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8上几次茅房

  “你说嫣思说谎,我们冤枉了你。可是我们却亲眼看见你和玄崔睡在同一张床上,你又作何解释?”冷声侍卫没有理会嫣思,而是问我。

可是作何解释?我一睁开眼睛就是一片黑,再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到底当时是在什么地方?那个人又是谁?你问我,我又问谁呢?

但是当然不能说不知道,既然嫣思是陪嫁丫环,自然是一直陪在白吟雪身边的,这中间的事情她应该清楚。敢出卖我,你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了。

清了清喉咙,我坚决道:“昨晚,我在新房里喝了一杯嫣思给我的茶就昏睡了过去,一直到被你们一大群人吵醒,这中间发生过什么事,我根本就不清楚,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侍卫房里,我更加无从解释。”

“有何人作证?”

“你有病。有人作证,我还会站在这里让你们三堂会审吗?”废话,都说晕倒了,找谁作证啊!虽然这中间其实我一直都清醒着,但是除了那个黑暗中的男人,谁知道啊?

“既然无人作证,那也能说明你有可能在说谎。”冷声侍卫修养还不错,虽然被我骂了,却半分不恼,依然平淡无波的表示。

“你也只说有可能了,你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先查清楚事情的原委,不能因为一个丫头的片面之词,就草率地定了我的罪,再不济我也还是王爷亲自迎娶回来的王妃。”听他只说有可能,我立即见缝插针,看来事情有转机了。

“你说嫣思冤枉你,是被人收买,但玄崔对此事也供认不讳,你又有什么解释?要知道私通王妃可是死罪。”

“我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他,至于他为什么要陷害我,我也不知道原因,或许是被逼无奈,或许是和我有我不知道的私仇。但是我可以证明,我和他根本就没有关系。”

“哦,你要如何证明?”听到我信誓旦旦的话,冷声侍卫倒是难得地在话声中提了些兴致。其他人也是一副好奇外加怀疑的表情,唯独玄崔一脸不置可否地跪在原地,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

这就对了,事不关己嘛!

“你先让人放开我。”手被反绑在后面,可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姿势。

珠帘内,身着红衣坐着轮椅上的蓝千炊,除了握拳捂唇抑制咳嗽的动作外,终于抬起手轻挥了下,立刻有人上来替我松了绑。

果然是轻松多了,伸手将被撕碎的白色里衣拢上肩头,遮去昨夜那人留下的痕迹。但是衣服破了,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还是有一大片肌肤暴露在外,被初夏凌晨的夜风吹出一排排粉白色的肉疙瘩。不得不说,这白吟雪的皮肤实在是好到不行,这一点还是赚到了的。

两手交错着捏了捏痛到发麻的手臂,再轻揉了会儿疼痛的膝盖。我才缓步走到玄崔面前,蹲下,平静地和他面对面。

我不说话,自然就没人开口,整个大厅都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好奇地屏息着,等待着,看我如何证明这个男人和我没有关系,我却有意一言不发。

直到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过后,有人露出了不耐的神色,我才优哉游哉地开口,问玄崔:“我叫什么名字?”

“白吟雪。”

“我今年多大了?”

“十六。”

“我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庚寅年八月初五。”

“我一天上几次茅房?”

哗啦啦!此话一出,几乎一厅人都跌落了下巴,玄崔迅速地红了脸,无声地错开了与我对视的眼神。

008上几次茅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