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囧了

  忽然就在阴暗的角落里听见了阳光盛开的声音,我感激地望着他展颜一笑。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就算被全世界抛弃,只要还有一个人牵挂着我,我就不该放弃自己。我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我还有弯弯。

“这位姑娘,抱歉,我们酒楼不招待你,请你出去!”台下,陈掌柜走到闹事的女孩身边,客气地伸出手送客。女孩大怒,喝道:“混帐东西,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本郡主是谁?”

“抱歉,我们酒楼从今以后都不招待你,请你出去!”陈掌柜面不改色,不卑不亢地道,“如果姑娘不愿自行离去,那么我们只有请人……”

“狗奴才,你们敢?”女孩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周围人皆投去厌烦的目光。陈掌柜不急不躁地伸出手在她肩上拍了两下,就见女孩忽然僵住。好家伙,原来这老头也是个练家子。

手一挥,很快过来两个伙计,一左一右将不能动弹的女孩提了出去,一直目送着三人出了大门,我将视线收回来,发现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了,不过已经不再有之前的轻视厌恶。那个女孩不停地煽动人群攻击我,却没想过凡事太过,总会物极必反的。

“仇人这么多,你可真会得罪人!”轩辕明末不高兴拉着我要下台,我甩开他的手走到后台拿来琵琶,又笑着走了出来。这个时候,二楼那个窗户窗边已经看不到人了。

这几天,我每一场都只表演一个节目,其实还早,二楼贵宾厢房里面的人接连救了我两次,为我打开心结,使我豁然开朗,没有别的报答他,就送他一首歌吧!看到我拿了琵琶出来,许多客人都露出期待目光了呢!这令我不由信心大涨。

之前是一曲寂寞孤单的舞蹈,现在我心境不一样了,当然应该应景而唱。

满堂宾客的注视下,我坐在台中央的圆凳上,微笑着大方地弹唱了起来:

岁月难得沉默

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

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昔日伊人耳边话

已和潮声向东流

再回首

往事也随枫叶一片片落

爱已走到尽头

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

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愁

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

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词嘲墨尽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隐狂涌白雪纷飞都成空

一曲《逍遥叹》破天荒地博得了满堂彩。台下,很多客人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只听一位双十年华的年轻美貌妇人扬声道:“白姑娘,前几日你唱的一首曲子,我觉得甚是动听,只因当时太吵没有听全,一直深感遗憾,不知白姑娘能否再唱一遍?让我记一记词曲。”

“不知夫人说的是哪一首?”停顿了一下,我微笑着询问。情况刚刚有所好转,我不敢得罪这些人,自然是有求必应。

除了今天的《逍遥叹》,之前我一共唱过三首歌,《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菊花台》《折子戏》。

“小桃,将我之前记下的散词送上去给白姑娘看看。”美貌妇人吩咐身边的丫环。

“是,夫人!”丫环弯腰应了,然后走到台前从袖中抽出一张折叠好的宣纸递上来。舞台有点高,我弯了下腰才从丫环手中接到纸。打开来一看,不由得大汗,这夫人的字未免也太豪气了吧!我本来就没读过什么书,能认全所有字也都是后来自己查字典学会的。至于繁体,我更是一窍不通,这张漂亮的书法,字体和正楷完全不靠边,叫我来看,那不是犹如天书?

就在我汗流不止时,忽然眼睛一亮,终于是叫我认出了一个‘中’字,谢天谢地,阿弥陀佛!

“这首歌叫做菊花台。如果夫人喜欢,我可以再唱一次。”只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词里没有‘中’字,而那天唱《菊花台》时,正好很吵。微微一笑,我将纸还给等在台下的丫环,那丫环年纪不大,天真得紧,只见她一脸崇拜地望着我,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清脆地说:“白姐姐,你真厉害!这个字倒着看,你也认识哦!”

我囧!

囧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