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忍功是功 5

  我眉心‘别’的一跳,冷笑切齿:“你若是我男人,我不堕了,我直接去死!”

我将那一张报告纸摔到他脸上:“有这个彩超结果没人给我做,你不去可以!我只好找你那养了畜生的老子跟我去!”我气极了,可恨找不出更难听的言语咒他。

第五泄气了,扯出一支烟狠狠抽起来!

我咬着牙立在地上!窗外暮色笼来,房间里越来越暗。

第五知道是没得通融了,狠狠摁灭烟头,一个字一个字咬牙道:“我-再-不-沾-你!”

“当”的抛下打火机,“什么时候去!”

“明天!”

“得多钱?”他居然问钱!

我苦笑着摇头,他问钱,他在问钱!我盯着茶几上一包几百元的香烟,噔着牙道:“三百!”

他长吁一口气,“那钱不是问题了。”他顿了下,仿佛忽然想起他还要签字还要露面!啊呀了一声!重重向沙发靠下去了!

……

第二天出发时,第五不开车,到路边打车。

我不明白他的心思,以为他怕找不着路,身体有恙的人,脾气是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我想自己还是忍着为是,把肚子里的事对付过去要紧,乖乖地跟在他身后等出租车。

司机见他年轻阔气,又领着我这样一个手按肚眉紧蹙的小姑娘去郊外医院,张口就要一百八,说跑郊外是从来不会打表计费的。

我没想到第五被这价钱卡住了,他平日的奢侈我不是不知道,可他今天被一百八吓住了。

已经坐在车座上的我后来又下来了,因为第五不满意价钱。车走后他把钱夹翻出来给我看,只有三四百,他说万一到医院钱不够,那就难看了。

我没想到他真拿三四百块钱陪我去堕胎,他可以借几个呀,我忽然胃里犯呕,没精力跟他计较,转到柳树坑俯身干呕。

后来我们乘了公交,正是上班高峰期,车上拥挤不堪,没见过这种场合的第五倒显得温文尔雅,人人都比他矮一头,他立在那里像门神,那些给女朋友抢座的男士叫他看不惯,说年轻轻的占个座位却叫老弱妇孺站着不像话!

我双手抱着吊环与一幅彬彬君子模样的第五面对面挤在一起,我不晓得举臂的动作是怀孕一项禁忌,容易引起宫腔收缩。腹内胃内异常难受,没吃早饭空空如也的胃中有馕物在争先恐后地向喉咙处冲,我紧抿着嘴强忍,几乎要窒息。

有一阵我忍到了极限,一定把脸都憋青了,第五吓得往远撤身,似乎铁定的认为我紧抿的嘴里有东西,唯恐它忽然喷涌而出。

倒最后一趟车时,我从车上飞奔而下,蹲在路边大吐特吐,第五他远远站在马路对面,我知道他看着我恶心。我呕吐呕出鼻涕眼泪来的模样让他害臊!他尽量让来往行人看出他与我的不相干!

忍功是功 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