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日 1

  可是人已被卷出来了,失悔有什么用?柳豆愤愤看着他,他陪了个笑脸没奏效,没辙,起身走开了。

车上的人渐次醒来,不一会儿,车内又吃又喝,又叫又闹。柳豆一个人坐在原位望窗外,任何人过来叫她用餐她都不动,红着眼睛抹眼泪。

戴缡各拣几样吃食给她端过来,亲热地招呼:“小豆,哭什么?来来,吃点。”

柳豆把脸向窗子别过去,她不吃,她吃不下,更拒绝吃这些人的东西。窗外陌生的景象早已叫她一刻不能掩饰心中的愤怒。这群放浪的人们要将她带到哪里?抛开明日的面试不论,昨晚车内的声音此刻仍然扰攘在脑际,她不能与这些人为伍,她不能再有污点。

房车终于缓缓停下,已是薄暮时分,郁愤的柳豆最后一个下车,周围没有高楼甚至没有公路,周遭景致原始到叫人不辨今夕何夕。暮色中,此处白雪皑皑天宽地大,只有星星点点的蒙古包,影影绰绰镶嵌于银装素裹的梦幻世界中。

她不晓得这里是一处冬游景点,眼前一幢幢蒙古包帐篷便是一处娱乐住宿的度假村。

若非与这些人同行,真不能说这眼前的景致不美,不但美而且脱俗,清新空灵。然而美往往被人糟蹋,她内心在绝望地哀鸣。

人马整顿好后,第五绕开别人领柳豆到一座独立帐篷内。这里设施齐全,竟不输都市大宾馆,当第五催她去洗澡时,她惊了,看鬼似的看向第五,自己堕胎才多久!面前这个人难道就一点人性都没有吗!!

她的眼睛怒火喷发,第五却没看见,他正忙着脱衣换衣。柳豆惨然地苦笑了,这种膏粱子弟糟蹋起人来都不带良心的!到了他手里还指望有好吗?她认命了!生死由命地进到浴间,从浴间出来,已经换了睡衣的第五无意间看到她大腿内侧隐隐的血迹,停住了。

“怎么还有血,医生不是说止住了吗?”

柳豆痛苦地咬牙闭了眼,遇上这样的无知与愚昧还能说哪样!他若非要做,就做吧,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干脆坏在他手上算了!

第五不明所以,呆立一时,忽然伸手在她脑袋上勺了一把:“怎么不早说!”说着掉头去穿衣了。

她倒有些愣,不相信第五会饶她一劫,直到被第五揽入隔壁帐篷后才将悬着的一颗心惴惴放下来。

人声鼎沸的帐篷里,正是又一轮狂喝滥醉在进行。戴缡操着纯熟的粤语对着大屏幕,声情并茂唱着一首烈歌,气势颇有一种雄性的张力,歌声与原唱不分上下。

宋思奇跟耿涛感叹:“阿缡是学过还是怎么的?唱得这么对味儿!”

耿涛抽烟眯眼,笑着哼了一声,答非所问地说:“这家伙让第五领来的那妞勾起劲儿来了!”

宋思奇亦笑,认同耿涛的说法,眼向旮旯处的柳豆看去,由衷道:“这小姑娘!有点味道!”

十日 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