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2

  光线最暗的一隅,柳豆一个人安静地坐着,第五跟赵依依喁喁调笑,早顾不得她了。

戴缡唱完歌一屁股坐在她身边,她不由得侧了侧身。

“豆,豆豆,这名字好听!”戴缡慢条斯理地抽着烟,在烟雾中略眯眼看她。简直就是第二个第五宏途,她难掩嫌厌地往一边挪了挪,不要看他的嘴脸!在她心里,这里每一个男的都是第五宏途的复制,无不是一幅色迷迷垂涎欲滴的嘴脸。

帐篷中行酒猜令,唱叫笑骂直到夜深,柳豆昏昏欲睡,听到其中有人议论明天如何如何向深山行进,她缩紧了心,莫非这些人明天还要滞留?当醉酒的第五踉跄往帐篷外走时,她赶紧起身去跟,她得问问他什么时候放她回校,自己明天万万不能随他们入山。

她脚慢了一步,戴缡却先她跨出帐篷,戴缡醉醺醺地赶上第五,完全没有发现后面尾随的身影。两个人走到远处一排白雪覆盖的灌木丛,并排站在那里‘放水’,听到唰唰声柳豆急忙扭头,贴在帐篷边上动弹不得。

并排站立的两个人醉言醉语,听着听着,柳豆猛然弹起手捂住了嘴。后来柳豆很久都忘不了那令她头皮乍麻的话。戴缡醉醺醺地说:“五啊,资源、资源共享,今晚,叫我用用柳豆。”。

“嘁!别给我胡来啊,她病着呢,你别碰她!”

“你还晓得怜香惜玉了,我偏就待见那小姑娘!”

第五不知是喝晕了还是懒得应声,他没说话。

贴在暗处的柳豆却叫他的沉默揪紧了心,当他们返身往回走时,柳豆没有听到第五再说话,她脚底发软,捂着嘴屏着气,不断地摇头、不断地倒退,木木地挪回帐篷,回到原先的角落,瑟缩坐下。

第五和戴缡回来了,她不抬头,眼睛却紧盯着他们踉跄的腿,牙关紧咬:人体大动脉,人体致命点,脑子在搜索。一旦戴缡来了,她只能这样自卫,别无选择!

而此时,第五之于她,却是最安全的人,起码他说:她病着呢,你别碰她!这句话她记住了。他还算有点人性!

她宁愿脏在一个人手中,不能再背第二个脏包袱,她听到耳边其他男女放荡的声音,这是一个集体放荡的群体,她看出了这群人的乱,暧昧混沌,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准情人,如戴缡所说,他们也许真的是在资源共享。

在这空旷人稀的深山老林,如果今晚她被戴缡脏了,明天也许就是耿涛、后天又是宋思奇、再后天就是……

她禁不住浑身发抖,将自己的身体死劲地往回缩。

夜里很晚才散场,虽然第五醉得意识全无,柳豆还是紧紧跟着他,走哪跟哪。切齿仇敌此时竟是救命稻草,她只能紧紧跟着他。只要紧跟着他,谁能在他眼皮下糟蹋她?

十日 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