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4不说就是默认

  果然,这‘狗女’是我。跪在我旁边的‘狗男’叫玄崔,据说是白吟雪的夫君,也就是那个宝玉王爷蓝千炊,几天前在蜀阳城外的树林里救回来的江湖人士,因为无亲无故,王爷就让他在王府当了侍卫,没想到却是引狼入室,勾了自己老婆。

想来这个蓝千炊也挺倒霉的,娶个老婆回来第一天就没了,走运点碰上我借尸还魂呗!偏偏又被人强送了顶绿帽子。

我这时已经大约猜出来了,昨晚我不能动弹根本就不是自然现象,应该是被人施了手脚。怪不得那个人既不说话也不让我看清他的样子,一定是怕我认出他。

但是,他不会知道,我压根儿就不可能认出他。不过虽然没有看过他的样子,但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帘内那个一直咳嗽的人,我清楚的记得昨晚那个男人有多强壮,我到现在还全身无力呢!

墨拾怎么没告诉我?蓝千炊是个残废,还是颗病秧子。怪不得都二十四岁了才娶妻,是要临死留个后吧!真可怜,这个计划也泡汤了。

但是,还有一点说不通啊!昨晚那个人如果是跪在我身边的这个男人,他既然有本事从王爷的新房将新娘偷回自己房里,在王府就将人吃干抹净,就没有理由会让人当场捉到。但如果不是,他为什么又要承认呢?要知道这可是死罪。

还有,为什么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看过我一眼,如果真像他所说,他与白吟雪是两情相悦,他不会不顾白吟雪的死活这么快就招认的吧!而且他说得虽然慌乱却是有条不紊,合情合理,仿佛所有的说词都是事先编好了的一样。

对啦!我双眼一亮,这些说词明明就是事先已经编好的,玄崔根本就是在演戏,虽然他表现得很紧张,但他眼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心虚,镇定得仿佛早已胜券在握,看来这其中果然是奥妙无穷。只是,玄崔背后那个人到底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蓝千炊的仇敌吗?所以故意在他新婚之夜当众如此羞辱他?

或者那个人的目标其实根本就是白吟雪,而我不过很幸运地成了替罪羊?没有白吟雪的记忆,这其间迷雾,我这外来人自然是无从探究,更加无从辨驳的,所以当管家审问完玄崔,又问我有何解释时,我只能无辜地望着他哑口无言。

“既然你无话可说,那就是默认了。”见我没答话,管家冷着脸自顾自地下了结论,“按照风离律例,凡有夫之妇与他人私通者,一律处以溺毙之刑。”

“什么是溺毙之刑啊?”听到陌生的词语,我下意识地开口询问,此时,我喉咙的干哑不适早已消失无踪,应该是之前被人下过药现在药性退了。白吟雪的音质比我这个经常唱歌的人还要好,清脆婉转,若黄鸢夜啼。但管家并未被这个清纯干净的声音迷惑,听到我的问话,他只是很不屑地将头扭到了一边,直接将我给无视了。站在一旁的下人们也都只是鄙视地望着我。珠帘内时不时的一两声咳嗽也难得地安静了下来。

还蛮好奇这个高贵优雅却倒霉的病秧子,所谓的风离第一美男到底长什么样子的,只可惜一串雪白的珠帘遮挡了我的视线。被人强行按跪在地上,我抬起头只能大约看到他的基本身形,知道他边上还站了名高大的青衣贴身侍卫。

就在我努力想要透视珠帘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就是浸猪笼的意思。”

是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的,我习惯性地扭过头去对那个声音礼貌地笑着道了声谢之后,才发现对方竟然就是我那个所谓的奸夫玄崔。

看着他脸上因为我那两个谢字而呈现出的错愕,及古怪的表情时,我才及时恍悟过来刚才他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004不说就是默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