扎不中他们,她尖叫着却比哑巴还无奈……

“豆,豆豆,”第五扳紧她的肩膀试图将她摇醒,手中的冰凉让他惊觉她浑身裸露在外,被子窝在墙角,他走时包裹好的塑料纸在身侧,柳豆布满血红冰渣的裸体暴露着。不忍再将冻硬的塑料纸裹上她的身体,第五向帐篷外急奔出去,在另一个帐篷中,罗美、赵依依的行李箱被他‘扑通’倒在地上。当他抱着一堆衣服返回时,柳豆已醒过来,两眼痴痴地看着顶篷。

另一个帐篷的女孩们,被刚才冲进来抢劫一样的第五惊醒,睁开眼时,第五已抱着衣服箭一样射出去了,女孩们纷纷起床披衣跑到伤者帐篷。柳豆已穿齐衣服,一脸血污中闪着两只黑黑的大眼睛,怯怯的,一眨不眨地往第五身后躲……

罗美一跨进门便急叫:“快,快让她下床,下床走走,有没有骨伤。”

柳豆浑身一激灵,蹭地攥住第五的衣服,整个人死劲往他身后藏,黑眼睛警惕地瞪着来人!

罗美一愣,“糟了!”下意识地叫出口,还是及时打住,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口,以她接触过心理学的经验看,柳豆神经受惊了,即使骨骼没有大毛病,躯体正常,她也有病了,神经方面的病。

怯怯缩缩的柳豆,一个劲往第五背后缩,像一个寻求母亲庇护的小兽仔,那哆嗦的身子,那惊惧的眼睛。

“还是,还是叫她下地走走,观察观察,好放心些。”罗美紧张到有些结巴了。

第五像哄孩子一样抱柳豆下床,“不怕,豆,走走,走几步。”

豆不肯,她手拽着他,腿勾着他,生怕被甩下。

“可能没事!”罗美说话了,“她能勾住你,腿上应该就是正常的,不愿走就别走了吧,给她吃点什么吧,热乎些的。”

这时其他男生也醒了,来看这边情况,罗美说:“看样子没事,这种冷冽的气温倒是利于血液凝固,否则她那手指……”

耿涛跟她使眼色,怕她说得严重,把第五激起来,又是一场打架。戴缡刚才醒过来,昨晚酒后失德已记起,后悔不已,他受发酒疯的害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忌不了酒。如果这次真惹下人命,他的家教、第五的家教足以把他们雪藏。

众人都劝戴缡暂时不要到这边帐篷给第五添堵。毕竟第五带出来的女孩,出了事他推不开责任。戴缡催耿涛赶快过来看柳豆,有事没事及时回来告他,只要不出人命就好,断胳膊瘸腿他给她一辈子够用的生活费,他娶她也可以,只要别死!

十日 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