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造化弄人 5

  听到他这句话我苦笑了。

如今想想,第五身上最显著的特点是无耻,似乎不要脸才是当今社会为人处世的最高境界,才能吃得开混得好。可惜我永远学不会。

他还要说什么,我打断了。我说不用看,我是扫把星,冉豫北跟我好的时候是穷光蛋,跟我分手没多久就成了身价过亿的学生大款,我不是扫把星是什么。

他冷笑,仿佛在说:你还别怂我,不是没钱,你就是旺夫星老子也不找你。

但他嘴上没说出来,他从来爱装,怕说透了不君子。再也许他是遵循脾气大不如脸皮厚的定律,总之他很少发脾气,万事靠脸扛。

他假惺惺,貌似不在意我的恶劣情绪,仍然在讲他的事,其实他何止是近来在上当受骗,自打过去他就是学校女生的财神爷,著名的冤大头。别看他貌似有型有款,常常穿得像出席峰会的国际政要,他只是能装罢了!其实纯属空心大萝卜,不学无术的纨绔子。我是住集体宿舍的,有些传闻即使捂上耳朵也还是要钻进听觉里,前些日子宿舍人说第五迷上了一个女孩,该女孩骗到钱跑路失踪后第五担心女孩是不是被绑架,着急去报警时,才知那位貌似年轻的女孩已将近三十五岁的年纪,且是入行十多年的小姐。

他现在讲的不是这件事,是昨天刚发生的,他和卢迪在朋友处打牌,输钱散场后卢迪去地下停车场取车,他外边等,一个抱孩子的女人走上来说出门走亲戚被人扒了钱包,回不了家,求他行行好,资助几百块路费,他听了二话没说,把兜里仅剩的几百块钱全部奉送,取车出来的卢迪一听缘由,立刻说五哥你上当了,不信你再往前走一个路口,保证还得遇见这么骗钱的,怎知卢迪话还没落音,身后就有人蹭了上来,是一老太太,说:走亲戚被人扒了钱包,回不了家,行行好吧……

他絮絮在讲,我没听,我像受过训练似的有条不紊地做着一连串动作:摘辫套、脱衣服、洗浴、上床、平躺、一身就绪地等他!

他顾了说话没看见,后来转脸看见时就气极的样子,说他不想**。

话虽这样说,但事情还是要做的,我听到他解皮带还是怕了,每次我都惧,他太过高大又常常健身,脱了衣服后的那种高与壮,叫你想到古罗马战士,由不得你不怕的。

电话响起时他正挽着浴袍向盥洗室去,看到来电显示后忽然变了色,立刻返身回来。没接电话先扔了一条被子叫我捂住头脸千万别出声,咳嗽也不准!

是他老爸来电,刚刚下飞机,让他马上回家。他一面讲电话一面手忙脚乱地穿衣服,挂了机后就扯起我身上的被子命令我立刻马上火速穿衣走人。我几乎是被踢出宾馆的,走在站台时手里还拿着没来及穿的外衣。糟糕的是我的小钱包落在了他的房间里,我攒下的所有钱都在那里面。我着急我的钱,匆匆返身要回去时,第五的车子已经箭一样从我身边射过去了。

造化弄人 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