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10

  第五疼得说不出话,躲在他后面的柳豆声细如蚊地代他说话:“他的左腿陷进雪里困住一夜。”。

话音一落,老王哎呀一声!“不好,明天下不去楼了!”

老王说:“铸进冰里六七个小时,又走了一天,要么不歇缓,歇下就再动弹不了。”

对着两个年轻人他不便说得太严重,但心里已认定,人困在这里不能及时医治,那腿怕是要出问题。

可第五其实早有预料,忍痛含糊着说了句话:“这腿,恐怕坏掉了!”

旁边两个人陡地一惊!

柳豆往后挪了挪。心中恨恨地想:或许是报应。

老王安慰第五:“快不要这的说,不会有事。”

说罢掉头对柳豆说:“姑娘你随我下楼再抱些柴禾吧!”

柳豆竟仿佛吃了一惊,不动弹。忍着疼痛的第五知道她为什么不动弹,此时真想替她下去,连老王这样的人她都防,实在头疼!

老王下去又上来,抱着两卷薄薄的被子。见柳豆还立着不下楼,放下被子,从火盆处取过两块木炭,教她如何摩擦取火,柳豆犹豫了一下,抱着她的背包走过去。

“唉,一直没暴雪预警,啥物件都没备下,火柴没了!将就着用这土法子吧!夜里你们需要用火,就拿这擦出火花引燃碎柴,再拿碎柴引燃木条。不管怎样千万不能让病人吃冷水,凉气入肚,外面的腿就得化脓。”

老王说罢又对柳豆说:“一会儿你下去再抱些柴上来!”

第五的打火机在救腿时已用完了。听到老王的话,两人不免又为遥遥无期的救山队的到来而忧虑。

柳豆终于还是下楼了,下去时她把手摸进怀里的背包,抓住冰凉的大黑剪刀,颤颤哆嗦着下楼梯。

老王其实有话跟她说,见她下楼急忙说:“姑娘,你可好好搭照你那伙伴儿,我这儿存粮实在不多,营养是没条件给他跟上,但尽量你我少吃给他多吃,别让胃火勾出其他地方的火症,再就是千万不能摔!起床就寝你招架着他点,他那腿!”老王压低声,“怕是得坏掉!”

柳豆吧眨眼,她不怕他坏掉!她不怕第五坏掉!她盼着他坏掉!

老王说:“只是别连累了命!咱们熬吧,救山队早来一天,他就有救,要不然坏上腰间,命就难说!”

柳豆愣了一下,不能死!第五不能死!死是不能!她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

想到这荒山野岭,她看了眼黑黢黢的老王,戴缡、耿涛、宋思奇等人狰狞淫笑的场景就冲入脑际。她一愣,忽然怯怯地低下头去,没吱声没点头,抱着柴火上楼去了。

二楼的条桌,一东一西,一只窄,一只稍宽些,说宽也只是比较而言,睡第五一个人也够呛!

柳豆推那桌试图将它挨上墙,这样即使掉地,也只从一边掉。可推了许久丝毫不动,一边的第五疼得只顾倒吸冷气,指望不上。她蹲下去扳桌腿,这才发现,两桌子下边的铁腿子全铸进水泥地里,是两只固定桌子。

没办法了!把包包放下,去将门拴好,把门环插销左检查右检查,睡前又检查了一遍!实在不能放心!她怕老王,而这门是她的胆。

把门拴好!一往床上躺,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累多么疼!

身上的伤锥心刺痛!戴缡、耿涛、宋思奇……那恐惧的场景又扑面而来。

她在单薄的被子里颤抖起来,颤抖的心瞬间窜进无数毒蛇恶蝎。

第五沉闷的一声呻吟传来时,她猛地扭头,盯着黑暗中第五的方向,如果……她咬着牙。如果楼下的老王是个女人,对面的人,第五,便是死!她要让他死无对证。

她听到自己咯咯响的牙齿!

她噙着眼泪回转头来,在黑暗中紧盯着屋顶,那么恶心的事情,那么沉醉的喘息和呻吟,她的下巴颤抖了,眼泪顺鬓角滑落……

她嫌厌自己的身体,那么脏,那么龌龊的事情,那么脏、那么脏……

此时的她回头看过去的自己,看到的是那么懵懂无知的孩子,但她再也不要这样,再也不要在二十岁、三十岁回头看时,仍然感到悔恨、无知、懵懂……

她要活着出去,她那天在帐篷中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脑中就是报复二字,她要活着出去。

夜,真黑!这里的夜真黑!

十日 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