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痛打落水狗

  “姑娘,姑娘,那位公子喊你呢!”手臂被人摇了两下,我才从自哀自怨中清醒,身边的人是小琴,见我一脸‘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表情看着她,她对我努努嘴,悄声道:“四号房那位公子问你,他手中的扇是不是你做的?”

我闻言朝四号房窗口看去,果然看到一位年轻公子手中拿着一把打开的折扇,等我的回答。

“是。”我点头。我做的扇每一把都不重复,全是手工制作。那柄扇的吊坠是一把金黄色的麦穗,古时候的人习惯用玉佩作坠,这种吊饰应该还是这个时代里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

“这么说上面的农夫锄禾图也是你画的,词也是你提的喽!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野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你是在讽刺我风离国赋税太重,暴君当政吗?”那位穿着蓝衣的年轻公子一收折扇,脸上的笑容让人怎么看怎么碍眼。痛打落水狗,很好玩吗?无不无聊?

我心里免不了窒了一下,当时怎么没想到这样的词在古时候确实是太大逆不道了呢!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我再也不能傻傻地引祸上身了。就算火烧到面前来,我也得给它扇回去。

心下很快思虑好了对策,我不慌不忙地对他微笑道:“世人皆知我风离君主圣誉天下,仁名远播。这首词只是当日我拜读前朝史记,一时心血来潮之作。”

“谁知你说的是真是假,你此词出于我朝,分明有着诋毁圣上之意。莫不是你曾在我风离国见过,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的景像?”蓝衣公子不依不挠。

我笑道:“此言差矣!前朝正是因为暴君当政,才会激发民愤,从而最终走向了灭亡。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若是我看到别人写出这样一首词,我只会以为他是在警示圣上以前朝为鉴,善待百姓才是为君之道。君若为舟,民即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见那年轻公子被我说得哑口无言,我继续道:“而且,你能保证在我风离国境内,就一定没有为官者欺压民众的事情发生吗?天高皇帝远!多少贪官污吏,士族乡绅,为了一己之私,欺上瞒下,圈地霸田,搜刮民脂?又有多少手无寸铁的弱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任人欺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好比此时的我,分明不欠轩辕明末什么,却还不是在他的强权欺压下,过得惨不忍睹。

我这一番话震摄了所有在场的人。第二天,来云上云酒楼的文人才子一下子就增加了数倍,因为厢房早就已经被全部订走了,所以他们都挤在大堂里与人拼桌,即使很多人看起来都富贵逼人。

这天,我之前卖出的扇子和那些因为被发现身份而遗弃的精美饰品几乎都出现了。当然免不了每首词都解释一翻,免不了也有被人有意无意地刁难,作诗填词对对子猜谜,样样都被人考。好在我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却因为希凡偏爱古典文学,而且每次无论看书写字都要拉我在身边陪他。耳渲目染,三年下来,我从最开始的一窍不通,到后来虽懂得也不全面,但是因为记忆还不错,记下的不少,所以应付起来也不算太吃力。

痛打落水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