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4

  他从面目全非的脸上找到鼻尖,手却哆嗦得试不上去。安顿好戴缡赶来看伤者的耿涛一把推开他,在鼻孔试一下,“妈呀,还活着。”转头又对胆子稍大些的罗美吼:“别楞那儿了,快看哪儿需要止血!”

女生们这才醒过神儿来,颤颤微微挪身过来。

众人蹲在地上仔细地检查,搭不上手的金雪诗问耿涛这是怎么回事,耿涛说大概是戴缡要她,她不让,咬了戴缡。看着柳豆血肉模糊的小身体,耿涛有些同情地说:“其实我听到声音过来时她还能说话,她已经求饶了,还自己主动解扣子,可戴缡杀红了眼,晚上高度酒又灌得多,把我都差点打晕!”

第五艰难地起身,他很难接受,瓷瓷地往后退,一直退到围毡上。柳豆的左手,血肉模糊的那团肉,那还是个手吗?那就是一团烂肉啊!

众人一直检查到天亮,因为柳豆昏迷不醒,不能直立行走,无法确定肢体是否受伤,皮肉外伤倒也罢,关键骨骼受伤叫人担心。

最后骨伤确定了一处:她的左手无名指断了,最上面的那一截关节已脱鞘,只剩软绵绵的肉套。

耿涛从地上找到那截白骨森森的关节,女孩们全呕起来。

手边没有任何药械,有人说应该马上送她到医院。回头找第五时,第五早已奔出帐篷,向度假村管理处跑去。管理处值班人员说这里的医护室形同虚设,医生很少到岗。而最近的县城离这里需要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昨晚没有暴雪预警却忽然来了三小时的‘风雪流’。高速封路了,根本无法通行。

第五心急如焚,说冲也要冲过高速!撞开门向停车场跑去,并不长的一段路他连摔了三跤。

白天的光线才叫人看清了,地面上的莹白,根本不是积雪而是纯冰,雪面覆冰形成冰壳,凸凹不平足有三寸厚的冰壳,清白相间,人眼看不见还能瞎闯,只要看见它,便下不得脚。

跌跌撞撞到了停车场,他傻了眼,这里停放的为数不多的几辆车面目难辨,昨晚三小时的‘风雪流’已将它们全部用冰浇铸,坚冰将车轱辘与地面牢牢焊接,眼前完全是一辆辆冰雕!

他大直了眼,双臂渐渐塌了下去,心中升起一种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无助与绝望。

返回帐篷后,柳豆还在昏迷。她的衣服跟身体已经冻结在一起,耿涛建议给她脱掉衣服以免和伤口粘在一起。

折腾一夜未睡的人们扛不住了,无医无药,即使留在伤者身边也无计可施,有如一具血肉尸体的柳豆让女孩们连连作呕,根本没有胆子守她。最后只留第五在帐篷中一层一层剥着血衣。

身上到处是伤,他像剥鸡蛋皮一样小心翼翼地抠剥着与皮肉粘连的衣服,每剥开一处就绽开一片血口,血水蠕蠕渗出来,他及时拿衣服上的冰碴按上去止血。

十日 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