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本善良 6

  大步向前的冉豫北说:“不必拿我跟国际财团做比较,我自知不是一个层次!”

后者紧追不舍,快嘴如簧:“你在收购洛泰的同时又注资兴建纯公益‘智障学校’,初衷是什么?众口认为是作秀,并非是对智障弱势人群的悲悯情怀使然……”

冉豫北忽然驻足,目光很深,看着对方,却最终没有分辨,转身上车了。

柳豆心跳了一下,定了好半天,才默默关了视频窗口。

也许应该感动的,然而很淡。自从那日掠过男人没意思的一念后,她就总是戚戚然,最近躺在床上也多次想到冉豫北,觉得冉豫北当时稍稍伸手扶她一把,自己就不至于一步一步走到这等田地。然而这样想着又觉得心胸狭隘,把过去的好、把过去的情分也抹煞了,不应该,没道理。转而心底又刺痛:情分到底算什么呢?多年后,成为人父的豫北还会记得那些所谓的情分吗?半月前李菲说的话仍在心头:安玉怀孕了……

她的心狠狠被扎了一下,丝毫不比刚听到这个消息时轻微。

盯着色彩斑斓的电脑桌面她直觉得眼晕头闷,无力呼吸。然而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迫不及待地使坏,她的眼睛忽然看见一个日期,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期,那一天,她给豫北发短信借钱未果,晚上看到第五的黑车停在七号楼下,也就是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被第五抱上了车……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心里难以接受,但手却伸向了鼠标,点开那个视频,豫北意气风发的表情出现了,新闻视频记录了那天他的准确行踪,并非陪家人出国,而是在家乡的省会城市参加青年创业表彰大会。

那么她发给他的借钱短信是收到了的,而他故意不睬不回复、去国外的妄言也是他授意前台秘书说的。

嘭!鼠标落地了!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所谓悲悯情怀,所谓不离不弃……

`

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安玉正在为怀孕一说兀自苦笑,电话中的死党玛丽刚才说:“你这场阑尾炎害的,竟有人传你怀孕了呢!”

她嗔:“扯!”但也不大计较。她不是不知道这种传言,最近一直有人来电询问,她懒得澄清。

“怎么样?恢复得差不多了吧?”玛丽关切。

“是的,告诉大家别为我担心!我好多了,这不,正在花店买花呢。”她一面说着一面端详怀中的百合。

玛丽在电话另一端嘱她注意保养,然后谈起学校近来发生的琐事,又谈起教授分派的课题。

因为离校已经半月有余,此时听到这些十分亲切,听着玛丽的喋喋不休连花都忘记了选。花店门口响起风铃清脆的声音时才抬了抬眼,不想就此愣住了。

我本善良 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