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活在当下 2

  “我没事,是急性支气管炎!输几天液就好了。”他知道我担心。

我略略放了心。他的大手握着我的小手,过去他常说:握着我的手就觉得手心里躺入一朵温软的棉絮。不知他此时是不是这样想的。

豫北觉出忽略了别人,转脸叫卢迪给我找椅子坐。

我赶紧摇头,原就计划不多逗留,只了解一下病情就走的。

“我得走了。”我轻轻地说,“没事就好了!”

转身时,我心里想的还是我的苹果,比起屋里硕大的花篮果篮,我那七个苹果实在寒碜。我磨蹭着要把身后的袋子再遮到前边去,可豫北看出了我的心思,说:“给我削个苹果再走吧。”

他几乎就是在说:不管我的苹果多寒碜,于他来说都是最好的。我想起他唱的歌:一十三省的女儿家,属上兰花花好……

也许是我们之间暗流涌动的情意太过浓烈,在座的人感觉不回避不行了,皆告辞,卢迪冲不识趣还要继续呆着的第五扯了一把。众人离去了。

病房刷地静下来,只有我和他,默默对视,欲语却无言。

沉默良久,豫北缓缓低下眼,气息紧紧屏抑,将我的两只手全捉在一个大巴掌中,摩挲着,哑哑地说:“好好的!……好好的活。”

我没有声音,我害怕,如果将来有一天他知道我跟第五宏途的事,会怎样看我!

他十分后悔,提起过去逼我改写高考志愿的事。觉得是他改写了我的前途。

那时候我是完全沉迷恋爱了,豫北虽也沉迷,但还是比我克制,高三时他学得很起劲,我却心心事事,他禁不住批评调教我。那一阶段,他仿佛成了我的家长,隔三差五地调教训诫,我不抵触,我知道他是求好心切!

其实对念书考学我还是比较自信的,老师也说了,以我历年来的会考成绩来看,上清华北大应该差不多,我这个‘天才’,老师指我争气呢,学校指我争气呢,最关键的是我那个从不敢与人提及的家,需要我出人头地。

所以豫北对我希望之殷切是令我感动的,高三后半年我明显努力了,然而临近毕业时豫北却变了,当时他的成绩是考不了清华北大的,想想四年身处两地,一年见不了两三面,难熬,他说熬不下!

他希望我们往同一所大学去。

我起初不能答应,我爱他,但是放弃清华北大,那是不可能的。

可豫北不放弃,天天找我谈,我越是不答应,他越是一根筋,俩人竟是连面都见不得,见面就拧,我起初说老师失望,实在拗不过还把从不愿提及的家困说给他,我那样的家庭,一旦供出一个拔尖学生,那种期冀愿望是不言而喻的,然而豫北头脑已经热红了,不管这些。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干脆冷战,不见面,不说话,进来出去都像不看见。决然分手的姿态。

活在当下 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