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忍功是功 6

  吐够了,我们继续前行,我心里忽然意识到第五为什么没开车,他从过去就特别迷信,说坐月子女人,尤其带血症的女人不能进别人屋、坐别人车,带霉运!

到了医院,我已经吐得有点虚脱,步态蹒跚,第五与我一前一后走,中间隔着几个抱着大肚的村妇。进到科室检查时,第五动作很快地找地方坐下了。我与大夫对坐着,音细如蚊地回答大夫的一句句问询,全是女人的事,关于身体的,关于生殖系统的,还有什么卵子受精、子宫扩张,**充盈之类的敏感字眼,我抬不起头来。

“肚里的孩子太大了,刮宫怕有危险,谁陪你来的?”大夫额头上簇起一道道褶子、抬眼不抬头地从眼镜上方看我。

我局促不知所措,扭头拿眼睛找第五,才发现他就紧挨我的脊背坐着。

他不情愿地站起来,一米八几的个头,穿着又隆重,科室里全是女人,众人全得仰头看他,

“怪不得?”老大夫扭头让身边助手看彩超报告,“胚胎头径3.9,我就说呢,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大!”

逃,我想逃!羞死了!

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把程序做到了。

年轻护士指了指产房位置叫我们到那边等。我乖乖地去长条椅上坐着,第五立在走廊尽头的窗口前,双手操在裤兜,看得出十分烦躁。周遭传来即将临产女人的嚎叫声,声音断断续续,令人滋生一种更加灰败的情绪。我不敢抬头,对面墙壁上是育儿知识宣传画,画中有个大大的婴儿图,胖乎乎的宝宝,伸着一双藕节般的小胳膊,乐呵呵看着所有人。

我也不敢看对面遮着白布帘的小屋子,护士说刮宫手术就在那里做。那么小,不像屋子,像只白纸箱,而我要把自己放进里边。

终于等到戴大白口罩的手术医师姗姗而来,我手足无措地站起来,胆怯地将手术单递上去,医生接了单子不言语,径直进到小白屋,把我丢在门口不知进退。也许是急昏了头,我恓惶的眼睛竟无措地投向第五,仿佛他能给我壮壮胆。

可是第五瞥了我一眼,事不关己地把头掉回去了。

“怎么不进来?”见没人跟进去,医师撩起布帘,撞上门口立着的我。

我怯怯移进去。

我一见那窄窄的白床就全身发抖了,我不知道如何躺上去的,医师的声音在头顶响,铁质器械的磕碰声在下身的私处响,我觉得自己像鱼一样被甩上了案板。

“会有点疼,啊!不过得忍着,你配合,咱们就来得快,啊!把腿打开!来!”

“不哼哼了,不哼哼了,这还动也没动呢不是,哎对,再打开一些,再打开一些,嗳——好勒——好,坚持一会儿……”

后来我听到自己的一声闷哼,不过很快消失了,耳边充斥着医师循循善诱的声音与临产妇的嗷叫,远处还有新生儿的脆哭,我隐忍的呻吟被这些混合音覆盖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什么都听不到了,也没有感觉到血从下体奔腾而出,我只感到自己飘了起来,身体像海绵,虚蓬蓬的,当我听到医师紧张惊惧的叫声时,我就知道出事了,可是我一点不怕,我甚至贪恋那种飘飘向上的虚浮感,觉得它将带我去的,一定是个好地方,我再不会忧愁再不会没有尊严地讨生活,我将忘记我叫柳豆,也将忘记我还不到十八岁……

忍功是功 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