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本善良 2

  告别医生出得医院后,第五看看冷风里弱小的柳豆,连自己下巴都不到,简直就一孩子,这叫什么事儿啊!忽然心上别扭,就在这一整天医院的一进一出之间,他忽然觉得两人无限生分,才发现他们的关系多么畸形。

他告诫自己再不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怀孕,他承担不起这种责任!

今天的担惊受怕叫他十分不受用,他得赶紧把她打发掉。

他们往最近的公交站台走。柳豆比不了早上来时精神了,整个人蔫儿了,蔫儿到地缝里了,蔫儿到可以把她忽略成一片薄纸了!

她摁着小腹抿着唇一步一步地挪,第五在前面腿长步大,走一阵回过头等一阵,几时等不耐烦了,干脆停下来抽烟,无奈地叹气。

后来好容易蹭到公交站台,又要等公交,夜色完全降临,街上起了路灯,寒风刮得路上废纸废塑料袋在夜空中起旋儿,身边的人们边等车边哈手跺脚。

站台上,柳豆奄奄一息地抬眼皮看第五,他一手抽烟,一手叮叮叮的摁着手机,手机的屏光照到他脸上,深皱眉苦抿嘴好不耐烦,柳豆想打车,可张了张嘴没说出声音来,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垂下眼,似乎今天才第一次领略到第五的抠门小气。

腹痛难忍,她顾不得冰凉,窝着肚子坐到站台的铁凳上。

第五的腿在她脸前,他收了手机,对着她的头顶提示说:“医生说不能着凉!”

她顾不得吭气,埋着头死力摁着小腹,钻心地痛。

在后来许久之后,第五不止一次地想起这个寒冷的傍晚、想起蜷缩在站台上的柳豆,他才明白:明明是可以给她搭件褂子明明是可以给她说些体贴话——让年轻的错、懵懂的错稍稍减一些的。可现在他看着她越来越蜷缩着身子微不可闻的哀鸣,在大庭广众之下,是他这个穿着美国风衣男子的不协调附庸,他不管了,去站到等车的人群里顶着风张望远处公交。

他并不懂那种事,以为好了就好了,就完事儿了,只是受点疼痛,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赶紧把她弄进市里,按医生说的,给她吃喝上一顿汤水流质性饭。打发回校。他几时经过这种麻烦!

车迟迟不来,他回头看柳豆,属实是着疼了,她摁着小腹浑身发抖。

这次上车得给她找个座位,第五心想。

好不容易等来一趟公交,却是黑压压的满载而来。他刚拉起柳豆,车门就嘎登关上了,可恨兜里的钱不够打车,立在站台上第五觉得丑死了,有生以来头一次这么不自在。其实二十多年里,公交他至多没坐过三次,小时候哭闹着要坐‘长汽车’,妈妈哄不住,临出门给他捂了厚厚大口罩,说车上人多细菌杂,不要乱摸不要乱动,嘱咐好半天才让警卫背着他去坐。而现在人高马大一览众山小的他,竟挤在人群里巴巴地等公交,能不丑吗?

我本善良 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