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 缺页的命格

  胸前有点凉,这是我模糊中醒来冲入脑海的第一个念头,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我抬眼看天,外头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却能感觉到有人正为我宽衣解带,稍微不满地皱了下眉头。

近来希凡回家的时间是越来越晚了,而且每次都要吵我,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我预备托负终身的人呢?谁让他比我小呢?也许再过个两年,等到他不再如此年轻,或许就会成熟稳重些了吧!

舒开眉头,我伸手想拧亮床头的台灯,外面太黑了,如今这样彻夜不眠的繁华都市里,少有这样的时候,还真叫人不太习惯。

抬起的手颓然落回床头,奇怪,今天白天我做了些什么,怎么累得连伸手的力气都使不上?

“希凡,灯。”舔舔干涩的唇瓣,我努力从冒烟的喉咙中挤出三个沙哑的字,正在我腰际忙活的手忽然一顿,停在了那里。

“水。”简短地表达着自己的需要,并非我不想多说,只是喉咙实在是疼得厉害,感觉面前的人还坐着没动,我不得不再次困难地重申一次:“希凡,水。”

腰际那只手的轻微重量忽然消失,一阵微凉的细风,从腰际滚过我的胸口,我尚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一只大手徒然掐住了我的喉咙,那只手很温暖,然对于此刻的我来说,它与寒冬的冰刀无异。机伶伶的一个颤粟,朦胧的思绪在瞬间醒悟了过来。

这里早已经不是我那个租来的临时却温暖的小窝了,我怎么会忘了呢?昨晚我已经被车撞得挂掉了,不是吗?这里该是那个绝顶帅哥,善良而正义的鬼差墨拾为补偿我,而为我找到的新家新躯壳吧!

不是我原来的家,人自然也就不会是希凡了。自嘲地掀了掀嘴角,就算是在我原来的家,希凡也是不会再回来的了吧!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回来过了。

陈叔叔说得不错:你以为你金叶子是谁,仗着自己有三分姿色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不过一个名不经传的戏子,拿什么乔?还真当自己是未来的郑大少奶奶啊!郑希凡早就不要你了,人家有权有钱有势,又比你年轻,就凭你这连大字都识不上几个,年老色衰身世不明的女人也妄想飞上枝头,别再做你的白日梦了!

是啊!别再做白日梦了,三个月来,娱乐报上,郑家大少爷与李家二小姐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的订婚消息如纷飞的雪片洒遍了街头巷尾,他却始终都没有出现过。

当年就因为他说要娶我,我便推开无数的追慕者,义无反顾地扑进了他的怀抱,为他做尽一个妻子该做的一切。

也曾山盟海誓,也曾轰轰烈烈,也曾款款情深,只可惜三年的感情,却依然敌不过他父母的恳求与胁迫,敌不过我寒酸无源的身世,敌不过我不能见人的学识,敌不过我们之间两年岁月的沟鸿,更敌不过年轻女子一个明媚阳光的笑脸。

二十六岁,真是年老色衰了吧!至少心,真的累了。即使墨拾因为自己的失误赔给我一具年轻了十岁,同样美丽或者更加美丽的躯体。

掐在脖子上的大手并不松,但也不是很紧,这只手的主人应该就是我现在这具身体的新婚丈夫,风离国的北宏王爷蓝千炊了。原来古人真的很保守,连洞房花烛夜都弄得这么黑抹抹的,要是不小心换了人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会晓得,呵呵,那到时可就有好戏看了。

脖子上的手突然收紧,我刚刚泛起的微笑就这样硬生生地被卡住。无力动弹我只有承受,也不知这具身体今天到底忙了些什么,怎么会这么累。

我没有挣扎。

该是生气我在洞房夜喊别的男人名字吧!如果他真想掐死我,我挣扎也没用,只会让自己更难受。如果就只因为这个,他就嫉妒到要置我于死地的话,那这种男人,以我的性子也一定和他过不下去,那还不如死了算了,死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没死过,早死早投胎。

那只手终于还是在我即将再去和墨拾相会时松开了,令我对他也稍微有了些好感。

对于蓝千炊这个人,我并不了解,墨拾只告诉我,他今年二十四岁,是风离国国君蓝篆箫的孪生弟弟,目前除了今天娶回家的这位皇朝第一圣女白吟雪,也就是我外,暂无任何妻妾,自身长相也是万中无一,有风离第一美男之称,世人皆称之为宝玉王爷。

这男人条件好到爆,墨拾说要补偿我,倒真是说到做到。也许我可以和他安稳的过下去,至少从此以后,我会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了。

墨拾说过,白吟雪以后的福气好得不得了,虽然关于她命格的天书中间缺了一页,但我认真看过了,她之前就一直被人当天人一样奉着,之后命也好,中间理应也不会差的,只是不知为何会这么短命,才十六岁就香消玉殒不知原因,明明没病没痛。而她的命格天书中,恰巧就少了那一页,或者是因为我的出现吧!

也许这些早已是天定了的。

001 缺页的命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