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9

  他们寻找着,走一阵刻一个名字,补充一颗奶糖的能量。当沉重的夜色铺天盖地降落时,森冷惊心的恐惧又袭上心头,惊恐几乎将他们压迫得喘不上气来。他们颤抖着摸索在黑夜里,心中骇怕着风雪流再次到来,有风缓缓腾起时,心几乎就要从口中‘嗡咚’掉出来。风速由缓渐急,击打着两人左晃右摆,他们不知不觉搀扶在一起,寻找着可以避风的地方。

第五心中哀哀大叫,爸爸的眼线隔三差五地跟他,为何关键时候就不盯住他啊!他终于发现,他离不了自己的父亲,虽然自己已经二十有五的年纪,但自己就是父亲所说的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这场骤风终于没有再引来风雪流。天色渐渐露出微光时,躲在山坳里他们眼睛略露精光,相互搀扶着再次循路前行。

一路留下记号,一路天地苍茫。

黎明、早晨、中午、逐渐过去。他们蹒跚坚持着。

当暮色快要降临时,柳豆眼前忽然出现一抹稀薄的烟雾,她的心顿时嗵嗵跳起!

就像久经黑暗的人忽然看到了一丝曙光,心按捺不住地腾起来。她撇开第五,撒开脚丫向前跑去,屁股一撅一撅,大衣的棉絮翻飞着。

‘啪!’她狠狠摔了一跤,爬起,继续跑!

“啪!”又一跤!

再爬起时,看见了一缕袅袅青烟。

两个人顿时精神抖擞,激动地向青烟的方向走。

腿是永远没有眼睛快的,走到冒炊烟的屋子跟前,用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天已黑尽。

他俩站在屋外敲门,门口挂着一块铁皮招牌,就着雪光看到上边写着某某林业交换站。

屋里人没问来人是谁就开了门,一个五大三粗穿戴臃肿的男人黑黢黢地立在面前:“快进,快进!叫昨天的风雪流困到山里的吧。”口气像早已等着他们来似的。

屋里比屋外更暗,只靠灶膛里燃着的柴火照明,他俩正纳闷这人怎么像是早知他们会来似的。待坐下来才明白了,那人姓王,第五称他王大哥,他说不好,他喜欢别人叫他老王。

其实老王也已经被困八玖天了,因为最近这边已经来过三次暴雪!

“我就知道这回准又有人能走到我这儿来,我在这林场十五年了,这种天气这种事经了六次,只是这次根本没预警就来了‘风雪流’,不过还好,只要你们有运气能摸到我这里来,就能撑住一时,只要我没事你们就没事,咱们能熬到救山队赶来,就能活着出去。”

老王热情爽朗,第五悬了一天一夜的心放了下来。而柳豆自进这门起就又开始泛怯了,她紧紧往第五身后缩。傍晚看到炊烟撒脚跑开时,第五以为她的神经忽然正常了,不想见了生人就又犯了!

老王从墙角抱了一捆柴禾,塞进土灶里,一会儿屋子里便升起一股米香。

老王边搅锅边用他那方言浓重的口音说:“咱们啊,得计划着吃粮,这次没预警,没存下粮,救山队什么时候能来估不到,咱们得防患后头!”

饭盛过来,原来是稀粥,屋里黑,他两端在手中看不见颜色,但喝得满口喷香。第五觉得从没喝过这么香的粥,想喝第二碗时,已经没了,老王递给他俩一人一个馒头。

睡觉时老王安排第五柳豆上二楼,说那里有两只长桌子,可以凑合当床用。

没看出这屋子还有二楼,屋里屋外都没看出来。他们摸黑随在老王后边上楼,在一楼吃饭聊天坐了一阵的第五,这时抬腿上楼梯却发现自己的左腿纯粹不能动了,稍一行动便钻心疼痛。已经够麻烦老王了,他于是没吱声,咬牙忍着痛老半天才蹭到楼上。

老王已经把端上来的柴盆点燃,权当暖炉子用!坚持走上楼的第五,腿脚更加剧痛难忍,一时支持不住,整个人‘砰’地跌到矮木桌上。

老王吓一跳!慌忙过去看,第五额头上已经冒出豆大冷汗,老王将火盆往近拉了拉,“怎么?是不是身上有伤?

十日 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