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门防狗

  “吱——”

“瞎,门怎么开不了啦!开门,快开门。”听到门外轩辕明末推门的声音,我不禁大为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要不这会儿他闯进来,岂不是什么都要被他瞧光了。

门外,轩辕明末不放弃地拍着门。“死女人,快开门啊!你门关那么紧干什么?”

“防狗啊!”我一边慢吞吞地换着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任由门前挡着的那些木柜随着他的拍打摇摇晃晃。

“你骂谁呢!”轩辕明末门拍得更欢了。

我不高兴地对着门的方向喝问道:“你又来干什么?”

“我不是说让你别老是讲故事了吗?那种软趴趴的东西让人听得实在是很想打睡睡。”

“是你自己不懂得欣赏,那么多人爱听我讲的故事呢!”原来如此,我微笑着声音轻快地回了他一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今天上午酒楼收了天价门票凡进得来的都是些非富即贵之人,虽然偶尔也会有人侮辱讥讽我两句,倒也不会太过失态,这些天我早已练就铜墙铁壁,铜皮铁骨,刀枪不入了,那些小事我还不放在眼里。

“你说谁?死丫头,有本事你出来当本公子的面……”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说的就你,怎么样?”移开挡在门前的木桌木柜,我一把拉开房门,抬高下巴对着拍门拍了空的轩辕明末清清楚楚地说道。

“你,你你你,干嘛穿成这样?”没有计较我的挑衅,望着我一身花哨的大红色金丝男装锦袍与头上佩戴的宝玉冠,轩辕明末很明显有些不能消化。

“不是你说要唱歌?”我翻给他一个白眼,直接错过他往楼梯的方向走去。舞台装都看不出来,白痴!昨晚他说要有点新意,不准一直说书,我才想到我现在在讲《红楼梦》,就顺景地唱首《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吧!这一身宝玉装是昨晚我让陈掌柜准备的,刚刚才做好送到我这里。至于曲谱,也在昨晚给了陈掌柜,相信他早已安排好了乐队。果然,等到来到台上时,乐队的人早已经各就各位。

虽然关于古琴,琵琶,因为工作的关系我都有涉及,不过,唱这首歌外带表演并不适合亲自奏乐。

陈掌柜的工作效率还真是非同凡响,我出现在这儿的目的并不真是为了表演,只不过是鱼饵罢了,还是不合大鱼口味的鱼饵,所以出场倒不必太过隆重。

乐声一响,我就随意地走了出去,也不需开场白,到了该唱的时候自然开口了就行。酒楼里的客人大概也没想到一直衣着打扮都很随意朴素的我,会突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说书也改成了唱歌,所以全都目不转达睛地看着我,全场雅雀。

几十年都是从舞台上过来的,所以即使面对着那么多迫人的目光,我依然不至于怯场,眼神没有焦点地望着前方,我甩了甩大红色的衣袖,为唱得更像男声,我有意用稍显粗糙的假声唱道: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掉进我酒杯化成了水

烛光猜不透你的心思

只有我能尝出你的滋味

都说你行动好比风拂柳

娴静犹如花照水

他们只能在路边看风景

只有我在你窗前给你敞心扉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掉进我的怀里你就别后悔

爱不爱哭我都无所谓

我不叫宝哥哥你也心醉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我不会讲故事但能带你飞

天涯海角都无所谓

有你这真实比梦美

要说这首歌还蛮应景的,让我女扮男装来唱也很合适。贾宝玉本就是那种秀气多过豪气的精致男孩儿,或者说更像扮作男装的女子,他比任何一个男人都尊重女性,就如同他说的,男儿都是泥捏的,女子全是水做的,这是他的可爱,同样也是可悲之处,因为他遇上的是林黛玉,这样一个多愁善感,敏感多情,又带了点神经质的女孩子。

周围的一切不知何时被我屏除出了注意力之外,思绪慢慢飘进那个唯美凄凉,却太过现实的童话爱情故事中。

唱完歌,我很快从沉醉中清醒,意识到自己嘴角还带着笑容,我迅速抬袖一抹嘴,将笑容隐去,可不想这些人又多个羞辱我的理由。要知道这时候,每个人都只想看到我的狼狈,哪许我有笑的资格?

关门防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