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1关进暗牢

  跟在后面的老大娘再次甩了我一巴掌,还尖声叫骂道:“你再骂啊!你嘴巴不是很厉害的吗?”

还骂?我都怀疑我还能不能说得出话来,无力地瞄了一眼气焰高涨的老婆子,我不再挣扎,任由侍卫拖着我快步往地牢走去。其实老婆子也只是为她的主子不平,这是我的命!

一路在下人们的白眼和老婆子的叫骂声中,终于在天蒙蒙亮时到达了王府的地牢,两个侍卫粗鲁地将我扔进一间只有一堆干草的牢房中,然后和那个凶悍的老婆子一起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地牢,铁门落锁的声音伴着老婆子仿佛怕我听不到似的大声吩咐传进来:“你们都给我看紧了,王爷说了,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准给她一粒米一滴水。”

真是,太不仁道了,临死也不让人吃饱。

两个侍卫临走时带走了地牢里仅有的一支火把,现在这里什么也看不到。

掌心刺痛,应该是被地上的石沙灰屑磨伤了。我按照刚才看到的方位,摸着墙走到那堆干草上坐下,才小心翼翼地拍掉掌心沾起的石头灰尘。

劳累受惊了一整夜,总算是安静了下来,我的身体早已是疲惫不堪,虽然这里实在是条件有限,但我也确实是无从选择,趴在干草上,虽然脸和膝盖都还很疼,我还是很快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周围依然如刚进来时一样漆黑如墨,我没有一觉从凌晨睡到深夜的习惯,应该是这里没有窗户,所以光线才进不来吧!

四周围都静悄悄的,大概也是没有人进来探望过我的,不用送吃的喝的,地牢里没有窗户,他们只要守好门,保准我插翅难飞,自然是不会有人想要来看看我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的。就算是有,只怕也是为羞辱或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而来,既是这样,我当然是更希望不要有人来烦我。

趴在草堆上,我没有动也没有作声,尽管此时,我已经口干舌燥,喉头冒烟,尽管我知道,铁门离我很近,只要我喊一声,外面的人一定可以听得到,但我不想自取其辱。

那个王爷命令过了,谁也不能不经允许给我送饭送水,他们都瞧不起我,恨不得我死,自然是乐于效命的。

脸上火辣辣的疼,我换上个稍微舒服点儿的姿势,继续躺在草堆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忽然就蹿出昨晚那个男人在我身上驰骋的情形,正因为什么也看不见,所以身体的感觉就更加灵敏,召集在这种同样漆黑一片的环境里,我又是因为他才会遭此恶运,自然是不想想起他都难。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有什么目的?仅仅只是想要白吟雪的命吗?

我在一片漆黑里胡思乱想着睡过去又昏昏沉沉的醒过来时,周围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是静悄悄的空间里多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咕咕’声,这样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听到过了,如今听来倒是多了两分亲切。自我娱乐地对着黑暗的上空咧嘴笑了笑,随即‘哧’的一声,我伸手捂住脸哀叫,那老婆子下手也太狠了,当时被打麻了没什么感觉,现在可是动一动就痛得不得了。

听说被水淹死的人,全身都会浮肿,我这还没死呢!脸都已经肿得不成人形了,不知道死后还会不会有人认得出我。钽我自己一定是认不出的,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白吟雪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想知道也得等脸伤全部好起来,但我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为了保存体力,我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堆上,不知道睡过去几次又醒过来几次,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晓得每一次醒来,喉咙就会比上一次更干渴,肚子里的空城计也一次比一次唱得响,思维也越来越模糊了。

011关进暗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