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本善良 7

  一位黑衣女人由门口进来。来者非常贵气,身边的陪同亦风度不俗。安玉发愣不为别的,是这位女士露在黑色墨镜外的半张脸十分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对方没有向她这边看过来,只一意选花,选的均是纯白色花束,加之一袭黑衣,便知是要去墓地。然而她柔和白皙的侧脸更令安玉诧异,实在太熟悉了……

她努力在记忆中搜寻,一点收获都没有,直到对方摘下墨镜轻按眉心时,她才猝然吃惊!几乎倒退了一步,手中花束‘啪’地掉地……

冉圆圆在接到安玉电话时,正躺在卧房看书,因为重伤风,她在家休息三天了,此时讲电话的声音还带着浓重的鼻音。两人互相问了问病情后,不知不觉就说起了柳豆。安玉说:“圆圆,我最近一直在想,当初我们是不是不应该把柳豆的事情讲出来?她也不容易,十几岁的女孩……”

冉圆圆放下手中的书,叹:“不是我没有怜悯心,但怜悯是要分情况的,在家庭损益与怜悯弱者的天平上选择前者,我想这绝不算是自私。”

“可是豫北他很难过,我看得出,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他不容易!”

冉圆圆无奈地轻叹了一声:“该!”她说:“作为一个男人,不可能事事通达,总有需要忍痛取舍的时候。而他已经算是很幸运,起码事业上他是惊人地顺风顺水。至于感情的苦,是他过分自负的结果,他活该去受!他鼓动柳豆放弃北大随他走,他觉得自己顶天立地,不需要所爱的人出人头地,只他一人就能大包大揽,他愿意保护她爱护她这没错,可他为什么就不为我们这个家想想?为什么不为子孙后代想想?是,柳豆是读书天才,但隔代遗传的几率有多大,他难道不明白?”

“圆圆,”安玉忽然说,“如果柳豆是抱养的呢?”

“她生活过的地方,没有一个人说她是抱养的,我哥调查过很久,她和她母亲的血型一致……”说到这里冉圆圆忽然想到这些都是安玉早知道的,声音一顿,觉出不对劲:“小玉,怎么了?”

安玉一怔,过了很久才说话,声音十分轻微:“没什么!”

拨电话前她本是下了决心,要把下午的偶遇讲出来,但拿起电话却说不出口,她的良心一直在与自己的感情对峙,但最终感情压过了良心,她不能失去豫北,她与他青梅竹马,她爱了他那么多年,放弃理科读文科是因为他,高考填报志愿参考他。她眼睁睁地看着他被那个清贫的女孩抢走,眼睁睁看着他们卿卿我我,眼睁睁看着他失恋后一度瘦得不成人形!她不是不痛,也不是痛得不轻,到现在,她实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将到手的感情轻易放弃。

错过!造化弄人的错过!冉豫北错过了这次知情权,他们的人生,他,柳豆,第五宏途的人生,将从此走向另一条轨道。

而此时的他,怎么能知道!他的一次错过,便让三个人的人生拐了弯。

任谁,都无从知道!

怨只怨,造化弄人!

我本善良 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