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造化弄人 4

  想着这些旧事,我的脚慢了,李菲牵着我咕哝抱怨,回神时已经进到七号宿舍,上二楼开宿舍门的当儿,听到由三楼下楼的脚步声和喁喁调笑声,一个女声娇嗔:“我当你又瞄上别人忘了我,这久不露面!”

接口的竟是第五宏途,他说:“什么话!我就你一个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菲摇头耻笑,开门进屋。我把背包放到床上,摘下辫套去浴室洗漱,每次见着第五携香揽秀我就快心,我巴不得他找了别人放了我。

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原说替我还债是假话,那个雨夜完事之后他给了我一部分钱,但远不够偿清摄像机的债。他说目前穷了,并且归罪于我,说上次我咬破他脸脖后被他父亲撞见解释不清,结果一气之下将他禁闭半个月,并掐了经济限制他胡闹。

不管此话属实与否,我已经上了贼船,干气没办法。

钱不够,是陈苗苗借了一部分给我救了急,陈苗苗是在大三时就扛不住穷去酒吧做事了,后来发展到任何欢场都去。我现在比她也强不到哪里,每次跟第五完事我都跟他要钱,再少再寒碜都会拿,我一点一点攒起来预备还苗苗。第五之前讲好为我还清所有亏空,我现在就不客气,强如白白让他糟蹋。我知道这样不好,可在他面前我已经没有廉耻,从那个雨夜上了他车的那一刻就把廉耻丢掉了。他也觉得我省心,又便宜又不用刻意哄。

其实第五给不给钱不重要,叫我忧心的是那张欠条,第五答应半年后销账走人,可是我等不到那个时候。前几天我偷过那个条子,买了安定药品放进饮水机,第五睡死后,我翻遍了房间的所有角落没有找到。

找不到条子我不能放心走人,只能等他发落,今日一天之内看到第五两桩风流案,我总算觉得有了出头之日。

可是我未免是做梦,一周后第五便来电召唤了。我还得忍,背起背包去宾馆。

我知道第五又没钱了,他有钱的时候不会找我。我似乎天生没有财命,过去冉豫北就是例子。

我到宾馆后,第五正在打电话跟人借款,他在电话上叹气,说别看他豪车名衣风光着,实际他库中空虚得简直出不了门,还好酒店是老爸准许过的,他一律签字,抽烟吃饭洗衣全在酒店签字搞定,有吃有喝有住,包括给车加油都是油卡,就是缺现金……这些话我不用听都能背下来。我不止一次遇见他跟人借钱。

第五挂机后莫名问我生辰八字,居然还拿着根儿笔要记下来,还唤我到沙发上坐。我不明白,抬眼皮看他。他给我解释:自从被我咬伤断了经济后,他是事事不顺,打牌总输钱,还被人骗钱,也不是本命年啊,犯小人了?他得找个风水先生看看,是不是我俩相克……

造化弄人 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